【Hi图集】扎根西部 123张图看银川当代美术馆首秀

2015年8月9日 图片报道

  • 颜石林作品《丛林历险记》
    摄影:史伟

    颜石林作品《丛林历险记》

  • 毛同强2015年装置作品《七星拱月》

    毛同强2015年装置作品《七星拱月》

  • 李鑫宇雕塑作品《戏》

    李鑫宇雕塑作品《戏》

  • 颜石林在五米高的作品《丛林历险记》前
    摄影:史伟

    颜石林在五米高的作品《丛林历险记》前

  • 邵译农2011年作品《道和门》 局部
    摄影:史伟

    邵译农2011年作品《道和门》 局部

  • 邵译农2011年作品《道和门》
    摄影:史伟

    邵译农2011年作品《道和门》

  • 李鑫宇雕塑作品《饮》
    摄影:史伟

    李鑫宇雕塑作品《饮》

  • 一件绘画作品
    摄影:史伟

    一件绘画作品

  • 邵译农作品局部
    摄影:史伟

    邵译农作品局部

  • 邵译农作品
    摄影:史伟

    邵译农作品

  • 景柯文2014年布面油画作品《万里无云2014 NO.5》、《万里无云2014 NO.6》、及2013年作品《鲁迅先生2011》
    摄影:史伟

    景柯文2014年布面油画作品《万里无云2014 NO.5》、《万里无云2014 NO.6》、及2013年作品《鲁迅先生2011》

  • 灯光装置的局部
    摄影:史伟

    灯光装置的局部

  • (上图)伊拉克艺术家哈利姆.阿.卡里姆 2008年艺术微喷作品《巴格达的见证者》,下图为灯光装置
    摄影:史伟

    (上图)伊拉克艺术家哈利姆.阿.卡里姆 2008年艺术微喷作品《巴格达的见证者》,下图为灯光装置

  • 王志刚2013年不锈钢雕塑作品《镜花水月》
    摄影:史伟

    王志刚2013年不锈钢雕塑作品《镜花水月》

  • 土耳其艺术家格努尔.那洪卢 2011年金属、有机玻璃作品《城堡》。此为墙壁上的装置作品
    摄影:史伟

    土耳其艺术家格努尔.那洪卢 2011年金属、有机玻璃作品《城堡》。此为墙壁上的装置作品

  • 土耳其艺术家格努尔.那洪卢 2011年金属、有机玻璃作品《城堡》
    摄影:史伟

    土耳其艺术家格努尔.那洪卢 2011年金属、有机玻璃作品《城堡》

  • 土耳其艺术家格努尔.那洪卢 2011年金属、有机玻璃作品《城堡》,其中的绘画作品
    摄影:史伟

    土耳其艺术家格努尔.那洪卢 2011年金属、有机玻璃作品《城堡》,其中的绘画作品

  • 靳勒2014年装置作品
    摄影:史伟

    靳勒2014年装置作品

  • 靳勒2014年影像作品
    摄影:史伟

    靳勒2014年影像作品

  • 贾煜2014年综合材料作品《星空3》局部
    摄影:史伟

    贾煜2014年综合材料作品《星空3》局部

  • 贾煜2014年综合材料作品《星空3》局部
    摄影:史伟

    贾煜2014年综合材料作品《星空3》局部

  • 贾煜2014年综合材料作品《星空3》
    摄影:史伟

    贾煜2014年综合材料作品《星空3》

  • 马奇志2014年宣纸作品《古兰经》,这件作品非一般的有趣。晚宴时坐同一桌,听他说:“本来是要悬挂起来的,错把我的撤展方案看成布展方案了,将错就错的效果原来真的不错”
    摄影:史伟

    马奇志2014年宣纸作品《古兰经》,这件作品非一般的有趣。晚宴时坐同一桌,听他说:“本来是要悬挂起来的,错把我的撤展方案看成布展方案了,将错就错的效果原来真的不错”

  • 马奇志2014年宣纸作品《古兰经》,这件作品非一般的有趣。晚宴时坐同一桌,听他说:“本来是要悬挂起来的,错把我的撤展方案看成布展方案了,将错就错的效果原来真的不错”。此为作品局部
    摄影:史伟

