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红新作登陆苏博 多重维度呈现“平行世界”

作者:史伟摄影:史伟 2015年4月26日 3565 次阅读 资讯展览
在长征空间的“忧云”个人项目之后,时隔两年,喻红再次令业界惊叹。4月24日,其最新创作“平行世界”登陆苏州博物馆新馆,展览由长征空间协办,中国美术馆策划研究部主任张晴担纲策展人。长征——喻红长达近十年的合作画廊;张晴——喻红多年的好友、多次个人重要项目的策展人、苏州本地人、苏州博物馆八年的工作经历与情结;喻红——一个北方女性艺术家对苏州的零距离接触与想象,多点触碰,注定着太多期待,“用力过猛”是喻红创作完本批作品说出的一句话。
开幕式现场
开幕式现场
苏博馆方领导、喻红与策展人张晴
苏博馆方领导、喻红与策展人张晴
喻红的母亲与父亲
喻红的母亲与父亲
部分出席嘉宾合影:长征空间卢杰、收藏家Jane、刘小东、苏州博物馆馆长陈瑞近、UCCA CEO薛梅
部分出席嘉宾合影:长征空间卢杰、收藏家Jane、刘小东、苏州博物馆馆长陈瑞近、UCCA CEO薛梅
这批新作是喻红专门为苏博新馆创作,耗时近两年,15件作品在苏州博物馆现代艺术厅三个独立的展厅区域呈现。其中包括三件鸿篇巨制画作:长达9米的三联横幅《坤乾》、三联竖作《百尺竿头》及两联作《日月同辉》。所有作品依据苏博新馆空间量身创作,画面中水、山石、苏州城市风貌并非截取式的元素植入,喻红阐释为一种自然的连结,她分享道:这种类似命题式的创作她更多意义并没有刻意专注画面本身,而在于提示出更多新鲜元素。在细致勘察和研究苏博新馆后,作出方案并根据需要适当调整,在场馆空间平面图的基础上,她制作出模型,最终成型的《百尺竿头》是第二次方案调整后的结果。
 2015年作品《百尺竿头》,三段式构图,时空平行交织,不同时代的人及风物构成对话,电线杆如同时间将之串联
 2015年作品《百尺竿头》,三段式构图,时空平行交织,不同时代的人及风物构成对话,电线杆如同时间将之串联
2015年作品《水屏》,以水作为区隔为两个世界,内外的人互为彼此,彼此参照
2015年作品《水屏》,以水作为区隔为两个世界,内外的人互为彼此,彼此参照
2015年作品《水》,深蓝海水代表未知与潜在的危险,背对观众的人物与记录时代的“眼睛”冲撞着画面
2015年作品《水》,深蓝海水代表未知与潜在的危险,背对观众的人物与记录时代的“眼睛”冲撞着画面
 2015年作品《泉眼》,深灰色基调背景及伸出画面的一只诡异的手,欲言又止,无需多说
 2015年作品《泉眼》,深灰色基调背景及伸出画面的一只诡异的手,欲言又止,无需多说
2015年作品《火》,远景是人们生存处境的某种夸张性隐喻,中景的记录者与近景人物的回应,俨然社会现实的片段截取或特写
2015年作品《火》,远景是人们生存处境的某种夸张性隐喻,中景的记录者与近景人物的回应,俨然社会现实的片段截取或特写
冷眼敏锐观超现实的社会与致敬之作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喻红风趣地说自己是在寒风凛冽中成长,对江南始终抱有一份想象甚至梦想。首次的苏州之行是2013年,作品《天择》长期悬挂于苏州188天悦会穹顶。此行之后喻红爱上了苏州,并结识了苏博馆长,随后馆方很快作出决定与喻红合作,邀请她为苏博专门创作一批作品。

苏州,一座历史人文底蕴丰厚的江南城市,苏州博物馆的优质藏品、由建筑大师贝聿铭操刀设计的苏博新馆建筑,对喻红而言都意味着巨大的压力。喻红最终决定一两年之内的作品全部为苏州空间创作,与苏博、苏州、园林及山水产生关联。这次创作是喻红新的艺术尝试,更被她称为:向苏州文人、前辈大儒、艺术大师的致敬之作。

