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的洛克菲勒收藏:未必最好,但肯定最贵!

文:酒仙桥一姐 2018年5月14日 10 次阅读 专栏酒仙桥一姐
必须要说,在打下美国现当代艺术的江山这件事上,洛克菲勒家族居功甚伟。美国两大艺术机构,MoMA 和惠特尼,都和洛克菲勒家族有关。Payne家族创立了惠特尼美术馆,而MoMA的创始人,洛克菲勒夫人Abbigail (Abbigail Greene Aldrich Rocakefeller)的爹,也就是这次专场主人——大卫·洛克菲勒的姥爷,和Payne家族第三代是铁杆兄弟。不过在最初建国的一百年里,美利坚土地上总共也没几个财大气粗的家族。我们今天看起来颇具传奇色彩的强强联合,在当年更多的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
 
1873年,马克·吐温写了一篇小说,讽刺批判南北战争后,美国大一统政府的腐败,和伴随着工业突飞猛进的各大资本家的无尽贪婪。在小说里,马克·吐温引用莎士比亚的描述,将1870-1900年这个日新月异、财富差距极大的时代描述为“镀金时代”。此时,第一代洛克菲勒34岁。不久前,他刚用机巧的手段吞并了克利夫兰州85%的燃烧油生产商,从此全美90%的燃烧油都来自洛克菲勒的公司。不久,洛克菲勒的生意进一步拓张至铁路、钢铁,美利坚第一个亿万富翁就此诞生。洛克菲勒家族也成为镀金大亨时代最典型的代表。在对佳士得专场的报道上,很多媒体用“镀金时代之仅存硕果”这样的字眼来形容洛克菲勒的收藏。它也确实是美利坚“老家族”品味的鲜活样本。
 
那美国“老家族”的品味到底是啥样的?大致可分成两个部分。
第一,欧洲:
 
一线印象主义。在一定程度上,没有美国新富,就没有今天的印象派。对印象派的追捧是这个美洲新贵对欧洲老钱第一次文化上的反击。这也带动了对后印象主义艺术的热情。除了后人奉为大师的塞尚、高更和点彩主义,也包括带有浓郁时代气息的纳比派一流;
毕加索,必须有,且最好每个时期都来一张。当然在老一代藏家眼里,立体主义时期是最牛逼的;
巴比松画派,历来是美国藏家的大爱,柯罗是必备;
古典大师,不太感兴趣,可以来个一两件,算个门类。
 
 
第二,本土:
 
19世纪绘画:惠斯勒、萨金特这种在欧洲混得一般般的美国艺术家,自然要故乡大力提携才行;
国父乔治·华盛顿肖像最好搞一张;
20世纪早期,美洲最有影响力的艺术流派是什么?那当然是以墨西哥为阵地的超现实主义,于是里维拉得来一张(为什么没买弗里达,这是个问题);
20世纪中期,爱德华·霍普和乔治亚·奥基弗都是挂进白宫的,各买两三张不算多;
抽象表现主义:这是另一个大头,德·库宁、罗斯科都必须搞到。更何况MoMa是第一个收藏德·库宁的艺术机构,必须撑。
 
 
这个单子基本可以代表镀金时代艺术大亨收藏的标准配置。我们回看另一个重要美国收藏——约翰·黑·惠特尼收藏,也是这么个套路。只是,从质量上来说,惠特尼似乎比洛克菲勒更好。
 
那么,洛克菲勒收藏到底怎么样?首先,要肯定的是,算上已经捐出去的30件作品,洛克菲勒收藏,尤其是其现代主义收藏,在今天已成为不可复制的传奇。时势不再,无论你多有钱,都不大可能重建起这样的收藏。Neue Galerie的掌门 Noland Lauder说:“对我而言艺术有三个等级—— oh;oh my;Oh my god!洛克菲勒收藏里都是oh my god 这个级别的。”溢美之词自不必多言,一姐倒想在这里分享一个藏家朋友的直率:“你有没有发现这次上拍的洛克菲勒藏的作品虽然都是大师们的大师系列,但却都不是大师最好的作品?”细想一下,似乎不无道理。
 
比如,毕加索玫瑰时期的《提花篮的女孩》。玫瑰时期只有短短不到三年,作品量很少,又是毕加索风格发育的重要衔接时期,算是艺术家最为稀罕的重要系列。《提花篮的女孩》带有蓝色时期的苦涩,兼玫瑰时期的甜美,属佳作无疑。但从造型角度来说,仍不及蓝色时期怪骨嶙峋的乞丐瞎子像有创造力。和同年代的作品相比,也不及约翰·黑·惠特尼收的那张《拿烟斗的男孩》,和阿尔伯特·巴恩斯家族收藏的《杂技演员和年轻小丑》。后两者较《提花篮的女孩》有更复杂的线条、色彩、几何面关系,艺术家的处理也更显功力。
 
从题材来讲,以当时的恋人费尔南德斯为模特的一系列创作具有浓浓的家庭温情,比如《母子像》,在毕加索一生创作中极其少见。
所以,《提花篮的女孩》虽然也非常好,又有Getrude Stein一代传奇藏家的光环护卫,但纯从作品角度来说,未必是这一时期最好、最有代表性的作品。而捐出去的两张立体主义作品《弹曼陀铃的女孩》(Girl with a Mandolin(Fanny Tellier)和《The Reservoir, Horta》却能很好代表毕加索那个时期的最佳状态。
 