    马奇志2014年宣纸作品《古兰经》,这件作品非一般的有趣。晚宴时坐同一桌,听他说:“本来是要悬挂起来的,错把我的撤展方案看成布展方案了,将错就错的效果原来真的不错”。此为作品局部

  • 伊拉克艺术家哈利姆.阿.卡里姆2015年综合材料作品《无名》,一组18件
    摄影:史伟

    伊拉克艺术家哈利姆.阿.卡里姆2015年综合材料作品《无名》,一组18件

  • 伊拉克艺术家哈利姆.阿.卡里姆2015年综合材料作品《无名》,一组18件,其中一件的局部
    摄影:史伟

    伊拉克艺术家哈利姆.阿.卡里姆2015年综合材料作品《无名》,一组18件,其中一件的局部

  • 伊拉克艺术家哈利姆.阿.卡里姆2015年综合材料作品《无名》,一组18件,其中一件的局部
    摄影:史伟

    伊拉克艺术家哈利姆.阿.卡里姆2015年综合材料作品《无名》,一组18件,其中一件的局部

  • 伊拉克艺术家哈利姆.阿.卡里姆2015年综合材料作品《无名》,一组18件,作品局部
    摄影:史伟

    伊拉克艺术家哈利姆.阿.卡里姆2015年综合材料作品《无名》,一组18件,作品局部

  • 伊拉克艺术家哈利姆.阿.卡里姆2015年综合材料作品《无名》,一组18件,其中一件
    摄影:史伟

    伊拉克艺术家哈利姆.阿.卡里姆2015年综合材料作品《无名》,一组18件,其中一件

  • 伊朗艺术家莫尔塔扎.扎赫迪 2011年铸铜作品《无名》
    摄影:史伟

    伊朗艺术家莫尔塔扎.扎赫迪 2011年铸铜作品《无名》

  • 伊朗艺术家莫尔塔扎.扎赫迪2013年羊毛作品《无名1》
    摄影:史伟

    伊朗艺术家莫尔塔扎.扎赫迪2013年羊毛作品《无名1》

  • 伊朗艺术家莫尔塔扎.扎赫迪2013年羊毛作品《无名1》局部
    摄影:史伟

    伊朗艺术家莫尔塔扎.扎赫迪2013年羊毛作品《无名1》局部

  • 张键2013年纸上水彩作品《地缘碎片》,其中一件作品
    摄影:史伟

    张键2013年纸上水彩作品《地缘碎片》,其中一件作品

  • 张键2013年纸上水彩作品《地缘碎片》,其中一件作品
    摄影:史伟

    张键2013年纸上水彩作品《地缘碎片》,其中一件作品

  • 张键2013年纸上水彩作品《地缘碎片》
    摄影:史伟

    张键2013年纸上水彩作品《地缘碎片》

  • 阿娜希塔.哈塞米肯尼 2011年综合材料作品《海洋之屋》
    摄影:史伟

    阿娜希塔.哈塞米肯尼 2011年综合材料作品《海洋之屋》

  • 一组绘画作品
    摄影:史伟

    一组绘画作品

  • 伊朗艺术家萨巴.马思欧米2010年木箱及综合材料作品《我被留在你的房间1》局部
    摄影:史伟

    伊朗艺术家萨巴.马思欧米2010年木箱及综合材料作品《我被留在你的房间1》局部

  • 伊朗艺术家萨巴.马思欧米2010年木箱及综合材料作品《我被留在你的房间1》
    摄影:史伟

    伊朗艺术家萨巴.马思欧米2010年木箱及综合材料作品《我被留在你的房间1》

  • 张兴2014年数码微喷作品
    摄影:史伟

    张兴2014年数码微喷作品

  • 张兴2014年数码微喷作品中的一件
    摄影:史伟

    张兴2014年数码微喷作品中的一件

  • 马永进2014年作品《68235》局部
    摄影:史伟

    马永进2014年作品《68235》局部

  • 马永进2014年作品《68235》
    摄影:史伟

    马永进2014年作品《68235》

  • 伊拉克艺术家瓦利德.西蒂 2014年材料作品《攀爬的分解》,作品局部中铁钉、木质小梯、黑色线绳的交织组合在墙面投影构成作品的虚部空间
    摄影:史伟

    伊拉克艺术家瓦利德.西蒂 2014年材料作品《攀爬的分解》,作品局部中铁钉、木质小梯、黑色线绳的交织组合在墙面投影构成作品的虚部空间

  • 伊拉克艺术家瓦利德.西蒂 2014年材料作品《攀爬的分解》,作品独占一面墙
