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大羽研究再添重磅文献 《飞羽掠天——吴大羽作品集》正式发布

图片提供:势象空间 2020年9月11日 697 次阅读 资讯事件
《飞羽掠天——吴大羽作品集》封面
《飞羽掠天——吴大羽作品集》封面
历时六年潜心研究和编纂,由寿崇宁、李大钧主编,商务印书馆出版的《飞羽掠天——吴大羽作品集》于2020年9月正式发行。该书囊括了吴大羽油彩作品159件(其中13件为搜集自民国期间文献档案的已佚作品)、水彩色粉58件、蜡彩作品257件、墨彩作品82件、钢笔画、铅笔画、漫画作品121件、书法书信59封,并收录文献影像42件,共计816页。这本吴大羽历史上遗落作品和生平年表文献最为完整的书籍像是一块拼图,为这位中国抽象艺术先驱、20世纪传奇人物的研究再添一本重磅文献。作为画家、教育家、诗人、学人的吴大羽的轮廓也因此清晰起来。
左起:谢晓冬、刘鼎、刘翔、王亚楠、李大钧、寇勤、邰武旗、李艳锋
左起:谢晓冬、刘鼎、刘翔、王亚楠、李大钧、寇勤、邰武旗、李艳锋
9月12日,在嘉德艺术中心一层书店举办了一场小型发布会。但与其说是新书发布,倒不如说是一场干货满满、气氛温馨的分享会,嘉宾们从学术、市场的角度讲述了近些年推动吴大羽价值重新认可的背后的故事。活动由在艺AP创始人谢晓冬担任主持,嘉宾包括嘉德投资董事总裁、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寇勤,势象艺术中心创始人李大钧,势象艺术中心设计总监刘翔,北京画院美术馆策划部主任王亚楠,艺术品修复师邰武旗,中国嘉德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总经理李艳锋,艺术家刘鼎。
势象艺术中心创始人、《飞羽掠天——吴大羽作品集》主编  李大钧
势象艺术中心创始人、《飞羽掠天——吴大羽作品集》主编  李大钧
但对于作为吴大羽文化遗产的继承人李大钧来说,感情是最为复杂的。他一边在对吴大羽的各类作品和生平履历从学术的角度进行细致地研究、梳理、考证和修订。他同时又经营着吴先生的作品。他所创办的空间名“势象”一词即出自吴大羽给学生吴冠中、朱德群信中的原话。李大钧在发布会上也谈到了他内心的矛盾:“如果吴大羽先生在世,我相信他不会允许我们用这个名字。他是一个不在画上签名、不留时间的人。”但在今天,吴大羽先生诞辰116年,在他逝世32周年的时候,为何仍然出版了这本书?李大钧说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对吴大羽先生是一种冒犯或者是不敬,但这是我们的事情,不是吴先生的事情。这本书更多寄托了今天的人对吴大羽先生的理解。推广吴大羽是一个文化研究深入的过程,也是一个接力的过程。他说自己不过是接过了其中一棒。众多人的努力让这颗历史遗珠再次熠熠生辉。

《飞羽掠天——吴大羽作品集》封面
《飞羽掠天——吴大羽作品集》封面
光雕的飞羽掠天简笔画作为环衬
光雕的飞羽掠天简笔画作为环衬
吴大羽研究再添重磅文献 《飞羽掠天——吴大羽作品集》正式发布

书名“飞羽掠天”源自吴大羽的诗句“飞羽掠天过影在,蓓蕊待发晴明枝”。气象开阔的四个字,也曾用于2016年北京画院举办的展览“飞羽掠天——吴大羽的诗与画”。“飞羽”意味着吴大羽并不是被彻底遗忘,而是在隐现在下边,没有被更多人看见。
吴大羽研究再添重磅文献 《飞羽掠天——吴大羽作品集》正式发布
吴大羽研究再添重磅文献 《飞羽掠天——吴大羽作品集》正式发布
《飞羽掠天——吴大羽作品集》的封面选取自作品《无题125》,标题用字母拼成了吴大羽的名字。设计师刘翔说希望吴大羽能够走向世界,与更多人沟通。全书的设计围绕吴大羽艺术的“势象、光色、韵调”的绘画理念展开。夜光的书名让吴大羽艺术实现“永恒”,它像是黑暗中一束引领中国抽象艺术之光;光雕的飞羽掠天简笔画作为环衬一部分,将光和韵引入书中,随着书页的翻动,鸟儿开始飞翔,鱼儿开始跃动,形成自然的韵律美;书籍精挑细选了极其接近“吴大羽蓝”的蓝纸作为篇章页,优选了 Pantone2145C 作为吴大羽蓝的国际标准色; 使用荧光绿和荧光橙作为艺术年表用纸及丝带用色,呼应飞羽掠天封面色调的同时,增加光的质感。 
 
吴大羽
吴大羽

该书刊载的艺术年表自吴大羽儿时的家庭文化背景开始,以时间顺序依次按年介绍吴大羽85年艺术人生中的每一个重要节点:吴大羽17岁开始赴沪跟随张聿光学画,随后进入《申报》、《世界画报》等报社从事编辑与漫画创作工作;1920年开始作为晨光美术会早期会员参加展览及社团活动;1923年赴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留学的原因及其入学时间的重新考证;四年留法学习期间师从布德尔、勃拉克等人的学习感悟;与当时留法中国学生及文化团体的结交情况;1927年归国后,在上海新华艺专初任教授时的教学理念;1928年同林风眠、林文铮等人协力创建国立艺术院(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9月任职首任绘画系主任;1930年起参与的历次重要展览及重点创作;1937年战争打响后的离任与隐居,与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闵希文等学生相隔千里却持续不断的书信交流,并于1941年提出“势象”艺术理论;1947年重归校园开设“大羽教室”;1950年开始经历的人事变革,并最终被学校解聘;1960年代起时代大背景下作为个人艺术家的生存与创作境遇;1970年代、1980年代人生晚年最后的思想与创作高峰。最终呈现出3万余字的吴大羽艺术年表,并附有搜集自民国原始文献报刊;中、日、法三国历史档案;吴大羽手稿及信札等处的110项原始文献明细列表,也作为吴大羽学术研究的一次重要权威发布。
2019年12月28日,寿崇宁和李大钧在上海审阅《飞羽掠天——吴大羽作品集》样书
2019年12月28日,寿崇宁和李大钧在上海审阅《飞羽掠天——吴大羽作品集》样书

《飞羽掠天——吴大羽作品集》也是吴大羽艺术文献中心六年以来开展吴大羽文献研究及展览策划项目的重要成果。该书系团队策划出版的第三册吴大羽作品集、第五册吴大羽学术研究系列图书。此外,吴大羽艺术文献中心同期还编辑试印了吴大羽师生书信精选集《师道——吴大羽的十封信》和吴大羽诗集《羽诗》。目前《师道》和《羽诗》的正式出版已提上策划日程。吴大羽艺术文献中心未来还将组织专业学术力量,深入吴大羽庞大体量的手稿整理工作,预计未来以出版物及文献展形式,陆续向社会披露。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三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2017年,《Hi艺术》与中信出版集团携手合作,转型为MOOK系列图书,成长为一个拥有杂志、网站、微信公众号的全媒体平台。

历经十一载磨砺,《Hi艺术》在2018年迎来它的第十二个年头之际,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