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外滩美术馆重开,携手“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归队

作者:偲婕编辑:xc图片提供:上海外滩美术馆 2021年10月27日 1163 次阅读 资讯展览
上海外滩美术馆原在2020年初闭馆翻修,一度延期,至今才再次开放。期间还经历了百年难遇的流行病大传播。此刻看来这个巧合颇有点乱世一孤岛的味道——再次登岛后发现一点也没看到外部时移势易造成得印记。翻新后的首展RAM选择了瑞士著名艺术家约翰·阿姆莱德,举办了他在中国的首个大型个展“再,再”。 此位艺术家生于1948年,早年受激浪派精神的影响,作为联合创始人成立了ECART小组。该小组有多层复合身份,既是独立出版社,同时也是书店和画廊。在上世纪七十年代,ECART小组策划组织了一系列多元而深入的合作,向瑞士乃至全欧洲介绍了一批当时最重要的艺术家,其中就包括约瑟夫·博伊斯和安迪·沃霍尔。
 
除去创始人的身份,约翰·阿姆莱德本身也是一位生机勃勃、创作力丰沃的艺术家,他的艺术身份横跨画家、行为艺术家、雕塑家、文献研究员、画廊主等多个领域,作品被施泰德艺术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在内的多家重要机构收藏。在艺术创作上,阿姆莱德始终孜孜不倦的渴慕偶然性造就的结果——它像破土而出的嫩枝,是对未知空白的索取。
上海外滩美术馆重开,携手“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归队
上海外滩美术馆重开,携手“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归队
上海外滩美术馆重开,携手“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归队
上海外滩美术馆重开,携手“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归队
上海外滩美术馆重开,携手“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归队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
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
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边破边立的西西弗斯
 
首个展厅以非时间线性顺序呈现的多幅纸本作品包含约翰·阿姆莱德的绘画、海报、塑料玩具搭建起得迷你尺寸装置、照片等等,呈现出艺术家在ECART小组时期开始延续至今的多种身份转变——在画家、雕塑家、策展人、出版人等等。ECART小组于1969至1982年间实践的大胆的创新实验行动、宣言、出版物与法语单词ecart语义“间隙”、“分歧”、“间隔”所代表的精神不谋而合。有过这一段经历的介绍铺垫,观众或许就不难明白后续展出的件件作品都反映了阿姆莱德不爱固步自封的精神:不去掌控,不去预设,再一次又再一次的质疑和打破“现有”,随机,尊重偶然。
 
《纸面绘画系列》《海报系列》1973-2017年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
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纸面绘画系列》《海报系列》1973-2017年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
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玻璃展柜陈列作品》,1972-2012年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
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玻璃展柜陈列作品》,1972-2012年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
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展厅进出之间的前厅里堆叠着不知男女尺寸大小的衣服、使用过的纸箱木条箱泡沫纸、金色圣诞树及挂着人造植物装饰的门廊。整体像踏入一个陌生人荒唐的、随机的梦,强烈地引起你的注意。在你怀疑这是否为美术馆最新的一部分装饰时,又会突然想起作为艺术品它们所承载得“重复”和“偶然”的语意。
 
《加里奥克》,2021年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
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加里奥克》,2021年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
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记忆装置》,2021年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
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记忆装置》,2021年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
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重复又模糊的谜面
 
第二个展厅是一个空白、梦幻、如婴儿皮肤般光洁的空间。头顶一颗硕大的迪斯科灯球悠悠转圈,向天花板及四面八方反射出光斑。阿姆莱德曾在一次采访对谈中说到“对作品了若指掌就失去了创作的意义”。从这个观点讲,艺术家也不推荐观众对自己所处空间进行全面掌握:或破碎或切割的马赛克镜面、碎镜、及大面积铺设的反光银膜再一次反射灯球的光斑,照出模糊、强弱不一的二次光斑,同时观众也无法从这些被统称为“镜面”的材料中得到自身清晰的投影。立在展厅尽头的真人等高试衣三面镜和留着明线车缝的半成品西装更加强了这种意味不明的模糊感,是梦中梦画中画,不让看清。像一个不给头绪的谜面,观众身处其中被迫开始思考这一碎片化、像素化、分散又重复的空间在无尽的重复反射之下究竟希望表达一些什么。
 
上海外滩美术馆重开,携手“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归队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
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
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Ecart精神的延续
 
早在阿姆莱德的艺术生涯早期,他就是一位“斜杠青年”。阿姆莱德参与创立的 ecart小组的特点是共享型跨学科实验集体经济,从参与者的个体发声到模糊作者身份,不断的挑战与尝试。这一点被原汁原味地保留到《再,再》之中。借由展厅设计,摄影师张家诚从阿姆莱德手中接过了“创作者”的身份。熟悉的假山石、小水池、果壳箱、老式样字体共同复原了独属此地的90年代共同记忆。在《虎丘公园》的置景下,阿姆莱德另一成名作系列“家具雕塑”巧妙无痕地融入其中,看似不偏不倚、严丝合缝,却散发着一股强烈的不确定感。又是一场完美的偶然。
 
约翰·阿姆莱德和张家诚,《虎丘公园》,2021年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
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约翰·阿姆莱德和张家诚,《虎丘公园》,2021年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
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蓝色约翰(氟),家具雕塑》 画框:240 × 160cm,沙发:  71 × 241.5 × 84cm  布面丙烯,詹姆斯·蒙特制作沙发 2003

由艺术家提供
《蓝色约翰(氟),家具雕塑》 画框:240 × 160cm,沙发:  71 × 241.5 × 84cm  布面丙烯,詹姆斯·蒙特制作沙发 2003
由艺术家提供
 
 
倾倒、水坑和家具
 
对于偶然性的追求还可在在二楼展出的《贝扎姆特》、《综合贝类》及《滑板无罪》中看得真切。这是艺术家最为人熟知的“倾倒和水坑绘画”(Pour and Puddle Paintings)。创作中阿姆莱德或垂直或水平地倾倒颜料,任由液体滴落、飞溅、稀释、浇筑,最终构成不可预料的多样结果。颜料堆中还搅和交织着塑料玩具模型、一次性木质酸奶勺子、一小截硬糖、小贝壳……毫无关联的物件却意外集中在一块画布上,像是从高处俯看错乱成毛线团一般的时间线在某一点上的偶然重叠,是从一个小孔窥见内院景象,铲开历史的墙皮看见过去的印记,从平面联结三维时空。
 
《30号家具雕塑》(前),1982年;《滑板无罪》(后),2019年
《30号家具雕塑》(前),1982年;《滑板无罪》(后),2019年
《综合贝类》 150 × 225cm 布面综合材料 2017


由艺术家和MASSIMODECARLO提供
《综合贝类》 150 × 225cm 布面综合材料 2017
由艺术家和MASSIMODECARLO提供
 
展厅最深处的录像作品《轮回II》反复展示着烟花、灯光、月亮、彩色波形图的局部,偶然、雀跃的片段像万花筒一样被拼接在一起。不让看全貌但又悄悄告诉你它是什么。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同时引起你好奇心的还有艺术家的“家具雕塑”作品,绘画和地毯、椅子、椅子并排,让你思考是否可以舒服地坐下来欣赏画作,但被涂满色彩及花纹的椅子又似野生花蘑菇一般让你升起自发的警惕。借此阿姆莱德反复暗示艺术品与现成品之间模糊的界限,拨弄观众想坐下又惊觉弹起的谨慎与困惑。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约翰·阿姆莱德:再,再”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21年。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多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

历载十五磨砺,《Hi艺术》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