    摄影:史伟

    伊拉克艺术家瓦利德.西蒂 2014年材料作品《攀爬的分解》,作品独占一面墙

  • 伊拉克艺术家阿萨德.娜娜凯里2015年视频装置作品《阿瓦兹电台》
    摄影:史伟

    伊拉克艺术家阿萨德.娜娜凯里2015年视频装置作品《阿瓦兹电台》

  • 伊拉克艺术家阿里.阿萨夫 2011年一组多件的摄影作品
    摄影:史伟

    伊拉克艺术家阿里.阿萨夫 2011年一组多件的摄影作品

  • 伊拉克艺术家阿里.阿萨夫 2011年一组多件的摄影作品
    摄影:史伟

    伊拉克艺术家阿里.阿萨夫 2011年一组多件的摄影作品

  • 伊拉克艺术家阿里.阿萨夫 2011年的影像作品《纳西索》
    摄影:史伟

    伊拉克艺术家阿里.阿萨夫 2011年的影像作品《纳西索》

  • 土耳其艺术家艾丽卡创作于2013年布面综合材料作品,局部
    摄影:史伟

    土耳其艺术家艾丽卡创作于2013年布面综合材料作品,局部

  • 土耳其艺术家艾丽卡创作于2013年布面综合材料作品局部
    摄影:史伟

    土耳其艺术家艾丽卡创作于2013年布面综合材料作品局部

  • 土耳其艺术家艾丽卡创作于2013年布面综合材料作品,一组多件,包括《殖民地的占领》、《旅程》等,作品材质包括蕾丝、线等
    摄影:史伟

    土耳其艺术家艾丽卡创作于2013年布面综合材料作品,一组多件,包括《殖民地的占领》、《旅程》等,作品材质包括蕾丝、线等

  • 土耳其艺术家艾丽卡创作于2013年布面综合材料作品局部
    摄影:史伟

    土耳其艺术家艾丽卡创作于2013年布面综合材料作品局部

  • 土耳其艺术家艾丽卡创作于2013年布面综合材料作品
    摄影:史伟

    土耳其艺术家艾丽卡创作于2013年布面综合材料作品

  • 土耳其艺术家艾丽卡创作于2013年布面综合材料作品
    摄影:史伟

    土耳其艺术家艾丽卡创作于2013年布面综合材料作品

  • 皮影作品
    摄影:史伟

    皮影作品

  • 皮影作品局部
    摄影:史伟

    皮影作品局部

  • 乌托邦小组2014年综合材料作品《理雅各的记忆之宫》局部
    摄影:史伟

    乌托邦小组2014年综合材料作品《理雅各的记忆之宫》局部

  • 乌托邦小组2014年综合材料作品《理雅各的记忆之宫》
    摄影:史伟

    乌托邦小组2014年综合材料作品《理雅各的记忆之宫》

  • 乌托邦小组作品,明信片
    摄影:史伟

    乌托邦小组作品,明信片

  • 耿雪2014年影像作品《海公子》

    耿雪2014年影像作品《海公子》

  • 谢扬帆2015年木雕作品《长夜》
    摄影:史伟

    谢扬帆2015年木雕作品《长夜》

  • 芭芭拉.基尔2014年毛毡作品《毛毡帽》
    摄影:史伟

    芭芭拉.基尔2014年毛毡作品《毛毡帽》

  • 芭芭拉.基尔2014年毛毡作品《毛毡帽》
    摄影:史伟

    芭芭拉.基尔2014年毛毡作品《毛毡帽》

  • 王雷以纸编织的服饰
    摄影:史伟

    王雷以纸编织的服饰

  • 王雷以纸编织的服饰
    摄影:史伟

    王雷以纸编织的服饰

  • 范姜明道2015年木雕作品《盆栽系列》
    摄影:史伟

    范姜明道2015年木雕作品《盆栽系列》

  • 游文福2014年以羽毛为材质创作的装置作品《雨云身朵》
    摄影:史伟

    游文福2014年以羽毛为材质创作的装置作品《雨云身朵》

  • 游文福2014年以羽毛为材质创作的装置作品《雨云身朵》,羽毛的细节
    摄影:史伟

    游文福2014年以羽毛为材质创作的装置作品《雨云身朵》,羽毛的细节

  • 李明则2010年玻璃纤维丙烯作品《神女》
    摄影:史伟

    李明则2010年玻璃纤维丙烯作品《神女》

