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位北京收藏家眼中的瑞士巴塞尔

2016年7月30日 图片报道
分享到:

  • 他们的工作认真而滑稽,但却藏着一种东西让人笑不出声来。(Davide Balula作品)
    摄影:田军

    他们的工作认真而滑稽,但却藏着一种东西让人笑不出声来。(Davide Balula作品)

  • 他们的工作认真而滑稽,但却藏着一种东西让人笑不出声来。(Davide Balula作品)
    摄影:田军

    他们的工作认真而滑稽,但却藏着一种东西让人笑不出声来。(Davide Balula作品)

  • 他们的工作认真而滑稽,但却藏着一种东西让人笑不出声来。(Davide Balula作品)
    摄影:田军

    他们的工作认真而滑稽,但却藏着一种东西让人笑不出声来。(Davide Balula作品)

  • 要是有人在Art Basel展厅里说地上有一堆烂皮管需要清理,会不会被人笑话。(Nina Canel作品)
    摄影:田军

    要是有人在Art Basel展厅里说地上有一堆烂皮管需要清理,会不会被人笑话。(Nina Canel作品)

  • 要是有人在Art Basel展厅里说地上有一堆烂皮管需要清理,会不会被人笑话。(Nina Canel作品)
    摄影:田军

    要是有人在Art Basel展厅里说地上有一堆烂皮管需要清理,会不会被人笑话。(Nina Canel作品)

  • 要是有人在Art Basel展厅里说地上有一堆烂皮管需要清理,会不会被人笑话。(Nina Canel作品)
    摄影:田军

    要是有人在Art Basel展厅里说地上有一堆烂皮管需要清理,会不会被人笑话。(Nina Canel作品)

  • 看来千里迢迢来到Art Basel的确实都是忠实的艺术信徒,因为我没有看到一个人面带惊诧或者厌恶。(Tony Oursler作品)
    摄影:田军

    看来千里迢迢来到Art Basel的确实都是忠实的艺术信徒,因为我没有看到一个人面带惊诧或者厌恶。(Tony Oursler作品)

  • 看来千里迢迢来到Art Basel的确实都是忠实的艺术信徒,因为我没有看到一个人面带惊诧或者厌恶。(Tony Oursler作品)
    摄影:田军

    看来千里迢迢来到Art Basel的确实都是忠实的艺术信徒,因为我没有看到一个人面带惊诧或者厌恶。(Tony Oursler作品)

  • 看来千里迢迢来到Art Basel的确实都是忠实的艺术信徒,因为我没有看到一个人面带惊诧或者厌恶。(Tony Oursler作品)
    摄影:田军

    看来千里迢迢来到Art Basel的确实都是忠实的艺术信徒,因为我没有看到一个人面带惊诧或者厌恶。(Tony Oursler作品)

  • 看来千里迢迢来到Art Basel的确实都是忠实的艺术信徒,因为我没有看到一个人面带惊诧或者厌恶。(Tony Oursler作品)
    摄影:田军

    看来千里迢迢来到Art Basel的确实都是忠实的艺术信徒,因为我没有看到一个人面带惊诧或者厌恶。(Tony Oursler作品)

  • 两年前和一群朋友去巴西到Tunga工作室拜访,当时大家都感觉Tunga很神,可以招魂通灵,惊悉一周前病逝,希望他留下的作品艺术不灭,能量不息。
    摄影:田军

    两年前和一群朋友去巴西到Tunga工作室拜访,当时大家都感觉Tunga很神,可以招魂通灵,惊悉一周前病逝,希望他留下的作品艺术不灭,能量不息。

  • 两年前和一群朋友去巴西到Tunga工作室拜访,当时大家都感觉Tunga很神,可以招魂通灵,惊悉一周前病逝,希望他留下的作品艺术不灭,能量不息。
    摄影:田军

