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纠纷”引发的……

文:苏坚 2015年3月9日 1534 次阅读 专栏苏坚
不久前在一个公开学术会议上发生的一次两个人间的“批评纠纷”,年前进入公共舆论领域再发酵,引发了广泛的连锁反应,过了年似乎仍在扩散中,颇有羊年本“和味十足”却硬是让一部《狼图腾》搅得“狼意浓浓”之困惑……
 
这次“纠纷”,除了具体要涉及两位当事人之间的到底是治安纠纷还是刑事、民事案件等法律话题,还牵出了与艺术、艺术界相关的各种话题,比如批评专业理论、批评家行为规范、道德批评、艺术组织(机构)作为等话题,都有值得讨论、思考、反思的空间。
 
比如说道德批评、评论的话题。关于此,在讨论中我写下自己的几点经验是: 1、公私分明,私人的,一般不议,公的——公家的和私人而提升为“公共的”——两种情况,尽量而为;2、指事有实,指人有姓,言者署名,言责自负,树法律意识,不告无名状,不做无据断;3、分而论之,一事一议,轻重有度,人无完人,既然分域而治,则道德未必跟专业有必然正比关系。在这次“批评纠纷”事件中,我也在一家大众媒体上写了短评,多少也有点“行风业德”评论的意思,但大家留意,我本人严谨地遵守了自己的原则:个人主张真名实姓批评,但该评论特别隐去姓名;认为所议论的事实对普遍的行业标准辨认、行风、业德有一定的公共提示意义。
 
但在本次事件延伸出来的界内两位颇有声望的批评家的辩论中,我很遗憾地看到,与双方话题关系不大“为人”、“人品”等道德评价话题被拉了进来。我并不反对道德批评、评论的监督功能,但反对不具体化、不规范化的滥用泛用,尤反对学术讨论用“道德牵连法”,除非该项学术涉及抄袭、贪腐、唯利是图等行风业德。一大导演犯规超生,他还可能拍出好电影,真拍出我还愿意捧场。卢梭家德不咋地,对自家孩子不闻不问,以至于伏尔泰和狄德罗借此抨击其道德缺失,不配谈什么崇高与爱,但偏偏卢梭就写下经典教育名著《爱弥儿》,甚至为世人留下很多“道德名言”。谈道德问题,最好另单开就此事论此事的频道,或到“八卦版”去讨论。而且,还要注意其他具体化问题:官员、公职人员、公众人物和一般人要分别;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要区分;进入还是没进入公共舆论领域、其是否揭示和关涉公德问题要不同。还需考虑标准变化:同是通奸,那么现代的韩国才刚刚认为此罪违宪侵犯个人权利而取消,但现伊斯兰国家足可因此罪处以石刑,在咱国我支持官员通奸应受“纪律”处罚;女权主义者跟非女权主义者有不同的标准看待失恋失爱;过去超生现在超生因时有别;当事人是否协议处理、所涉单位是否处理、当事人是否已担责受罚不同对待……等等。从策略讲,私德问题往往跟别人无关,除非你单独跟他∕她生活或共事,真如此,你到时再找对策甚至跟他∕她约法三章也不迟,隔空隔时隔地问候别人私德干什么呢?
 
艺术家、批评家如果真算是一种“职业”,相对于其他职业而言,我认为最大的一个区别点或者在于:他们更多地是以个体化劳动为主要特点的。所以,无论像事件讨论中如何呼吁中立、公益基金和组织(机构)的生成及介入艺术批评活动,但最起码有一点是明确的:自律。我曾在一次讨论批评家年会这个“组织单位”、学术共同体及其批评家成员时写道:“按共同体生存的特点:成员之间没有‘批评’,就没有竞争,就必缺乏活力;但若批评越线变成‘战争’,同样有消散危险,故成员又需要克制、理性的‘自我批评’。共同体成员之间一定是相对比着存在、相比较着优化自我的。”人不人格、道德自律,会爆粗、干架。批评家不自律,会左右摇摆见利忘义。辩论者不自我约束,会超越规则失去理智。
 
这就难怪,在发达国家,有着成熟的辩论文化和环境,辩论是有规则和机制的,就像电视上的总统选举辩论,辩论双方无论你为谁谁、哪党“站台”、“坐台”,最起码站中得有个主持人,最要命的是,电视机前千万选民亮眼睛竖耳朵着,各种明说、暗念的“注意事项”你不得不心里装牢点……“艺术职业”、“批评职业”也大抵如此吧!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多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

历载十五磨砺,《Hi艺术》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