  • 李秋实2014年布面丙烯作品,展出多件,此为其中一件,名为《回族花纹》
    摄影:史伟

    李秋实2014年布面丙烯作品,展出多件,此为其中一件,名为《回族花纹》

  • 吴耿祯2015年不锈钢材质作品(此为其中一件,共两件)
    摄影:史伟

    吴耿祯2015年不锈钢材质作品(此为其中一件,共两件)

  • 神秘小屋内部
    摄影:史伟

    神秘小屋内部

  • 神秘小屋
    摄影:史伟

    神秘小屋

  • 文芳2011年作品《活着》,作品局部
    摄影:史伟

    文芳2011年作品《活着》,作品局部

  • 文芳2011年作品《活着》,材质为木板羊皮
    摄影:史伟

    文芳2011年作品《活着》,材质为木板羊皮

  • 展厅入口的装置作品局部
    摄影:史伟

    展厅入口的装置作品局部

  • 展厅入口的装置作品,材质类似于稻草,可闻到草香
    摄影:史伟

    展厅入口的装置作品,材质类似于稻草,可闻到草香

  • Rilham Ghasseib布面油画作品《阿杰隆》
    摄影:史伟

    Rilham Ghasseib布面油画作品《阿杰隆》

  • Riham Ghasseib 布面丙烯作品2013年《风景图》、2014年《咖啡厅》
    摄影:史伟

    Riham Ghasseib 布面丙烯作品2013年《风景图》、2014年《咖啡厅》

  • Fares Rizk 布面丙烯作品,(以左至右、自上而下)2014年《费城》、2013年《365天》、2014年《回到纳布卢斯》
    摄影:史伟

    Fares Rizk 布面丙烯作品,(以左至右、自上而下)2014年《费城》、2013年《365天》、2014年《回到纳布卢斯》

  • Ibraheem Alawamleh 40幅 铝板印刷作品《插画》
    摄影:史伟

    Ibraheem Alawamleh 40幅 铝板印刷作品《插画》

  • Mike V. Derderian a.k.a Sardine 喷漆纸拼贴丙烯作品
    摄影:史伟

    Mike V. Derderian a.k.a Sardine 喷漆纸拼贴丙烯作品

  • Ghadeir Said2014年数字拼贴画作品《无名》
    摄影:史伟

    Ghadeir Said2014年数字拼贴画作品《无名》

  • Hassan Jalal2012年混合材质作品《以神之名》
    摄影:史伟

    Hassan Jalal2012年混合材质作品《以神之名》

  • Ayyad Alnimer2000年布面丙烯作品《无名》
    摄影:史伟

    Ayyad Alnimer2000年布面丙烯作品《无名》

  • Ghandi Ai-jebawi2013年布面综合材料作品《约旦北部风景II》
    摄影:史伟

    Ghandi Ai-jebawi2013年布面综合材料作品《约旦北部风景II》

  • Ghandi Ai-jebawi2011年布面综合材料作品《静物》
    摄影:史伟

    Ghandi Ai-jebawi2011年布面综合材料作品《静物》

  • Issam Tanwi2014年布面丙烯作品《无名》
    摄影:史伟

    Issam Tanwi2014年布面丙烯作品《无名》

  • Katia Al Tal作品 高悬的灯光装置《希望之光》
    摄影:史伟

    Katia Al Tal作品 高悬的灯光装置《希望之光》

  • 德国著名制图家劳伦茨.弗莱斯作于1535年的作品《西西里与撒丁岛图》
    摄影:史伟

    德国著名制图家劳伦茨.弗莱斯作于1535年的作品《西西里与撒丁岛图》

  • 德国地图大师马丁.瓦尔德塞穆勒创作于18世纪 的作品:《根据托勒密传统方法绘制的世界地图》,此为复制品,原作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此为地图局部
    摄影:史伟