    两年前和一群朋友去巴西到Tunga工作室拜访,当时大家都感觉Tunga很神,可以招魂通灵,惊悉一周前病逝,希望他留下的作品艺术不灭,能量不息。

  • 据说有“情感禁闭”的人常常会有这样的梦境,隐私和秘密被悬置在空中,荡来晃去,摇摇欲坠。(塩田千春作品)

    据说有“情感禁闭”的人常常会有这样的梦境,隐私和秘密被悬置在空中,荡来晃去,摇摇欲坠。(塩田千春作品)

  • 据说有“情感禁闭”的人常常会有这样的梦境,隐私和秘密被悬置在空中,荡来晃去,摇摇欲坠。(塩田千春作品)

    据说有“情感禁闭”的人常常会有这样的梦境,隐私和秘密被悬置在空中,荡来晃去,摇摇欲坠。(塩田千春作品)

  • Wolfgang Tillmans好像是唯一获过特纳奖的摄影师,而且作品多不装框,直接用胶带贴在墙上,这种挂装方式在当时特别屌,但今天来看,感觉有点过于文艺了。
    摄影:田军

    Wolfgang Tillmans好像是唯一获过特纳奖的摄影师,而且作品多不装框,直接用胶带贴在墙上,这种挂装方式在当时特别屌,但今天来看,感觉有点过于文艺了。

  • Wolfgang Tillmans好像是唯一获过特纳奖的摄影师,而且作品多不装框,直接用胶带贴在墙上,这种挂装方式在当时特别屌,但今天来看,感觉有点过于文艺了。
    摄影:田军

    Wolfgang Tillmans好像是唯一获过特纳奖的摄影师,而且作品多不装框,直接用胶带贴在墙上,这种挂装方式在当时特别屌,但今天来看,感觉有点过于文艺了。

  • Wolfgang Tillmans好像是唯一获过特纳奖的摄影师,而且作品多不装框,直接用胶带贴在墙上,这种挂装方式在当时特别屌,但今天来看,感觉有点过于文艺了。
    摄影:田军

    Wolfgang Tillmans好像是唯一获过特纳奖的摄影师,而且作品多不装框,直接用胶带贴在墙上,这种挂装方式在当时特别屌,但今天来看,感觉有点过于文艺了。

  • LAURA LIMA 的行为看着实在虐心,终于有个孩子实在看不下去了,把钥匙捡起来递给她。

    LAURA LIMA 的行为看着实在虐心,终于有个孩子实在看不下去了,把钥匙捡起来递给她。

  • LAURA LIMA 的行为看着实在虐心,终于有个孩子实在看不下去了,把钥匙捡起来递给她。

    LAURA LIMA 的行为看着实在虐心,终于有个孩子实在看不下去了,把钥匙捡起来递给她。

  • 从极少主义到观念艺术,绝对有说服力的四位大师:Frank Stella,John McCracken,Sol Lewitt,Joseph Kosuth,最后一张我猜测是Kosuth本人。

    从极少主义到观念艺术,绝对有说服力的四位大师:Frank Stella,John McCracken,Sol Lewitt,Joseph Kosuth,最后一张我猜测是Kosuth本人。

  • 走进一个陌生的屋子,发现满墙都是自己,我不晓得这是最好的还是最坏的事情,多媒体艺术家Rafael Lozano-Hemmer作品。
    摄影:田军

    走进一个陌生的屋子,发现满墙都是自己,我不晓得这是最好的还是最坏的事情,多媒体艺术家Rafael Lozano-Hemmer作品。

  • 走进一个陌生的屋子,发现满墙都是自己,我不晓得这是最好的还是最坏的事情,多媒体艺术家Rafael Lozano-Hemmer作品。
    摄影:田军

    走进一个陌生的屋子,发现满墙都是自己,我不晓得这是最好的还是最坏的事情,多媒体艺术家Rafael Lozano-Hemmer作品。

  • 走进一个陌生的屋子,发现满墙都是自己,我不晓得这是最好的还是最坏的事情,多媒体艺术家Rafael Lozano-Hemmer作品。
    摄影:田军

    走进一个陌生的屋子,发现满墙都是自己,我不晓得这是最好的还是最坏的事情,多媒体艺术家Rafael Lozano-Hemmer作品。

  • El Anatsui 的杰出不仅仅是用垃圾的奢华来嘲讽消费社会物质的无聊,而是他能把酒瓶盖、易拉罐,编织作出非洲特有的手工感,这才是最值得尊重的部分。
    摄影:田军

