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OW-UP GETTING UP WRITER GANGSTA

作者:朱赫 2017年7月2日 205 次阅读 资讯展览
分享到:
雨又下大了些,埃迪亚感到有些冷,他衣服穿得很少。我从帆布包皮里取出一件方格花呢衬衫给他穿上,他立刻感到好些了。我也感到有些凉,就去一家摇摇欲坠的印第安人药店买了些感冒药。然后又去邮局花了一便士给我姨妈发了张明信片。接着就踏上了陰沉沉的公路。只见希尔顿,写在水槽上的那个希尔顿,已经出现在我们面前。一辆开往洛克岛的火车呼啸而过,普尔门式列车上旅客的面容渐渐变得模糊起来。火车吼叫着穿过大平原,朝着我向往已久的地方开去。雨下得更大了。   ——凯鲁亚克《在路上》
艺术家 Vhils
艺术家 Vhils
“印记”开幕现场
“印记”开幕现场
“印记:亚历山大·法图 (Vhils) 作品展”6月30日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Vhils,这一位出生于1987年的葡萄牙艺术家,又一次来到中国,来到北京,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和他最新创作的70件作品开启人们对当代城市与栖息其中的居住者间细微关联的思考。
THROW-UP GETTING UP WRITER GANGSTA
70件作品,既有人物肖像,也有社会场景
70件作品,既有人物肖像,也有社会场景
去年夏天,也是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Vhils参加展览“来自街头的艺术”,他使用雕刻浮雕法在墙面上进行视觉叙事的创作,早已留下他独特的“印记”,他透过对都市景观的拟人化,试图让观者重新思考当今时代下,看似向阳而生的复杂城市生态面貌背后人类的真正状态。70件人像,均被刻入到伫立场内的一个个单体结构当中。它们共同组成的“印记”是一个引子,逐渐展开一个更广的命题计划:以城市为基础材料,通过造型,双向地塑造出每座城市和其居民共同生长、相互融合而生的新角色。
THROW-UP GETTING UP WRITER GANGSTA
Vhils和他的助手在创作
Vhils和他的助手在创作
街头艺术让日渐无聊的城市显露出各自的活力,这种艺术从它的诞生之日起,便充满了反抗与嘲讽。真正意义上的涂鸦艺术家大多数都和帮派无关,他们都是来自底层的穷人,喷漆罐和颜料都是从商店里偷来的。他们都是一些有想法的人,从此纽约的墙上出现了警世格言。他们都是一群极富表达欲望的人,他们没有报酬,心甘情愿地常年出没在纽约的黑夜里,为的只是让行人看一眼自己的作品。他们把自己叫做“作家”(Writer),而不是“画家”(Painter)。那个年代充满了自由和反抗,人们想凯鲁亚克和金斯伯格一样,吸毒淫乱漫游居无定所,在城市的街头醉酒撒尿绘画,规则与洁白的墙面成为了破坏的场所。Vhils依旧继承了这样的传统,他的作品也同样充满了对社会的反思。
THROW-UP GETTING UP WRITER GANGSTA
创作中的艺术家
创作中的艺术家
街头艺术有它独有的词汇,WRITER意为涂鸦者,当涂鸦艺术家的名字涂在许多地方时,这就叫GETTING UP。THROW-UP则专门指只钩边,不上色的简单涂鸦,或者上单色调,如白色,更简单些的叫法是T-UP。而当你成为大家公认的明星时,会被称为GANGSTA。
THROW-UP GETTING UP WRITER GANGSTA
THROW-UP GETTING UP WRITER GANGSTA
Vhils的作品仅仅使用了白色,而其余颜色的则是通过剥离墙面,而呈现的墙体原初之色
Vhils的作品仅仅使用了白色,而其余颜色的则是通过剥离墙面,而呈现的墙体原初之色
Vhils也是一名WRITER,这组装置不仅仅以北京的所在地现实出发,同样也将世界各地的其他城市所经历的相似过程融入到符号化的呈现之中。他希求用有机的方式创作出一众感伤的群体面孔,当中每一个静寂的人像都饱含千千万万的故事,而故事恰恰是为城市带去生机的源力。放眼望去,每一幅都显露着独一无二的印记,诉说出每个人是如何被ta所生活的现代都市环境及人文社会环境改变着,成为了那一刻的模样。然而,尽管每幅人像都饱含个体性和独特之处,另一方面,这些图像所栖的相同材质揭露的则是统一性与同一化:这种大批量生产的石膏板在世界各地的工地和建筑中随处可见。他大量创作于公共空间、雕刻在墙面上的街头人像,但在此之外,他的许多作品也广泛地以个展和群展的形式GETTING UP出现在世界各地。
THROW-UP,对一种单一媒介——最具Vhils个人辨识度的浮雕手法——进行的丰富运用,从而造就出了“印记”一展的全部装置,其根源可以追溯到Vhils在2007年所做的系列作品“划过表面”中的视觉叙事。70件人像,均被刻入到伫立场内的一个个单体结构当中。他的作品仅仅使用了白色,而其余颜色的则是通过剥离墙面,而呈现的墙体原初之色。Vhils的名字因他标志性的视觉语言、独创的雕刻手法和多重的材料媒介,登上美国《福布斯》杂志评选的艺术与时尚类“30 Under 30”(即30位年龄在30岁以下新星)名人榜。GANGSTA。
THROW-UP GETTING UP WRITER GANGSTA
“印记”展览现场
“印记”展览现场
Hi:在全世界范围创作作品,是否可以看作是全球化时代迁徙的艺术游牧,这样的创作方式对你来说有什么样的吸引力?
Vhils:在世界不同的地方工作,您可以观察和反思不同文化,人民和地方之间存在的相似之处和差异。我的大部分工作试图对当代城市社会的生活做出反思,以及这个全球化现实如何影响到地方和人民,一方面是将人与文化联系在一起,但另一方面也是有助于均匀性的增加和各种文化的独特差异的侵蚀。在这个意义上,在世界各地不同的环境旅行和工作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我有兴趣在尽可能多的地点亲眼目睹和体验这个过程,从而旨在与不同的人交流,倾听他们的故事和经历,收集图像并捕捉这个世界的独特时刻。
Hi:为何会在作品中融合雕塑和绘画,对你来说这雕塑和绘画是否有界限?
Vhils:我喜欢艺术的其中一件事正是这种消除概念,媒介和技术之间边界的可能性。实验新工具和媒介一直是我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经常是我最喜欢的阶段,我总觉得我已经学到了一些东西,即使结果不是我的预期。我在大部分工作中使用的浮雕雕刻的过程也使我能够解构材料的层次,并象征性地揭示隐藏在表面之下的东西。
Hi:展览展出的70件作品,图像的有什么样的来源?它们是否指涉政治、社会、群体、城市以及全球化? \
Vhils:本次展览旨在反映人与自己所居住的城市之间的密切关系。它考察了身份的概念,以及他们所居住的人和地方如何被锁定在相互塑造的循环中,通过它们共同开发共同的字符。这就是展览背后的意义,它的标题是“印记”,因为居住在城市的人们都被印记和塑造,同时也留下了这个城市的印记。虽然展览以北京为例,但这里呈现的图像在北京被捕获 - 这些问题是城市内在的,所以无论世界各地的地理位置如何,这个城市都是一般的城市。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 前瞻性与实用性。

《Hi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i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i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400-650-7600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传真:
010-51374129
订阅价格(含邮)
北京:20元/期
外埠:26元/期
港澳台地区:60元/期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全年套餐价300元/年,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