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方五年“于无声处,劳作而等待”,为何劳作?等待什么?

作者:李天琪图片提供:墨方Mocube 2020年7月22日 808 次阅读 资讯展览

五年时间对于一家艺术机构来说可能不算太长,但从无到有的构建、初创时期的摸索、日渐成熟后的修正与反复,凡此种种凝结到一起,或许就不似唇齿轻碰说出“五年”二字那般轻易了。

2015年7月,墨方前身Mo Projects以群展“所为何事”为题开幕,似乎为其此后的艺术道路定下了“无尽追问”的基调;2020年7月,墨方五周年特展开幕,展览名为“于无声处,劳作而等待”,九个字巧合般地概括了墨方如今的状态,“无声处”——墨方地处798的东北角,离中心地段的热闹总是远了些;“劳作”—— 机构五年间共举办48场展览,凝聚了92位艺术家和策展人的心血;“等待”——让艺术持续发生的背后,是墨方的耐烦、守静、愿意等的平和,等得起的底气和也只能等的透彻。
作为对画廊五年来工作的总结,策展人戴卓群为此次展览选取了35位曾在墨方展出过的艺术家,46件作品涉及绘画、雕塑、装置、影像、行为,很难用一两句简短的话概括出艺术家们各异的面貌,我问戴卓群选择艺术家的标准,他的回答是“一定要真”。
墨方五年“于无声处,劳作而等待”,为何劳作?等待什么?
墨方五年“于无声处,劳作而等待”,为何劳作?等待什么?
墨方五年“于无声处,劳作而等待”,为何劳作?等待什么?
墨方五年“于无声处,劳作而等待”,为何劳作?等待什么?
墨方五年“于无声处,劳作而等待”,为何劳作?等待什么?
"于无声处,劳作而等待"墨方五周年特展展览现场
 
 
刚进入展厅就被“90后”艺术家刘沁敏鲜红嫩绿的《春之祭》吸引住目光,刘沁敏将独特的编舞思维融入到影像语言中,舞者的肢体摆动好似一套通关密码,带观众登上开往春天的火车;艺术家黎炳声虚构出“威士新城”,将当今社会房地产行业的热闹与虚无浓缩在微型的水泥墙面和玻璃小窗中;毛宇的“结绳”系列虽然抽象,但细看之下画作中的古味却喷涌而出,这种独特的气质或许与艺术家多年来收藏秦汉器物的经历有关。
墨方五年“于无声处,劳作而等待”,为何劳作?等待什么?
刘沁敏 《春之祭》 205×119cm 收藏级艺术微喷 2020
刘沁敏 《春之祭》 205×119cm 收藏级艺术微喷 2020
黎炳声 《威士新城-收藏1# 》 《威士新城-收藏2#》 80×80cm 水泥、玻璃、木板、综合材料  2018
黎炳声 《威士新城-收藏1# 》 《威士新城-收藏2#》 80×80cm 水泥、玻璃、木板、综合材料  2018
毛宇《结绳16#》120×150cm 布面油画  2019
毛宇《结绳16#》120×150cm 布面油画  2019

 

 

郑江的行为艺术作品《独贵塔拉》以影像的形式展出,独贵塔拉镇位于内蒙古,南靠库布其沙漠,北依阴山,艺术家在今年五月底六月初到沙漠中进行过一次驻扎,经过独贵塔拉时发现镇上有一座正对着十字路口的废弃酒店,于是在斑马线的中间区域用沙子铺了一块带纹样的“毯子”,长宽各12米,“人为什么要建城市?因为规训,规训自身,规训自然,规训一切。但一切最后都会被风沙带走,烟消云散”,郑江这样写道。

郑江 《独贵塔拉》 时长06`04` 高清录像 2020
郑江 《独贵塔拉》 时长06`04` 高清录像 2020
 
 
移步至另一展厅,卜云军在黑纸之上用油画棒画出云朵一样的《花儿》,是需要仔细观看才能发现的温暖;闫冰的《爱》虽外表坚硬冰冷,但其实内里填充了麦子——外刚内柔,外冷内热,何尝不是一种爱的形式;杨光南的早期作品《鞭子》由儿童的袜子和铁丝编织而成,暴力和反抗相互交织,令人触目惊心;郑菁的《39号房间》里黑色的刺扎满穿着绿色丝袜的小腿,艺术家用人为的力量靠近自然,形成一种不稳定的共生关系,极具视觉冲击力。
卜云军 《无题-花儿》 130×95cm 纸上油画棒 2020
卜云军 《无题-花儿》 130×95cm 纸上油画棒 2020
闫冰 《爱 6》 310×14cm 铁,麦子 2015
闫冰 《爱 6》 310×14cm 铁,麦子 2015
杨光南 《鞭子》 190×7×7cm 袜子、金属丝、木头  2008
杨光南 《鞭子》 190×7×7cm 袜子、金属丝、木头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