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狗”与“抽象”:找哪先生争?

文:苏坚 2015年7月28日 773 次阅读 专栏苏坚
分享到:
近暑期,南方广西玉林比较“热……闹”,“热”是因为“夏至”,“闹”是因为“食狗”。

相对而言,我比较关注“闹”,因为这是个人为和怎么人为的问题,而“热”只是自然现象问题,人们很容易找到对付办法。不过,说来有趣,玉林人对付“热”的智慧,竟然不是买空调、风扇或干脆扒光身体跳河里游去,而恰恰就是要“闹”:他们杀狗、扒狗、食狗,还兴师动众办起了“食狗节”,闹遍全国、全球。依相关文献资料,食狗在玉林是民间风俗,其地民间有语“冬至鱼生夏至狗”,狗肉“性热”,民间迷信“以热攻热”说,他们甚至还觉得仅此不足,还加上了此时节的“热果”——荔枝,合称“荔枝狗肉节”,再加夏至时节之一年最热天气,天时物利人和也,大有恨不得让吃进的热火把自己内脏肠胃都烧得如热血喷洒的杀狗现场。

于是,我们看到由食狗及“食狗节”引发的争议乃至争执的“闹”中,夹杂着以上这类话题,习俗啊、信仰啊、民以食为天权啊……一句话:吾国吾民俺“热”得天经地义,滚开别碍我事!反对的人,亦是如何习俗不良啊、信仰歪歪啊、吃尽天良啊……然后上纲上线狠抛一句:天谴雷劈!

这之中,还有人亮起了“吃狗肉是不是中国饮食文化主流”的高八度论题。呵呵,凡事一“文化”,吾国吾民就更“热”血沸腾啦,就像有权威批评家曾宣言“行为艺术吾国古已有之”,接着该“吾国与韩国,谁争申遗”了……

这个架势的辩论,一看就是争到天崩地裂都无法解。习俗、信仰、道德乃至文化这些东东,全可划入“自说自话”范畴,吃东西就算有错有误也难有罪可罚嘛,要出现谁说服谁的局面——狗才相信!

此争状况,总是让我想起艺术界的“抽象之争”、“实验水墨之争”等事件和话题。在这些场合中,一定也出现一种动之以情、晓之以德、示以文化的一派论调。抽象、实验嘛,古已有之,它们本来就是我们的“传统主流文化”,它们能“热”起来、会“热”起来,都是有根有据的,热买热藏得赶紧哦……夹杂其中向“吾国吾民”喊话的广告词中,有很多响亮的爱国论、寻根论、本土化论,甚至有更离奇的“中学西渐派”:列举西方艺术名家实践、言论证实西方的抽象、实验也“来自中国文化”,禅、道、儒、佛是西方艺术的祖师爷。看来,“食祖”的文化跟“食狗”的文化是一家,也不好争出个所以然来。

文化更像“鸡汤”,而不像“学研”、“辩论”。连着这些年“闹”下来,今年关于“食狗”的舆论中终于有点新现象,我认为会有助于改观迹象的出现。在“食狗节”之前,非营利组织亚洲动物基金(AAF)发布了一系列关于中国狗肉产业链的调查报告,报告认为,中国国内几乎没有任何大型肉狗养殖场,而所谓“专供”的肉狗,事实上是被盗抢和毒杀的家狗和流浪狗,报告总结道:此“黑色产业链”的每个环节,都充满了“谎言和违法”。顺此,该报告进一步为“食狗”提供了一些事实依据,即如果食用狗只主要来源于盗抢、毒杀,更会衍生出两个与双方切身利益相关的问题:首先,肉源缺失防疫,存在食狗安全和人犬共患病传播的风险;其次,法律上的物权侵犯问题。这等于说,这个问题已经不仅仅是买卖狗者的问题,可能“食狗有病”、“食狗有罪”了,这跟正在进行的刑法修订拟定收买被拐儿童将一律追究刑责的逻辑是一样的。

说到这里,在本文暂且不关心的“商人智慧”——多少以“抽象”、“实验”为噱头的艺术作品专卖场的背后有多少是科学、理性、有源有本的学术实践——之外,我想提醒大家注意关于类似争论所需要的实证角度和逻辑。生动一点说是:如果食狗的“风俗历史”追源到没有科技的年代,无空调、风扇可买,犹如相信中医学说,民众相信某些“中式智慧”毫不意外。反过来,又可戏说:如果“中式智慧”有效,比如相信“以形补形”、“以性补性”,食狗肉可散热或食狗鞭可壮阳,岂就食狗者优先占有“雄辩性”、“胜辩率”?

上面亚洲动物基金(AAF)的报告,等于把大家带回到五四那个历史节点,告诫大家,很多事情,我们仍然需要继续知道:该找哪先生争?很显然,AAF不相信到传统、风俗里找“先生”——譬如“孔老先生”,而是找赛先生和德先生,因为实事实办也好,学术研究也好,理性辩论也好,要做好作业都离不开科学、实证、民主、法治……就如得病了还得去医院、争不下还得去法院。

所以,抽象、实验争论中,我很好感有的专家严谨地修理西方现代抽象艺术兴起或研究的“历史文献”,寻找其社会性和学术性根源,这就是找赛先生和德先生的作业法,学术研究、考证不可随便“拜祖”、“找神”,抛下一句“咱祖上善天人合一,俺辈善静神冥思”,“泛论抽象”一番,以为它们就“中国性”、“东方式”、“龙种”了。借用邻邦“物派”的名称,循着“物痕”问:祖上发明火药,为什么不会生火聚热取能发明蒸汽机、火车等等这些此后促成抽象艺术产生又反过来依附之的现代机器?到底应该到火药堆里找抽象缘起,还是从现代机器上找抽象缘起?若同样以“物派”为比对,遵循重实证、实践的态度,真要寻找一种“我的抽象艺术”,应该自己折腾一种,有根有据地把理由说出来,抽象艺术你需要我需要,现在中国的社会建设也需要,“学研”、“辩论”之外,“艺术”、“文化”真可自由,何时何地,皆不为迟,何乐不为?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 前瞻性与实用性。

《Hi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i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i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400-650-7600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传真:
010-51374129
订阅价格(含邮)
北京:20元/期
外埠:26元/期
港澳台地区:60元/期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全年套餐价300元/年,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