    德国地图大师马丁.瓦尔德塞穆勒创作于18世纪 的作品:《根据托勒密传统方法绘制的世界地图》,此为复制品,原作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此为地图局部

  • 德国地图大师马丁.瓦尔德塞穆勒创作于18世纪 的作品:《根据托勒密传统方法绘制的世界地图》,此为复制品,原作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摄影:史伟

    德国地图大师马丁.瓦尔德塞穆勒创作于18世纪 的作品:《根据托勒密传统方法绘制的世界地图》,此为复制品,原作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 展厅绘制地图的影像 截屏
    摄影:史伟

    展厅绘制地图的影像 截屏

  • 展厅绘制地图的影像截屏
    摄影:史伟

    展厅绘制地图的影像截屏

  • 这不是地图作品,是展厅中精心营造的背景
    摄影:史伟

    这不是地图作品,是展厅中精心营造的背景

  • 作于17世纪末18世纪初的《阿姆斯特丹一景地图》,水域部分大面积留白的地图,风格简约。
    摄影:史伟

    作于17世纪末18世纪初的《阿姆斯特丹一景地图》,水域部分大面积留白的地图,风格简约。

  • 轮到亚洲地图了,文森.科洛内利作于1690年的铜版彩绘《亚洲地图》,耶稣会的会徽出现在地图左侧,明代以来耶稣会士是到中国最多的天主教传教士。
    摄影:史伟

    轮到亚洲地图了,文森.科洛内利作于1690年的铜版彩绘《亚洲地图》,耶稣会的会徽出现在地图左侧,明代以来耶稣会士是到中国最多的天主教传教士。

  • 展柜中的一件作品《玛丽女王地图集》,玛丽一世是英格兰及爱尔兰女王,虔诚的天主教徒,她命迪亚戈奥制作的该图集。
    摄影:史伟

    展柜中的一件作品《玛丽女王地图集》,玛丽一世是英格兰及爱尔兰女王,虔诚的天主教徒,她命迪亚戈奥制作的该图集。

  • 佚名作品,作于18世纪铜版彩绘《罗马城市地图》,显示的是古罗马帝国时期的城市建筑,图中附有主要地名文字标记。
    摄影:史伟

    佚名作品,作于18世纪铜版彩绘《罗马城市地图》,显示的是古罗马帝国时期的城市建筑,图中附有主要地名文字标记。

  • 佛兰芒的雕刻家与画家 尼古拉斯.凡.埃尔斯特作于1589年的蚀刻铜版作品《西克斯图斯五世地图》,人物位于地图中心、地图与人物的结合方式都极为少见。
    摄影:史伟

    佛兰芒的雕刻家与画家 尼古拉斯.凡.埃尔斯特作于1589年的蚀刻铜版作品《西克斯图斯五世地图》,人物位于地图中心、地图与人物的结合方式都极为少见。

  • 霍芬格尔.吉奥基乌斯作于1581年的铜版地图《佩萨罗地图》,地图强烈的抒情意味是地图绘制中艺术表现为主流的一种倾向。
    摄影:史伟

    霍芬格尔.吉奥基乌斯作于1581年的铜版地图《佩萨罗地图》,地图强烈的抒情意味是地图绘制中艺术表现为主流的一种倾向。

  • 乔安.巴普蒂斯特.霍曼作于1707年的地图《东西半球及天体半球图》,地震、火山、龙卷风等都出现在地图中,风头占据布满星星的天空,小天使高举旗帜
    摄影:史伟

    乔安.巴普蒂斯特.霍曼作于1707年的地图《东西半球及天体半球图》,地震、火山、龙卷风等都出现在地图中,风头占据布满星星的天空,小天使高举旗帜

  • 雕刻家、出版家、印刷家 皮埃尔.阿维里尼作于18世纪的铜版地图《罗马城镇简介地图》,该图的设计形式很重要,他的创作经常运用绘画技法,图像写实成分较强,且存在透视
    摄影:史伟

