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空间里看一个仅供阅读的展览

作者:罗颖 2017年11月25日 1781 次阅读 资讯展览
对于以看展为日常工作的艺术媒体来说,在见多了极简的白盒子标配进口射灯的常规展厅后,当偶然闯入一间仅依靠自然光线工作的灰色空间时,那种想言说的冲动是瞬间飙升的。
on paper one展览现场
on paper one展览现场
zapbeijing空间入口处
zapbeijing空间入口处
与《Hi艺术》位于同一幢写字楼同一楼层的zapbeijing空间就是这样一个特别的地方。在它尚未装修完工时,我们就对它那扇厚重的“冰箱门”充满了好奇。直到它在9月23日向外界敞开大门时,才得以一探究竟。空间以它的主人渣巴的个展《直到天光已渐》正式揭幕。展览主题也暗示了这个空间的独特之处——没有灯,只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贺勋作品《月亮爱好者》
贺勋作品《月亮爱好者》
鞠婷将此前个展“应和”画册中的红色抽离,重印了一本画册
鞠婷将此前个展“应和”画册中的红色抽离,重印了一本画册
11月25日,zapbeijing开启了它的第二次展览——由设计师纸今策划的 “on paper one”。如题所示,展览与纸有关。但它与十四位(组)艺术家陈彧君、高露迪、简策×程昱峥、韩磊、贺勋、蒋志、雎安奇、鞠婷、林科×tria、肖武聪、许炯、渣巴、翟倞、纸今的关系何在?原本以为仅仅是呈现他们的画册,但当看到空间入口处用手电筒照射下的写满诗歌的牛皮纸袋时(贺勋作品《月亮爱好者》),才明白并非自己所设想的那样。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画册的缺席,鞠婷、高露迪、陈彧君和林科就将他们再加工的画册带到了现场。鞠婷将此前个展“应和”画册中的红色抽离,重印了一本;高露迪则用了他2011年的一个作品集,但是作品全部被掏空,并叠加了后来创作中出现的元素;陈彧君通过在画册中补充加入童年记忆的图像,带来了一份《来自吉隆坡的礼物》;林科则将他原本可以扫码观看的原始视频文档打印成书,固定在模拟电子屏幕的木板上。
 
韩磊则用他搜集而来的老照片编排进他深压抽屉里的两本旧相册
韩磊则用他搜集而来的老照片编排进他深压抽屉里的两本旧相册
雎安奇1999年拍摄《邮包》的手写剧本
雎安奇1999年拍摄《邮包》的手写剧本
手稿就像身体的皮肤,是最贴近艺术家的那层,也最真实。展览呈现了翟倞的创作手稿、肖武聪的读书笔记、蒋志23年前学习铜版画时的泛黄的笔记本、雎安奇1999年拍摄《邮包》的手写剧本等。如果时间充裕,这些难得一见的创作文献有足够的理由让你驻足阅读。
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空间里看一个仅供阅读的展览
简策和她的丈夫程昱峥以接力的方式临摹了60幅欧盟政治地图
简策和她的丈夫程昱峥以接力的方式临摹了60幅欧盟政治地图
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空间里看一个仅供阅读的展览
高露迪 《Friedrich》23.5×21.5×5cm 综合材料 2017
高露迪 《Friedrich》23.5×21.5×5cm 综合材料 2017
也有艺术家将纸作为创作媒介。简策和她的丈夫程昱峥以接力的方式临摹了60幅欧盟政治地图;韩磊则用他搜集而来的老照片编排进他深压抽屉里的两本旧相册;来自捷克的艺术家Milan Grygar在五线谱绘制各种颜色的直线。
来自捷克的艺术家Milan Grygar在五线谱绘制各种颜色的直线
来自捷克的艺术家Milan Grygar在五线谱绘制各种颜色的直线
纸今《停顿》 印刷品 2017 (海子: 5.1×14.1×2cm;红楼梦: 7.2×14.8×3.3cm;Borremans: 7.1×15×1.2cm)
纸今《停顿》 印刷品 2017 (海子: 5.1×14.1×2cm;红楼梦: 7.2×14.8×3.3cm;Borremans: 7.1×15×1.2cm)
既然与纸有关,必然少不了书的参与。纸今将《红楼梦》、Borremans的画册、海子的诗集进行裁切,新书凭借它们剩余的部分自成一套阅读系统。渣巴选择若无其事的失去,所以去《郑文公碑》上打了许多孔。一侧摆放着去掉一角的《纽约锁记》,是渣巴尝试如何用精确的个人行为导致不精确的集体行为。现场唯一带画框的作品是许炯的《无题》,他将撕下的两张拍卖图录裱好,用颜料在玻璃上做批注。
肖武聪的读书笔记和创作思考的记录
肖武聪的读书笔记和创作思考的记录
林科将他原本可以扫码观看的原始视频文档打印成书,固定在模拟电子屏幕的木板上
林科将他原本可以扫码观看的原始视频文档打印成书,固定在模拟电子屏幕的木板上
许炯的《无题》
许炯的《无题》
在zapbeijing空间,观众“被迫”回到原始的状态,借助自然光线,戴上一副白手套,颇具仪式感地观看一次仅供阅读的展览。纸巾介绍说“on paper one”,既是on paper的第一个展览,也是书本纸张的第一页,她希望更多的艺术家创作“艺术家书”参加“on paper two”,在纸上进行一切可能性的探索。
渣巴《去打孔之“郑文公碑”》
渣巴《去打孔之“郑文公碑”》
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空间里看一个仅供阅读的展览
去掉一角的《纽约锁记》,渣巴尝试如何用精确的个人行为导致不精确的集体行为
去掉一角的《纽约锁记》,渣巴尝试如何用精确的个人行为导致不精确的集体行为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三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2017年,《Hi艺术》与中信出版集团携手合作,转型为MOOK系列图书,成长为一个拥有杂志、网站、微信公众号的全媒体平台。

历经十一载磨砺,《Hi艺术》在2018年迎来它的第十二个年头之际,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