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文艺愤青和一段抽象的足迹

文:刘钢 2016年10月18日 971 次阅读 专栏刘钢
2013年12月网上疯传的一条艺术新闻令许多人感到抓狂:一位大陆收藏家以近9000万的价格在拍卖场上购买了一幅赵无极的抽象作品。天价抽象神作并非仅此孤例,近两三年以来,类似神话一再上演。2016年4月,吴大羽的一件抽象绘画在香港拍出了1800万港元的高价。一个月之后,朱德群的一幅抽象画作以4000多万港元的价格,血淋淋地在拍卖市场上易手成交。

抽象作品屡屡高价交易的现象,预示着一股抽象艺术热潮正在中国蠢蠢涌动。当今,无论美术馆,还是艺博会,抽象作品现身的机会越来越多。保守的学术界原本一直将抽象视为“边缘艺术”,但近些年来“抽象”逐渐成为学术评论中的热门话题。目前这种抽象艺术的火热局面,与早年中国抽象所处的窘境,真是无法相提并论。

提起早期中国抽象艺术,人们立即会想到赵无极、朱德群、吴大羽。其实,除了这三位老前辈之外,中国抽象艺术还有另外几位先行者,他们几乎与长辈同期将自己的抽象绘画呈现在同胞眼前。

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中国封锁西方文化的壁垒开始松动,有关西方绘画的书刊传入大陆。当时,中国美术界的注意力集中在印象派和立体派。然而,有两个体制外的文艺青年,却对抽象艺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1979年夏季,25岁的年轻画家朱金石参加了中国美术馆东侧举办的“星星美展”。其参展成员都是一些愤世嫉俗、自命不凡的文艺愤青,他们追求艺术自由表现、推崇具有现代主义风格的实验性绘画。1980年,朱金石借到一本香港出版的康定斯基画册。此画册在刊载康定斯基抽象作品图片的同时,详细介绍了他开启抽象绘画的经历及其抽象艺术理论。从这本画册中,朱金石获得了启发。他开始意识到,在有形绘画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奇特的无形绘画。而后,朱金石非常关注抽象绘画,仔细研究西方抽象大师的作品及介绍。逐渐地,他从霍夫曼浓重的色块以及德·库宁粗犷的宽笔触中找到了灵感,进而开始探索自己的抽象绘画语言。
朱金石《抽象笔触之一》26.5×20.6cm 纸本油画 1980
朱金石《抽象笔触之一》26.5×20.6cm 纸本油画 1980
上世纪70年代末,张伟是“无名画会”中的一员。此画会是一个民间画家团体,其成员崇尚艺术回归自然,经常聚在一起外出写生。1979年无名画会在北海画舫斋举办画展期间,张伟与画会核心成员发生了争执,这使得张伟失去了对写生的兴趣。那次展览之后,张伟开始尝试其他形式的艺术创作。他有时制作拼贴画,有时又绘制具有传统大写意特色的画作。1980年,一次偶然的机遇,张伟接触到美国艺术家波洛克抽象作品的图片,从此他被波洛克的“滴画法”深深吸引住,开始摸索油彩在画面上瞬间呈现出来的视觉冲击力。
张伟《EXP3》96.5×83.5cm 布面油画 1980
张伟《EXP3》96.5×83.5cm 布面油画 1980
可以看出,朱金石、张伟二人探索的抽象绘画与赵无极等三位老前辈的抽象艺术有很大不同。在赵无极、朱德群的抽象作品中,能够品味出风景或者空间;从吴大羽的抽象绘画里,可以意会出静物或者身影;但朱金石和张伟探索的抽象艺术完全脱离了物象,属于纯抽象领域。这种纯抽象摒弃自然形象在抽象绘画中的影子,专注人的心灵世界,探究以特殊手法表现艺术家的内心感受。

1982年初,朱金石、张伟相互得知对方也在尝试抽象绘画。从此以后,两人经常聚在一起探讨抽象艺术。为了尝试各种抽象绘制手法,两个愤青需要大量的颜料。可是他俩都很穷,经常为无钱购买油彩感到苦恼。有一天,张伟觉得灵感来了、想画画,可是身边既无画布也无颜料。他一急之下偷偷地卖掉了家中的录音机和小猫,为此他的妻子李珊差点跟他分手。朱金石比张伟还要穷酸。有一次他想拿家里的东西去换点颜料费,可是竟然找不出可以变卖的家当,想来想去只好把家中的一把椅子拿出去换钱。