    雕刻家、出版家、印刷家 皮埃尔.阿维里尼作于18世纪的铜版地图《罗马城镇简介地图》,该图的设计形式很重要,他的创作经常运用绘画技法,图像写实成分较强,且存在透视

  • 与其他地图相比,这件作于17世纪的铜板彩绘《阿特拉斯》更像一件绘画作品。阿特拉斯是希腊神话中的擎天神。
    摄影:史伟

    与其他地图相比,这件作于17世纪的铜板彩绘《阿特拉斯》更像一件绘画作品。阿特拉斯是希腊神话中的擎天神。

  • 这是一张地形图,是一种大比例尺及地形的定量表达为特征的地图。除地面人文集自然特征之外,还需表达人造地形,地图底部的图像很有意思
    摄影:史伟

    这是一张地形图,是一种大比例尺及地形的定量表达为特征的地图。除地面人文集自然特征之外,还需表达人造地形,地图底部的图像很有意思

  • 另一件来自琼.布劳的地图作品,在17世纪,荷兰成为主要的海军及商业强国,地图反映其当时在欧洲的综合国力,当时很多荷兰地图都是个家族企业的作品。
    摄影:史伟

    另一件来自琼.布劳的地图作品,在17世纪,荷兰成为主要的海军及商业强国,地图反映其当时在欧洲的综合国力,当时很多荷兰地图都是个家族企业的作品。

  • 非常有特色的一张地图,琼.布劳作于1645年的铜板彩绘作品,四周以贵族徽章为装饰与象征,小天使、纹章盾以及花体字都极具艺术性,狮子象征王权,十字架在欧洲是教会的特殊标志,象征荣耀与功勋
    摄影:史伟

    非常有特色的一张地图,琼.布劳作于1645年的铜板彩绘作品,四周以贵族徽章为装饰与象征,小天使、纹章盾以及花体字都极具艺术性,狮子象征王权,十字架在欧洲是教会的特殊标志,象征荣耀与功勋

  • 威廉.扬松.劳布作于1650年的铜板彩绘《克里特岛图》,作者是文艺复兴时期荷兰地理学家与出版家
    摄影:史伟

    威廉.扬松.劳布作于1650年的铜板彩绘《克里特岛图》,作者是文艺复兴时期荷兰地理学家与出版家

  • 该地图是17世纪意大利地图学派的精品代表作,作于1634年的《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图》,起到了暗示时局的作用
    摄影:史伟

    该地图是17世纪意大利地图学派的精品代表作,作于1634年的《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图》,起到了暗示时局的作用

  • 约翰.苏索尼奥作于1620年的刻蚀铜板作品《法国地区地图》
    摄影:史伟

    约翰.苏索尼奥作于1620年的刻蚀铜板作品《法国地区地图》

  • 亚伯拉罕.奥特利乌斯作于1610年的铜板彩绘作品《佛罗伦萨图》
    摄影:史伟

    亚伯拉罕.奥特利乌斯作于1610年的铜板彩绘作品《佛罗伦萨图》

  • 欧洲第一位绘出四大洲地图的制图家 海因里希.霍尔兹穆勒作于1550年的铜板作品《城镇地图之一》
    摄影:史伟

    欧洲第一位绘出四大洲地图的制图家 海因里希.霍尔兹穆勒作于1550年的铜板作品《城镇地图之一》

  • 郎世宁《乾隆皇帝半身冬装像》

    郎世宁《乾隆皇帝半身冬装像》

  • 作品的面部
    摄影:史伟

    作品的面部

  • 服饰局部
    摄影:史伟

    服饰局部

  • 展柜中的部分作品
    摄影:史伟

    展柜中的部分作品

  • 展柜中的部分作品
    摄影:史伟

    展柜中的部分作品

  • 展柜中的部分作品
    摄影:史伟

    展柜中的部分作品

  • 佚名作品,作于19世纪末的布面油画《清代仕女肖像》两件,并置一起更有故事感
    摄影:史伟

    佚名作品,作于19世纪末的布面油画《清代仕女肖像》两件,并置一起更有故事感

  • 史贝霖作于1770-1790年间的玻璃油画《牧羊女》,该作是早期中国外销玻璃画的精品,其特征是以体现理想化的中国田园风光为主,本作中的五只绵羊具有基督教的象征意义。
    摄影:史伟

