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巢当代艺术中心2020首次群展,呈现疫情之下“恶何以是”

作者:张朝贝 2020年4月12日 4219 次阅读 资讯展览
你有没有想过关于死亡的事情?又有没有曾经在某个时刻尝试着说出“我会死的”?这是艺术家杨振中开始于2000年的一件作品(2016年他将网络与自拍融入作品的创作过程中,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其作品招募),也是蜂巢当代艺术中心2020年首次群展“恶是”中的一件作品。
4月11日下午四点,展览“恶是”开幕,策展人鲁明军同时在线上进行直播导览。谈到在疫情期间策划的这次展览,鲁明军曾在采访中表示,“恶是(Being of Evils)的目的不是批判体制,发泄不满,也无意反思人性,劝人良善,而只是想以艺术的方式传递一个事实:恶何以是(being),恶以何是,以及恶,何以为恶?!”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2020首次群展,呈现疫情之下“恶何以是”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恶是”展览现场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恶是”展览现场
杨振中《我会死的》22'07'' 网络征集单屏录像 2016
杨振中《我会死的》22'07'' 网络征集单屏录像 2016
 
此次展览呈现的42位/组艺术家并非完全是蜂巢合作过的艺术家,他们按照展览主题被划分为五个部分。主展厅入口处的杨振中作品《我会死的》作为展览的“序曲”,在当下审视这件源自上世纪末的、有关网络、死亡的作品,与展览主题指向颇为贴切。
展览第二部分“美杜莎的诅咒”,借由古希腊神话中的蛇发女妖讨论了“恶是什么”的问题。美丽少女美杜莎,因为在雅典娜神庙中被强暴,愤怒的雅典娜将美杜莎的头发变成毒蛇,凡看见她的眼睛者皆会被石化,后被英雄佩尔修斯斩杀。艺术家陆平原的作品,以文本的形式讲述了《美杜莎的诅咒》;曹雨的摄影作品《尤物》抓拍了在大庭广众之下小便的镜头,并将这些真人大小的场景装裱在金色肖像画框内;徐渠在《斑马》中将一匹死去的黑马用刀割成斑马的形状,白色的头与黑色的皮毛相间;陈晓云为其摄影作品取名《马勒隔壁(Malle's Next Door)》……

曹雨《尤物》250×140cm 有色印刷、油画框 2019
曹雨《尤物》250×140cm 有色印刷、油画框 2019
徐渠《斑马》8'32'' 高清黑白录像 2015
徐渠《斑马》8'32'' 高清黑白录像 2015
陈晓云《马勒隔壁》144×180cm 彩色摄影 2009
陈晓云《马勒隔壁》144×180cm 彩色摄影 2009
王兴伟《无题(孪生)》200×200cm 布面油画 2007
王兴伟《无题(孪生)》200×200cm 布面油画 2007
庄辉《万物》80×120cm 艺术微喷 2006至今
庄辉《万物》80×120cm 艺术微喷 2006至今
 
这些作品在展厅中并无明显的区隔,互相之间交错呈现。在展览第三部分“困兽”中,吕楠的《被遗忘的人》记录了1989-1990年间他在中国十个省市38家医院接触的14000名精神病人;赵银鸥在精神病院长达十余年的写生创作,以其独特的笔触沉陷一个关于真实而陌生的心理世界;陆扬的动画电影《子宫战士》,造型灵感来源于女性子宫的形状,这个无性战士角色的“超必杀”技能包括用经血当能量、拿卫生巾当滑板,甚至甩着刚出生的小孩当流星锤;宋琨自2018年开启的“泛灵净界”系列,一边是带有宗教意味圆光的女性形象,另一边是仿佛消融中的冰山般的晶体结构,呈现出抛开了肉身色相之外的某种精神性本质。
展览第四部分“精炼的愚蠢”呈现了王音、夏禹、谭永勍、谢南星的绘画作品,其中在最后一个展厅飞苹果的《下一秒》,以十余件显示屏呈现了不同日常情景下,由某一秒的不同行为带来的两种事件结果。
 
吕楠《被遗忘的人-中国精神病人生存状况》
画面27.1×40.6cm 纸张40.6×50.8cm 银盐纸基 1989-1990
吕楠《被遗忘的人-中国精神病人生存状况》
画面27.1×40.6cm 纸张40.6×50.8cm 银盐纸基 1989-1990
赵银鸥《2018.2019.W》木板综合材料 尺寸不一 2019
赵银鸥《2018.2019.W》木板综合材料 尺寸不一 2019
宋琨《泛灵境界-灵隐者No.2》180×140cm 布面油画 2019

《泛灵净界-赛博格遗骸》250×150×120cm 水晶树脂、透明综合材料、LED 2018
宋琨《泛灵境界-灵隐者No.2》180×140cm 布面油画 2019
《泛灵净界-赛博格遗骸》250×150×120cm 水晶树脂、透明综合材料、LED 2018
飞苹果《下一秒》13屏录像 时长不等
飞苹果《下一秒》13屏录像 时长不等
 
展览的最后,由“未来牧歌”作为尾声,包括段建宇2020年新作《浮萍》,她将校园人物的禁止发型与带有自然色彩的荷叶,以及带有俗艳气息的玫瑰墙纸多重元素组合在一起,凸显了创作者的个人意趣;陈荣辉的《空城计》呈现了目前城市人口流失、失去活力的“收缩”现象。
在展厅的最后也是最开始,蒲英玮的《世界主义指示牌(牧歌)》以真实比例还原了一块原本矗立在中非大陆的指示牌,由当地原住民描绘的中文字体指向了中国对中非共和国的援助计划:姆波科农场。现在,这块指示牌上的信息与图像被篡改,成为一块以中国为中心的“国际主义指示牌”。
 
段建伟《萝卜》130×85cm 布面油画 2012
《捕蛇者》130×110cm 布面油画 2011
段建伟《萝卜》130×85cm 布面油画 2012
《捕蛇者》130×110cm 布面油画 2011
段建宇《浮萍》180×250cm 布面油画、丙烯、油性笔、铅笔 2020
段建宇《浮萍》180×250cm 布面油画、丙烯、油性笔、铅笔 2020
夏禹《是学习时间》200×164cm 铝板坦培拉 2020(右二)
《新世界》240×200cm 木板坦培拉 2020(右一)
夏禹《是学习时间》200×164cm 铝板坦培拉 2020(右二)
《新世界》240×200cm 木板坦培拉 2020(右一)
陈荣辉《空城计》102×127cm 艺术微喷/ 2017
陈荣辉《空城计》102×127cm 艺术微喷/ 2017
蒲英玮《世界主义指示牌(牧歌)》330×225×100cm 木板、脚手架、墙纸、喷漆、铁丝网、铸铁 2020
蒲英玮《世界主义指示牌(牧歌)》330×225×100cm 木板、脚手架、墙纸、喷漆、铁丝网、铸铁 2020
蒲英玮《世界主义指示牌(牧歌)》局部
蒲英玮《世界主义指示牌(牧歌)》局部
 
展览将持续至5月13日。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三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2017年,《Hi艺术》与中信出版集团携手合作,转型为MOOK系列图书,成长为一个拥有杂志、网站、微信公众号的全媒体平台。

历经十一载磨砺,《Hi艺术》在2018年迎来它的第十二个年头之际,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