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群的参与式艺术与民主

文:杨天帅 2016年12月7日 137 次阅读 专栏杨天帅
分享到:

很久以前有只牛,叫某野水牛。有天,它看见四头劳累的大牛面如土色,脚步虚浮,嘀咕说加班、加班、又加班!走在四牛面前的是个农夫,他正用麻绳将牛绑到树干上。某野水牛只觉奇怪:“绳子这么细,如何绑得牛住?”
而牛群却被统统绑住。绑定后,它们站在原地吃草,尽管其实也没什么草了,毕竟吃来吃去都是那一小方地。待农夫走后,某野水牛便问牛群:“你们怎么不逃?”
“挣不脱啊,已经试过了。”牛A说。
“罢了,最少现在有工做,有草吃。”牛B道。
“逃与不逃都是生活,没差。”牛C讲。
牛D嘿嘿笑起来,反讥某野水牛:“逃?难道要学你那样无家可归吗?”
某野水牛听罢,吓得像华尔街的牛铜像,良久不能动。此时一白发老人路经此处,见某野水牛呆站,便问它原因。某野水牛说:“我本以为凡牛都追求自由,不料它们却对自由毫不在意,反倒笑我无家。我都不知道今后如何理解世界了。”
白发老人看它一眼,只觉某野水牛甚有灵气,再仔细端详,竟见它印堂发黑,叹曰:“天意,天意!”便将手中拐杖一挥,在空中划出一面镜。镜里面,某野水牛看到四只小牛每日替年轻农夫犁田拉车,然后被绑到树边。日复日,年复年。
白发老人道:“牛只能透过自身经验理解世界。不知道自由的牛不会知道自由的好。你看北韩的牛很多都很开心呀。”“这怎么能够?它们也太可悲了,我得去让它们体会自由。”老人仰天长叹。
某野水牛回到牛群处,把麻绳一口咬断。“兄弟,你们自由了!”它道。
“你在捣什么乱……”牛A说。
“你不知道农夫有多可怕……”牛B道。
“逃得一时,逃不得一世。”牛C讲。
牛D鼻孔呼呼喷气,直向某野水牛撞去:“明明是外牛却来反农乱牛!”
“我明明只是想……”某野水牛就被撞死了。
在黄泉它又看见白发老人。突然它就明白了。白发老人捋捋胡子。“去把你该做的事做完,再回来吧。”“可我不知道怎样做。”某野水牛叹气。“你不仅要解它们的绳,更要解它们的心。”
于是,仙人教给某野水牛一计。
同夜,某野水牛再次出现在牛群面前。
“鬼呀!”牛群叫嚷。
“我是牛啦。”某野水牛说。
“你……想……怎样……”
“我想跟你们一起创作参与式艺术。”“杉鱼色伪述?”“看你们这里草都没一根,我这里有四款牧草,甜酸苦辣四种味道。选一款在这里种吧,种出来大家就有好吃的了。”牛群一脸狐疑:“你又要发起动乱啦?”“牧草能有什么动乱。这是吃的!”
四牛细思,反正农夫又没说过不许种草,它们也就决定参与这个叫做“杉鱼色伪述”的玩意。可是,只可以选一款味道。选哪款好呢?牛群崩溃了。它们不知道怎样选,因为自出娘胎以来,它们不曾做过任何选择。
“甜吧,牛牛都爱甜……”牛A说。
“你爱甜是你的事,又如何能代表我?我建议大家选酸。”牛B道。
“选甜选酸都是你们的诡计,目的是要我们集体蛀牙!应该选最难吃的苦。”牛C讲。
牛D给每只牛撞了一角:“辣呀!你老母!辣呀!”
于是某野水牛便教给牛群理性讨论应有的态度。从动口不动手到论据的应用,到逻辑分析,到何时应妥协、何时要坚持,都有提及。对四牛来说,这些都不是易事!但在某野水牛循循善诱下,它们渐渐明白如何用运用批判思维建立共识。
它们顺利完成了种草计划,享受到新牧草的美味。农夫对新草高长,四牛日益健壮,感到十分奇怪。既然如此,就再让它们多加点班吧!另一边厢,某野水牛再为四牛带来干草和树枝,让牛群合作用这些材料造床、造棚。因为“杉鱼色伪述”,牛群活得愈来愈惬意了。只是与此同时,农夫疑心日增。他感觉到牛群有些根本性地甚么改变了。一个黄昏,当他要求牛群加班的时候,牛D竟然嘀咕:“什么嘛,都没问过我们!”农夫刻意在牛群面前,换了一条粗大的麻绳。
“我们没有必要听农夫的话!可是……麻绳已经扯不断了。”牛A说。
“不要放弃!与其扯断麻绳,不如拉断树干?”牛B道。
“问题是不够力拉。必定还有其他方法……”牛C讲。
牛D前蹄擦地:“一只不够力,那就一齐发力呀!拉断它!”
合众牛之力,树干竟被扯断!众牛自由了!毕生牛第一次,它们真正呼吸到自由的空气。
“那么,现在要做什么?”牛A问。
“先去找住处吧?”牛B道。
“难道不应该先躲到远远的?”牛C讲。
牛D乐支支道:“做什么都好,只要我们齐心、自主,没有什么是办不到的!”
那时候,如果它们抬头,就会望见星夜之中,就在超级月亮旁边,一个水牛头正在隐约微笑……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 前瞻性与实用性。

《Hi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i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i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400-650-7600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传真:
010-51374129
订阅价格(含邮)
北京:20元/期
外埠:26元/期
港澳台地区:60元/期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全年套餐价300元/年,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