新作是喻红艺术创作内部的自我更新与推进。借用2013年个展“忧云”策展人卢杰的表述,“忧云”是喻红以具象写实的绘画手法表达自己对生命综合的抽象认知,捕捉的是忧郁的情绪,悲剧性的基调是喻红作品的特色。“平行世界”中,宏大场景以悲悯式的叙事言说结构出现,她将视线拓宽至或细碎的日常,或浩淼的宇宙,画面中熟悉的云、蓝色海水、火山爆发瞬间的释放、底层人群的挣扎等,均是对悲凉末日情绪的连结,力量感的凝聚也更强。此外,写实的画面中有着并不那么真实的、甚至是超越时空的场景并置,比如《共渡》、《水屏》。高达7米5的作品《百尺竿头》以三段式构图展开讨论,电线杆串联起不同时空,彼此交错隔空对话又相对完整。对喻红而言,“平行世界”不局限于物理空间,更包括以心理层面对外部世界的感知与捕捉,甚至真实的世界在以更多元的维度存在着。换一种角度,世界或许很陌生,充满着不确定性甚至潜在的危险,对喻红而言,世界是现实的,但更多则是超现实的,正如画面中精心设计的隐喻。
 2014年作品《坤乾》,三联巨作,极具冲突性的对角线构图,火山爆发断裂的地面以代表希望的蓝色分割画面,男女各占半边“天”,世间万象表露无遗
 2014年作品《坤乾》,三联巨作,极具冲突性的对角线构图,火山爆发断裂的地面以代表希望的蓝色分割画面,男女各占半边“天”,世间万象表露无遗
 2015年作品《荡漾》,令人窒息的水面,人物在水面上下的不同表现,苦乐各一半,挣扎似乎多一些
 2015年作品《荡漾》,令人窒息的水面,人物在水面上下的不同表现,苦乐各一半,挣扎似乎多一些
2015年作品《决议》,人作为命运主人的主导权究竟有多少?
2015年作品《决议》,人作为命运主人的主导权究竟有多少?
 2014年作品《水墙》,霸占一半画面的水墙来势凶猛,面对问题终有解决方案,或极端暴力,或和风细雨
 2014年作品《水墙》,霸占一半画面的水墙来势凶猛,面对问题终有解决方案,或极端暴力,或和风细雨
2014年作品《共渡》,富于波澜的漩涡,没有诺亚方舟,悲天悯人
2014年作品《共渡》,富于波澜的漩涡,没有诺亚方舟,悲天悯人
策展与创作 艺术内部的平行世界

我们都是激情狂飙式的两个人。——张晴

张晴,苏州人,曾在苏州博物馆工作八年之久,这也是他1999年离开该馆之后首次在家乡、曾经工作过的地方策展当代艺术家的项目。 张晴介绍,这些年与喻红的合作是互相欣赏与互相较劲,他会对喻红的创作有期待,而喻红则会对此加以逾越,这种精神高度的游离与思想激荡主要涉及两个层面。第一,二人均关注社会发展的宏观背景,这是讨论的基础,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第二,喻红敏锐地捕捉小社会、小生活、小生活、小梦想,并与现状、理想清晰地交叠在一起,这种交叠是物理意义上的、形式上的、可视的、甚至是瞬间的,有时间性在其中,对此的挑战恰恰也是社会生活令人鼓舞的美妙之处,喻红的创作也越来越走向成熟与自信。张晴最后做出评价:喻红在艺术思想高度、艺术创新层面已经到了井喷期,我个人也很期待她在未来的创作出现大规模的井喷。

张晴从策展实践、策展方式、策展语法的角度对学术主题“平行世界”作出解读。

张晴表示,“平行世界”是在2011年他策划的喻红个展“黄金界”、“在当代2012中国油画双年展”的基础上一路演练而来,每一次新项目都是二人在精神世界的一次合作,是对前一次学术主题的进一步追问与反思。喻红对创作的认真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