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鉴展为什么连续三年成为北京民生馆生日趴的标配?

作者:吕晓晨图片提供: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 2018年8月7日 416 次阅读 专题话题
自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开馆以来,“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便在此“落户”,并且开幕式一直作为美术馆的周年庆的一部分,足以证明北京民生对该展览的重视程度。今年6月,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刚过完三岁生日,同时也是年鉴展第四次在北京民生亮相。对于一家在北京地区活跃度首屈一指的美术馆来说,年鉴展可能只是北京民生众多主题展、品牌展的一员,但身为年鉴展策展人的朱青生,和美术馆馆长的周旭君,都不约而同地谈到了年鉴展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意义,以及美术馆受众对年鉴展的重要性。
(文末附“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名单)
 
年鉴展为什么连续三年成为北京民生馆生日趴的标配?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展览现场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展览现场
朱青生

北京大学教授,国际艺术史学会主席、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策展人
朱青生
北京大学教授,国际艺术史学会主席、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策展人
▶ 年鉴展不是一个策划型的展览
 
Hi艺术(以下简写为Hi):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已经是第四次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在展陈上对策划团队提出了哪些要求?
朱青生(以下简写为朱):年鉴展不是一个策划型的展览,所以我和滕宇宁作为“策展人”和我们的团队更确切地说起来应该是“档案管理者”。年鉴展不是在创造一个展览,而是把别人创造的展览进行一种集中呈现,让大家在这个展览中可以看到全国过去一年全部展览的梗概。展陈视觉上,不是为了寻求过分的华丽或者特别,而是要稳定、扎实、清晰准确地反映过去一年中国当代艺术的整体情况。
Hi:从展览现场来看,装置、影像占了大部分,这和2017年整个当代艺术的面貌有哪些关系?
朱:艺术首先是“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显现”,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当代艺术尤其如此,因为当代艺术注重政治的当代性和艺术的当代性,与时同行,与时共进;其次,当代艺术不仅仅要对社会有直接的反映,还要包含对各种社会现象的批判。“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6”就总结了两个趋势:其一是自媒体/众媒体正在分离景观社会,形成分散视点和超出理性、性质杂乱的状况;其二是新技术正在改变着艺术的整体样貌。2016年非常关键,新媒体的作用已经结出了政治的后果和社会的演变,世界的变化就是特朗普上台和英国脱欧;2017年的情况就更为复杂,甚至出现了Facebook被揭露的信息泄漏事件,也就是说新媒体的问题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的问题。
陈界仁 《空中之地》 蓝光光碟、黑白、有声、单频道录影 61′07″ 2017
陈界仁 《空中之地》 蓝光光碟、黑白、有声、单频道录影 61′07″ 2017
新媒体在中国的普及度又格外高,尽管未必是技术发展最快、最前沿,但其使用率最广,切入到生活的广度和深度最为复杂。中国现在就连卖东西的小贩都用了二维码收款,这完全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时代。既然有这样的时代,一定有相应的反应。艺术家是对时代和反应最为敏感的群体:既然社会生活有如此大的改变,就一定会有敏感的人拿它来做艺术,所以中国出现新媒体艺术的全面爆发是意料之中。
Hi:除此之外,这次的展览还有哪些变化?
朱:年轻艺术家对社会体验性的表达和批判,是今年最大的亮点之一,特别是几位年轻女艺术家如胡尹萍、冯琳、曹雨的作品,把女性艺术从形式感中解脱出来,像柔软的剑,直刺问题要害,在对手还没有太多的感觉时,已被击中。当然像张增增那样的刻骨铭心的父子冲突和曲折的和解,也不仅是私人的体验,而有更广泛的社会象征意义。第二是对新媒体进一步的试验和反省。“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还选中了我的作品参展,不是因为我是主编才被选入——《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已经编写了13年,我的作品在2017卷是第一次入选。原因是2017年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馆长王南溟做了一次我的个展(“滚!”在当下:朱青生作品1994-2004),主题是反省媒体、批判媒体的,这也是当代艺术比较注重的方向,因为媒体为人类带来延伸的同时,也同时带来了困扰。
▶ 年鉴展的目标是以当代艺术做公民美育
 
Hi:2017年进入年鉴展的一些艺术家如葛宇路,其作品是有艺术圈之外的社会影响力的,所以除了作品本身的艺术性,社会影响力也是这次年鉴展的入选标准吗?
朱:我们是当代艺术年鉴,而不是社会年鉴。我们的工作标准首先是看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是否有突破性、开创性;第二是艺术家用了已经被反复用过的方法后,能否将一件作品完成得又动人又完整;第三点就是前面提到的最重要的方面,无论艺术家用了哪种方法创作,都能够反映社会的真实问题,揭露现实中的、一般人看不到的深刻;我们工作的第四个标准,是关注成功艺术家的最新活动。我们的“中国现代艺术档案”自1986年起已经做了近32年,留存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艺术的整体情况和最新表现,是一份中国改革开放历史的专门图像档案。我们对所有今天的当代艺术家都有过关注和记录,也会持续观察和研究。
葛宇路 《葛宇路》 尺寸可变 装置  2016
葛宇路 《葛宇路》 尺寸可变 装置  2016
Hi: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是国家艺术基金支持的重要项目,刚刚还获得了第十二届AAC艺术中国的“年度出版物大奖”,因此在选择艺术家的标准以及展览的把控上,展览是否也担负着一定的导向性角色、社会责任感?
朱:我们一直希望能够扩大年鉴和年鉴展的社会影响力,但这其实是我们的短板,影响力一直没有做得非常突出,按照一位同行的说法,就是“你们低调到别人不知道”。我们主要的目标是还想用当代艺术做公民美育,特别是儿童美育,这不是说单单让小孩子来看一个漂亮的东西,听一首美好的乐曲,这当然很重要;但是教给一个小孩子或者普通公民具有看问题的能力和分析问题的方法与角度,具有一种创造精神,这才是当代艺术应该教给我们民族每一分子的素质和基础教育。这本来是我们应该做好的,我们没有做好,可能这还需要一个过程。以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为代表的美术馆、博物馆做了很多贡献,比如北京民生把儿童教育活动和年鉴展的开幕式放在同一天进行;此外,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的儿童美育基金正在制作专门给孩子的语音导览,会放在每件参展作品旁边。我们不仅是把美育作为一个想法,更是作为具体措施正在实施了。
周旭君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
周旭君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
▶ 年鉴展是公众了解中国当代艺术的窗口
 
Hi艺术(以下简写为Hi):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来到了三周年,你怎么评价美术馆过去三年的工作?
周旭君(以下简写为周):开馆三年,对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是十分关键的,既是自身夯实基础并体现美术馆个性品格的重要阶段,也是倍受业界期待、关注和观察的重要时期。经过三年的初创努力,应该说我们已经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发展基础,有效建立起学术立馆的品牌形象和适应自身特点的运营模式。可以说北京民生已经成为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创新发展的一个重要平台。
 
首先我们初步建立起美术馆的品牌形象和专业信誉度。尤其在学术研究、展览、公共教育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