张伟个性张扬,只要他和朱金石绘出满意的作品,他就会招呼朋友前来观赏。在张伟和朱金石的影响下,星星画会的赵刚、无名画会的马可鲁,以及唐平刚、秦玉芬等人先后加入到探讨抽象绘画的行列之中,渐渐地形成了一个以抽象试验为主题的小圈子。这个圈子无所不谈,但话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如何将传统文化融入抽象艺术;二是怎样创造出与西方不同的抽象绘画。愤青们边探讨边摸索,经常聚在一起评论作品。他们时而相互吹捧,时而彼此嘲讽,有时甚至恶语相加。在一次聚会中,唐平刚向同伴们展示了一件红色基调的抽象作品。赵刚看后阴阳怪气地说:“瞧你丫的那画,就跟从产房里扔出来的床单似的,红了吧唧的,看了就想起阴道里流出来的血。这…也叫抽象?”唐平刚听后立即反唇相讥,耻笑赵刚的作品。俩人你一言我一句,最后差点动手打架。就是在这种文雅与粗鲁相交的气氛中,愤青们探索着自己的抽象绘画语言。虽然他们相互学习、共同探讨,但还是分别追求个人的特点:朱金石选择了书法式笔触作为表现手段,张伟明确了大色域泼洒的风格,马可鲁倾向于理性抽象语言,而秦玉芬则显现出水墨极简的画风……
马可鲁《构成之二》64×80cm 布面油彩 1983
马可鲁《构成之二》64×80cm 布面油彩 1983
1982年12月由张伟和朱金石策划,在张伟家中举办一次抽象绘画展,展示了张伟、朱金石、马可鲁、赵刚、秦玉芬等人的抽象作品。前来参观的看客,以外交官和留学生为主,也有一些艺术界人士。不过,张伟对官办体制内的人非常反感,只要他得知参观者来自美术学院,无论教授还是学生,一概请出家门。这次展览办的很成功,不仅有不少人来观展,而且还卖掉了几件抽象作品。半年多之后,张伟再次在家中举办了抽象绘画展,挂出了朱金石、张伟、赵刚、马可鲁、唐平刚五位艺术家的新作。此后,这个抽象绘画圈子又增加了冯国栋、王鲁炎、顾德新等新成员。

左起:赵刚、马可鲁、朱金石在张伟家
左起:赵刚、马可鲁、朱金石在张伟家
1985年5月,朱金石、张伟等人筹资在北京朝阳剧场租了一块场地,准备举办以抽象作品为主的《涂画展览会》。然而,还没有开始布展,场地出租方就接到了有关部门下达的封杀令。那年,中国社会正处在“清除精神污染运动”之中,抽象绘画被视为资产阶级自由化在文艺界的主要表现之一,受到了官方的重重打压和严密控制。在如此逆境中,这些抽象绘画的探索者就像一群北方的野狼一样,时而横冲直撞,时而东躲西藏。上世纪80年代下半叶,中国大陆的政治气氛变得越来越压抑,抽象实验圈子的主要成员先后出了国。此后,这些抽象愤青的身影在中国画坛上消失了将近二十年。
三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现在再看这几位中国抽象艺术的先行者,他们已经从生气勃勃的愤青,变成了满脸沧桑的“老炮”。其中,有的早已放弃了绘画;有的已经抛弃了抽象;还有的仍在抽象领域中锲而不舍。
朱金石 《它引导我们如何看夕阳》120×100cm 布面油彩 2007
朱金石 《它引导我们如何看夕阳》120×100cm 布面油彩 2007
无论这些“老炮”当今状况如何,他们早年对抽象艺术的探索,是中国当代美学的一段传奇。这些踌躇满志、无所顾忌的愤青们,在“85新潮”之前就已经表现出超前的先锋意识。他们推动了一次激进的抽象艺术实验,成为中国大陆第一批将描绘对象由外界事物转向内心深处的艺术家,并不知不觉地形成了一个“纯抽象先锋派”。此外,他们率先公开展示抽象绘画,在当时那种不利的社会环境中,摸索出前卫艺术的传播方式:“公寓艺术”展销。虽然这些愤青在一起探讨的时间只有数年,然而他们探寻的痕迹足以在艺术史中留下一段令人赞叹的篇章。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三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2017年,《Hi艺术》与中信出版集团携手合作,转型为MOOK系列图书,成长为一个拥有杂志、网站、微信公众号的全媒体平台。

历经十一载磨砺,《Hi艺术》在2018年迎来它的第十二个年头之际,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