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关良的人都有相似之处

文:田 歌 2015年5月9日 909 次阅读 专栏田 歌
分享到:
关良 《孙大圣》 23×17cm 设色纸本
关良 《孙大圣》 23×17cm 设色纸本
广收博取、西为中用、“得意而忘形”的关良近来颇受关注,从南到北自西向东的大小展览消息频仍,仅从去冬罗立火先生在东莞的那次展览开始,今春就很快又有了北京画院、上海龙美术馆等更多的展览,据悉马上还会有湖南和北京的其他展。而在市场上,良公作品也愈加受到追捧,这从沪上刚结束的几场拍卖就可窥见一斑。而凭了兴趣和喜好在收藏良公作品的罗兄平日聊天时,依旧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人们对关良的认识才刚刚开始”。
关良 简庆福旧藏《戏剧人物 白蛇传》
关良 简庆福旧藏《戏剧人物 白蛇传》
是的,良公的雅俗共赏从一般性的关注、到兴趣与爱好、至真正的认识与热爱一定是个过程,我更愿意看到也相信这种关注性的认识只是个开端,而不是收藏或者拍卖市场中转瞬即逝的一两个突发热点,或是某一场某几件作品的高价成交。如同在此前一两年小小热门了一下的于右任书法作品一样,对于更多人而言,热点或许仅仅是关注和认识的开始,而对于收藏来说,同样湮没其中的良公与右老是曾经多么不被重视和关注到,一俟被发掘,精彩和力道都是不会轻易被磨却的。
关良 《武松打虎》
关良 《武松打虎》
数年前,有北京朋友在西安偶得一帧小小的良公画片,比明信片大不了多少,知道我一直喜欢,朋友展与我一睹,当时艳羡,更喜欢的不得了,一心想从她手里买回来,初时答应了的,末了就不再提,令我伤心好久。其实在那之前,我已经相继买了一些“小作品”——那都是的的确确的小作品——我喜欢良公的小尺幅,那会儿并不是因为如现今一样动辄高价而买不到,那会儿也还没有看到林风眠在回忆录中对关良作品的评价,而是少年时见到良公小作品一直留下的情结,或许也是自身性格的原因。日后遇到罗兄劝我让出举下的良公小画和成扇给他时,虽更多不舍,但也看到了罗兄发自内心的喜爱,更愿好画归于热爱它们的好藏家。无锡任兄日前有语,歌词大意是发现大爱良公的人都有某种相似之处,我偷看后还暗自比较了一下,虽没有得出明确的结论,但可知的是良公的“率真”影响了我们,“使之”不能不大爱,自然也会“使之”不得时暗自神伤。
关良 《乌龙院》 68×44cm 设色纸本
关良 《乌龙院》 68×44cm 设色纸本
收藏与市场的相互关联度很大,但我个人一直以为好的收藏者应该不为市场所左右,不会因为廉价或者昂贵而左右影响那分真的喜爱,反过来市场倒是可以培养更好的收藏者,培养更明确的喜爱之情。每季每年市场的热点不胜枚举,既然是市场,就不能排除有不奔收藏只做生意的,古往今来如此,远的不说,民国年间多少当时鼎鼎盛名的书家画家,大浪淘沙留下来的还有多少。做生意的投资的人来的多了,昙花一现的自然也就多,更遑论当时的书家画家是怎样的功底怎样的写画工夫和怎样的价格,这都是和现今的艺术家们不能比较的。更有被市场毁掉的一大片,这两年听闻总有各地年轻画家动辄被某大团订购了几千平尺几千件的,听了都骇人。当然,也因为有了这样的市场,就有了更理性的消费者的藏家,譬如总能遇到良公开门之作,虽不很精致,但流传有序或者开门的作品在已经热门起来的关良作品市场上仍然应能有所承认的,但可惜还是会有因委托方的过高期望、拍场买家、藏家的理性心态因估价过高而遭流拍,这不是关良和作品的问题,更不应完全归罪遭遇惜货不出、拍品难征的拍卖公司,窃以为是藏者委托方的心态,就如同囤货拉高以求暴利的某些投资者,这种例子近来很多。市场终归还是市场,但把收藏当作股市来投资的时候,可能就是忘了艺术品和收藏市场更大数量的收藏者基数与原因,以及艺术品收藏本身的意义了。当然,好的作品竞争则更加激烈,这从近来很多场次的拍卖中也都可以有实例佐证,从侧面也证实了真正的藏家与喜爱人士会越来越多,也有愈多的人走上了罗兄所称的“开始”之路。
关良、陈大羽合作《戏剧人物图》 设色纸本 1978
关良、陈大羽合作《戏剧人物图》 设色纸本 1978
关良 《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24×29.7cm 设色纸本
关良 《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24×29.7cm 设色纸本
说点旁的。艺术从业者中,中央美院赵力教授是我比较敬重的人之一。他所主持的青年艺术100项目我观望了两年、参与了两三年,也观察了解了很久。对于青年艺术家和收藏者的培养、对于潜在的挖掘和市场的定位,赵教授都有令人钦佩的远见,如何引导好的年青艺术家有自己的艺术定位、价值体现、创作的前瞻性和延展性、如何培养好的藏家群体、普及艺术知识与好的收藏心态、如何在学术上进行推广和定位,这与同业的很多机构与画廊偶有乱象相较,与在外围人冷眼瞧年青艺术家膨胀与热度的敏感时期显得非常理智,亦更具长远意义。因此,希望能有再多的赵教授和他所影响的年青艺术家们,以及陆续被培养出来的理性收藏者与投资者,相信至少在青年艺术家平台上的这个市场能更好、走得更远。
关良 《戏剧人物》
关良 《戏剧人物》
说回来,艺术品的收藏与赏鉴是个大标题,不能否认或排斥艺术收藏品作为市场投资的合理性,但希望更多的从业人员的引导更学术更专业,更多的收藏爱好者进入这个领域的初衷更本真一些。就如罗兄谈良公戏画的收藏所言,一是有兴趣和喜爱,二是留得住并藏得住,三是有认识,这才是良性意义上收藏的开始。我认同这点。
关良 《戏剧人物图》
关良 《戏剧人物图》

相关人物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 前瞻性与实用性。

《Hi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i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i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400-650-7600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传真:
010-51374129
订阅价格(含邮)
北京:20元/期
外埠:26元/期
港澳台地区:60元/期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全年套餐价300元/年,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