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的涂鸦

文:刘钢 2016年12月7日 429 次阅读 专栏刘钢
分享到:
或许你没听说过艺术家张大力。但是,看到一个秃顶涂鸦,你肯定会说:这个我见过,以前在大街上看到过这种大头像。如果有人告诉你,街头墙上的那些涂鸦头像出自张大力之手,你多半会感到疑惑:不可能吧?艺术家怎么会做出街头痞子才会干的事情呢?
没错,50年前,街头涂鸦还只是小痞子在墙上的瞎涂乱抹。不过,它现在已经成为一种时尚的绘画艺术。
街头涂鸦萌发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最初只是流氓帮派为划分地盘,在街道墙上留下的符号。后来,这种涂画涂鸦逐渐演变成为一种发泄不满的街头艺术。涂鸦画家大都是底层社会的年轻人,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就会像幽灵一样在大街上游荡。一旦发现显露在公共场所的空白墙壁,他们就会迅速将自己的灵感发泄出来。留在墙壁上的涂鸦,有的是殊形异状的图画,有的则是扭曲变体的文字。这些尺幅巨大的画作在大街上显得非常醒目,很容易吸引过往行人的眼球。
在美国,未经允许在他人墙上绘制涂鸦是一种违法行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涂鸦画家通常不会在作品上留下真实姓名。因此,绝大多数涂鸦者始终默默无闻。只有个别涂鸦艺术家,凭借独具一格的画风以及独领风骚的生涯,得到了艺术界的青睐。基斯·哈林、米歇尔·巴斯奎亚、肯尼·沙夫就是这几个为数不多的幸运儿。
与美国相比较,中国对街头涂鸦的管束更加严格。在咱们的国土上,公共空间与政权意识紧密相连。公共区域的墙壁只归政府使用,平民百姓不可“胡作非为”。无论房屋外墙,还是院落墙垣,全都在政府的管控之下。负责监管的不仅有警察,还有城管;不仅有城管,还有朝阳群众。在层层束缚之下,涂鸦很难在街头上现身。然而1995年夏季,北京二环路两侧墙上却出现了许多涂鸦头像。这些头像看上去非常相似,都是一种用黑色线条勾勒出来的侧脸轮廓。
北京二环路是一条围绕老城区的主要干道,全长将近33公里,沿街行人络绎不绝。以前从未有人敢在北京街区大范围地瞎涂乱抹,这些沿着二环路转了一圈的涂鸦头像立即招惹到政府的注意。为了维护市容,有关部门下令清除这些涂鸦。可是,原有的头像还没来得及清洗干净,一批新的涂鸦头像又相继出现在城区的街道上。与以前不同的是,新的涂鸦专门出现在房屋拆迁标记“拆”字的旁边,而且还意味深长地配了两个符号:“AK-47”和“18K”。这样的图识搭配很容易让人与房地产商的强制拆迁联系起来。很快,这些涂鸦就成为街头巷尾的热门话题,有人将其称之为“反拆迁标记”。1996年6月北京《街道》杂志刊载了一篇题为《看!北京街头的涂鸦》的文章,此文对那些涂鸦头像进行了专题报道,同时引述了一些市民的评论。有人说:“这肯定是一群十来岁孩子瞎闹,没事玩了,应该管教。”还有人提议:“应该抓起来,这太有碍市容!”可是,无人知晓这些涂鸦是谁画。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不仅越来越多的涂鸦头像继续在北京街头露脸,而且上海弄堂里也出现了同样的大头像。为了查出涂鸦的源头,警察费劲了周折,最终他们查出了这些涂鸦的“肇事者”——他就是艺术家张大力。
光阴一晃20余载,张大力在街头绘制的那些涂鸦头像早已被岁月抹去。值得庆幸的是,艺术家已经将街头涂鸦移植到了画布上,从而为我们保留住涂鸦头像的模样。《AK-47 星空》就是这样一件作品。
此幅画作绘有许多象征“夜间作案”的星斗,一群“AK-47”符号拼成了一张模糊不清的人脸,而那个秃顶、高额、厚嘴唇的大头轮廓,则再现出曾经在街边露过脸的涂鸦头像。虽然大头轮廓没有绘出眼睛,但其嘴唇造型足以呈现出一种无可奈何的表情。通过这种神态,张大力表达出平民百姓对强制拆迁的百般无奈。
自从1992年房地产业兴起之后,强制拆迁一直是社会矛盾的焦点之一。表面上,这只是开发商与拆迁户之间的冲突。但实际上,这种冲突的背后是贫与富、民与官,弱与强,以及不同价值观之间的社会矛盾。每年都会出现因强制拆迁引发的恶性刑事案件。2016年河北石家庄贾敬龙凶杀案、2015年广西北海陈升潮自焚案、2014年山东平度纵火案……这些都是近几年新闻报道出来的事件。除此之外,还不知道有多少冤屈,无声无息地埋在高楼大厦的下面。或许那些冤魂只能借助画布上的油彩,让我们看到他们留下的眼泪。
近些年来,中国大陆对街头涂鸦的限制变得有些松动。从北京到广州,从乌鲁木齐到上海,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街头涂鸦。有的画在大楼墙壁上,有的绘在步行街上,甚至街头上的垃圾桶也成为涂鸦的载体。随着街头涂鸦的影响逐渐扩大,涂鸦艺术的商业气味也变得越来越浓。有些涂鸦甚至变为商业推广,成为资本赚钱的宣传工具。很明显,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街头涂鸦,已经丧失了底层的基因。它们不再具有弱势反抗的元气,而只是一些街头巷里的点缀装饰。也正因如此,张大力那些无可奈何的涂鸦头像就显得更加难能可贵。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 前瞻性与实用性。

《Hi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i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i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400-650-7600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传真:
010-51374129
订阅价格(含邮)
北京:20元/期
外埠:26元/期
港澳台地区:60元/期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全年套餐价300元/年,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