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在狂欢,亚洲很安静

文:郑姝 2015年10月19日 667 次阅读 专栏郑姝
如果当你走过黑乎乎的仿佛已遭废弃的走廊,看到黑色塑料布上胡乱涂抹着“欢迎来到炼狱”,而因此不禁觉得“今年的弗利兹有点特别哦”,那么你错了。走廊的那一头,已经十三岁的弗利兹当代艺术节的帐篷里一切还是那样熟悉:仍然是由高古轩霸气开场,旁边依次盘踞着Sadie Cole、 Lisson、 White Cube、 Hauser &Wirth、 SpruthMagers、 Galerie Thaddaeus Ropac、 Victoria Miro、 David Zwirner、 Pace等一干一线画廊。欢迎来到当代艺术Harrods,请拿出信用卡。
“欢迎来到炼狱”
“欢迎来到炼狱”
弗利兹从来不是简单的艺术节,伴随弗利兹黄金周而来的各种VIP预展、晚宴、酒会、趴体让人目不暇接、马不停蹄。艺术是狂欢的借口。这是属于经济背景雄厚的成熟藏家的社交盛宴。而对于我们这些没有私人飞机和豪华游艇和的无辜群众来说,弗利兹是窥视购买千万级艺术作品的那个阶层生活一角的钥匙孔。
与去年相比,今年弗利兹的气氛更为热烈,以致很多VIP抱怨观展环境太过喧闹,丧失了格调和特权感。在一片不确定的预测和怀疑中,今年的弗利兹凭借VIP日强有力的交易成功捍卫了顶级艺术交易场地的地位。据artnet观察,VIP首日预展开始不到十分钟,白立方就挤满了包括卷福在内的各界名流,卷福太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赫斯特的最新水彩作品,价签:120万英镑。另一幅2014年赫斯特作品也在开幕一小时内迅速成交。谁说赫斯特过气了?人家只是换个姿势。除了赫斯特,白立方更在首日轻松售出价格在几十万磅的戈姆雷和格斯基,并表示毫无压力。
Hauser&Wirth今年采取的低调搏出位策略分外成功,除了叫来合作策展人Eugenie公主优雅站台,还颇有心计的撤掉了自己展位的幕墙,把一系列光怪陆离的小雕塑以地摊儿形式铺开,一下激起了各路藏家最原始的挑拣欲望,开幕第一小时,售出至少7件作品,其中包括一件13万5千英镑的Larry Bell。
Galerie Thaddaeus Ropac继续其传统大牌路线,Alex Katz 2015年新作以40万美元左右的价格成交,最近炙手可热的年轻画将Longo65万美元售出,另一件Tony Cragg则以25万英镑稳健成交。
 
Victoria Miro今年的展位带来的西班牙艺术家Secundino Hernández收获好评不断,开幕首日就成功售出五件作品,价格从2万5千英镑至7万5千磅不等。
 
里森画廊主打艾未未,借着伦敦皇家美术学院特展的东风,价格明显走高,有着一头漂亮白发的销售小姐透露:一中东藏家以50万英镑买下艾未未一件雕塑。
 
David Zwirner的展位相比往年要清净得多,此次带来特纳奖得主Chris Ofili的作品,散发着静谧的原始气息,其中一张以75万美金在首日成交。
交易对弗利兹来说似乎从不是难事儿。但跟去年相比,中国画廊明显减少。除了维他命和香格纳画廊,并没有看到其他国内画廊的身影,比起前些年的意气风发,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疲软似乎导致各家画廊斗志不足。毕竟,除了展位昂贵、路途遥远,在不景气的环境下,如何守住一方水土苦心经营是远重要于跋江涉水、开疆拓土。但此次弗利兹上的亚洲藏家表现出了更多的好奇,似乎并不再满足于千篇一律的本土货源。不少参展画廊表示,越来越多的亚洲藏家开始涉足西方当代艺术收藏。过去主打亚洲当代艺术的策略已经不再奏效,越来越多的亚洲当代艺术藏家逐渐摆脱追星情节和地域民族性的禁锢,眼光逐日渐开阔。VIP首日一件2008年的GüntherFörg以25万英镑就被一位正在打造以当代德法艺术家为主的当代艺术收藏的亚洲藏家买下。在之后的苏富比当代日拍中,一件Wolfgang Laib的大理石作品更以五倍于估价的价格被一位亚洲藏家买下。
 
今年弗利兹最大的惊喜是Master板块,历经三年成长,Master愈发成熟有风格。也许受了当代场实验创新态度的影响,今年Masters上的几家画廊所展现出的扎实的策展水平和精湛的布展能力都让人眼前一亮,甚至比当代板块更有想象力。更为难得是,他们所表现出的对艺术本身的热爱和尊重散发出本真的感染力。
 
首先要提到是伦敦的Dickinson。经过二十年积累,Dickinson已经为欧洲首屈一指的代理西方古典及现代大师的艺术画廊,这一次在弗利兹Master的亮相充分展现了其深厚的艺术史功底和带有人文关怀的艺术眼光。此次Dickinson以“立体主义大师”为主题,时间仿佛穿梭回到20世纪初,温馨而有格调的内家具布置,和立体主义艺术作品互相辉映,仿佛身处20世纪初一位立体主义艺术赞助人家中。Dickinson除了带来了著名立体主义艺术家的作品外,也颇有深意的展示了数件目前仍很少为人所知的立体主义艺术家作品。最为特别的是在其入口正面墙上,Dickinson选择了一幅佚名艺术家的精彩立体主义画作,并题著:“我们诚挚邀请您参与对这件神秘作品的探索。虽然我们尽了所能尽的最大努力从各个角度对这件带有莱热风格的作品进行研究,但我们仍然无法确定它的真正作者,在此,我们真诚欢迎您的任何猜想。”从中体现出的对艺术作品本身价值的尊重和艺术史研究的热情令人感动。
另一个伦敦现代主义画廊Richard Nagy此次将注意力集中在天才的席勒身上。和Dickinson一样,Richard Nagy充分认识到艺术作品和室内装饰风格互动的重要性。它的展位被营造成为30年代奥匈地区流行的简约风格,晶亮而犀利的吊灯和简净的烛台下,席勒扭曲而有有力的线条勾勒跳动的艳丽颜色散发出另类的魅力。
还有一天,弗利兹就将结束。总而言之,在经过无数次高高低低的兴奋,惊讶,激动后,弗利兹后遗症如约到来:I love art , but it is just too much.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三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2017年,《Hi艺术》与中信出版集团携手合作,转型为MOOK系列图书,成长为一个拥有杂志、网站、微信公众号的全媒体平台。

历经十一载磨砺,《Hi艺术》在2018年迎来它的第十二个年头之际,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