    El Anatsui 的杰出不仅仅是用垃圾的奢华来嘲讽消费社会物质的无聊,而是他能把酒瓶盖、易拉罐,编织作出非洲特有的手工感,这才是最值得尊重的部分。

  • El Anatsui 的杰出不仅仅是用垃圾的奢华来嘲讽消费社会物质的无聊,而是他能把酒瓶盖、易拉罐,编织作出非洲特有的手工感,这才是最值得尊重的部分。

    El Anatsui 的杰出不仅仅是用垃圾的奢华来嘲讽消费社会物质的无聊,而是他能把酒瓶盖、易拉罐,编织作出非洲特有的手工感,这才是最值得尊重的部分。

  • El Anatsui 的杰出不仅仅是用垃圾的奢华来嘲讽消费社会物质的无聊,而是他能把酒瓶盖、易拉罐,编织作出非洲特有的手工感,这才是最值得尊重的部分。

    El Anatsui 的杰出不仅仅是用垃圾的奢华来嘲讽消费社会物质的无聊,而是他能把酒瓶盖、易拉罐,编织作出非洲特有的手工感,这才是最值得尊重的部分。

  • El Anatsui 的杰出不仅仅是用垃圾的奢华来嘲讽消费社会物质的无聊,而是他能把酒瓶盖、易拉罐,编织作出非洲特有的手工感,这才是最值得尊重的部分。

    El Anatsui 的杰出不仅仅是用垃圾的奢华来嘲讽消费社会物质的无聊,而是他能把酒瓶盖、易拉罐,编织作出非洲特有的手工感,这才是最值得尊重的部分。

  • 我猜测艺术家服用过抗兴奋的精神类药物,包括褪黑素,他试图把情绪和颜色全部从生活中挤压出去,让整个世界沉浸在高级灰中。(Hans Op de Beeck作品)

    我猜测艺术家服用过抗兴奋的精神类药物,包括褪黑素,他试图把情绪和颜色全部从生活中挤压出去,让整个世界沉浸在高级灰中。(Hans Op de Beeck作品)

  • 我猜测艺术家服用过抗兴奋的精神类药物,包括褪黑素,他试图把情绪和颜色全部从生活中挤压出去,让整个世界沉浸在高级灰中。(Hans Op de Beeck作品)

    我猜测艺术家服用过抗兴奋的精神类药物,包括褪黑素,他试图把情绪和颜色全部从生活中挤压出去,让整个世界沉浸在高级灰中。(Hans Op de Beeck作品)

  • 我猜测艺术家服用过抗兴奋的精神类药物,包括褪黑素,他试图把情绪和颜色全部从生活中挤压出去,让整个世界沉浸在高级灰中。(Hans Op de Beeck作品)

    我猜测艺术家服用过抗兴奋的精神类药物,包括褪黑素,他试图把情绪和颜色全部从生活中挤压出去,让整个世界沉浸在高级灰中。(Hans Op de Beeck作品)

  • 我猜测艺术家服用过抗兴奋的精神类药物,包括褪黑素,他试图把情绪和颜色全部从生活中挤压出去,让整个世界沉浸在高级灰中。(Hans Op de Beeck作品)

    我猜测艺术家服用过抗兴奋的精神类药物,包括褪黑素,他试图把情绪和颜色全部从生活中挤压出去,让整个世界沉浸在高级灰中。(Hans Op de Beeck作品)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 前瞻性与实用性。

《Hi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i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i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400-650-7600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传真:
010-51374129
订阅价格(含邮)
北京:20元/期
外埠:26元/期
港澳台地区:60元/期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全年套餐价300元/年,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