    史贝霖作于1770-1790年间的玻璃油画《牧羊女》,该作是早期中国外销玻璃画的精品,其特征是以体现理想化的中国田园风光为主,本作中的五只绵羊具有基督教的象征意义。

  • 佚名作品,作于19世纪的布面油画,作品描绘的是粤剧在当时演出的场景。
    摄影:史伟

    佚名作品,作于19世纪的布面油画,作品描绘的是粤剧在当时演出的场景。

  • 蒲呱画室作于19世纪的水彩纸本作品《卖花灯》,蒲呱以绘画的形式记录中国当时百工的诸多方面,可看做插图本的百科全书,因其是早期外销画家,他的绘画风格仍保留了较多中国传统绘画的程式。
    摄影:史伟

    蒲呱画室作于19世纪的水彩纸本作品《卖花灯》,蒲呱以绘画的形式记录中国当时百工的诸多方面,可看做插图本的百科全书,因其是早期外销画家,他的绘画风格仍保留了较多中国传统绘画的程式。

  • 珮官(1890年代活跃于北京,擅长戏剧人物水彩画)作于1860年的纸本水彩《将军打猎第十九号》,人物衣冠、服饰、道具均采用西洋画明暗透视技法,构图也受到西方文艺复兴时期作品的影响,横向排列,朱武众多但主次分明,同时又具中国工笔重彩的味道
    摄影:史伟

    珮官(1890年代活跃于北京,擅长戏剧人物水彩画)作于1860年的纸本水彩《将军打猎第十九号》,人物衣冠、服饰、道具均采用西洋画明暗透视技法,构图也受到西方文艺复兴时期作品的影响,横向排列,朱武众多但主次分明,同时又具中国工笔重彩的味道

  • 又是一艘船,作于19世纪晚期的木板油画《布伦达号帆船》,这是一艘英国货船,据传该作出于Lai Fong之手。
    摄影:史伟

    又是一艘船,作于19世纪晚期的木板油画《布伦达号帆船》,这是一艘英国货船,据传该作出于Lai Fong之手。

  • 佚名作品,作于约19世纪中期的布面油画《岭南港景》,此为一幅海岸风景油画小品。明暗、空间层次处理分明,结构有着中国画山水小品的意趣。
    摄影:史伟

    佚名作品,作于约19世纪中期的布面油画《岭南港景》,此为一幅海岸风景油画小品。明暗、空间层次处理分明,结构有着中国画山水小品的意趣。

  • 佚名作品,作于19世纪的治本水彩《缉私快船》,这是一种小型的中国战船,捕盗米艇,起初是官府采用,后改造成捕捉盗贼。
    摄影:史伟

    佚名作品,作于19世纪的治本水彩《缉私快船》,这是一种小型的中国战船,捕盗米艇,起初是官府采用,后改造成捕捉盗贼。

  • 史贝霖作于约1770年的作品,两图室内及人物特征较相似,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中国贵族室内生活场景是早期外销玻璃画非常流行的题材,左为《书香门第》、右为《卿卿我我》
    摄影:史伟

    史贝霖作于约1770年的作品,两图室内及人物特征较相似,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中国贵族室内生活场景是早期外销玻璃画非常流行的题材,左为《书香门第》、右为《卿卿我我》

  • “娃娃外传——镜屋魔幻师”展厅
    摄影:史伟

    “娃娃外传——镜屋魔幻师”展厅

  • “娃娃外传——镜屋魔幻师”展厅作品
    摄影:史伟

    “娃娃外传——镜屋魔幻师”展厅作品

  • “娃娃外传——镜屋魔幻师”展厅作品 局部
    摄影:史伟

    “娃娃外传——镜屋魔幻师”展厅作品 局部

  • 夜幕降临,从向日葵迷宫看美术馆
    摄影:史伟

    夜幕降临,从向日葵迷宫看美术馆

  • 开幕当晚水边放焰火
    摄影:史伟

    开幕当晚水边放焰火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三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2017年,《Hi艺术》与中信出版集团携手合作,转型为MOOK系列图书,成长为一个拥有杂志、网站、微信公众号的全媒体平台。

历经十一载磨砺,《Hi艺术》在2018年迎来它的第十二个年头之际,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