同理,马蒂斯的《土耳其大浴女》。大浴女最近有被市场追捧成“最马蒂斯”系列的倾向。但从纯艺术史角度来讲,大浴女系列无论是从稀有度、尺寸,还是艺术家创作的严肃性上,都跟野兽派盛期的马蒂斯,比如俄罗斯大藏家史楚金藏过的《Homage to Red》相去甚远。相比之下,捐给MoMA的那张《Le Lecture》更为精彩。
 
再来说这张《绽放的睡莲》,尺寸巨大,是至今上拍过尺寸第五大的莫奈。但大是大,画面质量如何呢?这个见仁见智。有人追捧笔锋外露,挥洒似泼墨的这种莫奈;也有人更喜欢水汽氤氲的朦胧,和烟云环绕的神秘莫奈,比如2015年索斯比卖的那件一米大的,年代更早,笔触色彩都更细腻,画面也更克制。所以,这张大家伙也未必就是睡莲系列里最好的。其他两张莫奈风景属标准件,都不如索斯比夜拍那张《塞纳河的早晨》稀有迷人。
 
马奈呢?最好的当然是人像,风景次之,静物瓶花再次之。从数量上,静物更少,上一次上拍像样的马奈静物还是九十年代。这样看,捐给大都会的完整静物《La Brioch》比上拍的瓶花更重要。
 
一场看下来,真正代表了艺术家最好水平的反而都是些二线大师,比如Bonard 之类。
 
不过一姐仍相信这场拍卖会卖得非常好。传奇不可复制。传奇来源的价值附加力将在这次拍卖上得到最好的体现。相对于塔尖大作,传奇来源的天价效果,更有可能在中档作品上得到体现。比如那张估价高达1000万美元的柯罗。一姐第一个反应是,买柯罗的有付得起1000万美元的么?也许是我见识浅薄,但我印象里柯罗最贵不过五百万美元,还是一张超级特别的意大利少女像。他的风景能卖到1000万?如果真卖出去了,其中起码四百万是给来源的。
 
佳士得为了这场拍卖,可谓不惜成本。五花八门的文章、视频、巡展,连莫奈《睡莲》都和风水挂到了一起,生怕中国豪富不捧场。可见新兴市场的生猛助力,是传奇收藏能否卖出传奇价格的关键。这是个很好的观察新兴市场对西方门类到底有多热情的机会。当成批量、成建制的顶级作品涌入市场,大陆到底会有多少参与度?消化西方艺术作品的资金池到底有多大?在面临作品质量相对平均的情况下,中国藏家又会怎么挑? 这些,都值得细细观察。
 
我们最后来看看对手索斯比的反应。面对佳士得又一次的迎头碾压,索斯比采取了韬晦的策略。借对方掀起的大浪推几件重货撑撑场子,表明一下存在感:比如那件优美庞大的莫迪利安尼和1930年代的毕加索《睡美人》。但更多的是坚实有弹性的中档作品。此策略无可厚非,也无可奈何。毕竟整个五月,两家拍行加起来,光上拍估价达到千万级别的作品就有31件:其中估价超两2千万美元的有16件;估价500万-1000万美元的有25件,竞争不可谓不惨烈。在前有洛克菲勒专场,后有常规印象主义夜拍的双重夹击之下,面对着买入价高达6000万美元的彩色马列维奇、布朗库西金铛铛的《少女的风姿(南希·库纳德)》,梵·高《(圣雷米)莫尔索的圣保罗教堂和疗养院》以及那件1940年代的毕加索《水手》自画像,索斯比显然没有意愿一较高下。但拼还是要拼一下。毕竟,没有大部头的保证金做负担,只要买卖两边佣金汁水保留充足,PR战役虽然没得打,但钱应该还是能赚到不少。
 
说到这里,佳士得在洛克菲勒上到底能赚多少钱?据彭博社报道,两家拍行2013年就开始争夺洛克菲勒收藏。当时的预付保证金数额已超过6.5亿美元。作为上市公司的索斯比,没有先压上6.5亿美元赌一把再说的可行性。股东们无法剔除从预付到上拍间,世界不发生重要变故的可能。万一北朝鲜自爆,中东局势失控,又或者特朗普玩脱了之类的不可预见事件发生,全球财富受到巨大影响,这么大的亏空谁来负责?而佳士得私人公司的灵活机动的优势再次凸显。面对风险决策时显然更为果断激进。不少媒体预估洛克菲勒场势必破亿,这样听起来利润还是相当可观。但如果算上各类成本,和预付导致的利息损失(如果真是六年前就预付的话),到底能赚多少钱也不好说。不过不管怎么样,这都将是一场载入史册的现象级拍卖。有生之年可以亲历,也算幸运。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三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2017年,《Hi艺术》与中信出版集团携手合作,转型为MOOK系列图书,成长为一个拥有杂志、网站、微信公众号的全媒体平台。

历经十一载磨砺,《Hi艺术》在2018年迎来它的第十二个年头之际,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