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作者:吕晓晨 2020年9月18日 278 次阅读 专题话题
继2018年赶上台风、减少一天开放时间后,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艺术深圳又一次面临挑战。但比起其他艺博会,2020艺术深圳又是有其优势的:如果说往年的艺术深圳博览会最大的特点是广东地区唯一一家专业性的当代艺术博览会,那么今年它的标签又多了一个:2020年中国大陆的第一个线下当代艺博会。
自从2015年转型以来,艺术深圳的步步为营为其积累了更丰富、更专业的画廊、藏家、媒体等资源。即便今年招商时的市场并不明朗,但依然吸纳了来自北京、上海、南京、成都、广州的45家当代艺术画廊参与。
9月10日的VIP之夜,我们走访了20家参展2020艺术深圳的画廊。深圳速度之下诞生了哪些亮点?他们对深圳的期待实现了吗?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2020艺术深圳VIP首日现场
2020艺术深圳VIP首日现场

“后疫情”之下,艺术深圳的变与不变
 
 
与大多数艺博会一卡两人同行,或只能凭借有效电子码、无法转让他人的VIP制度不同,今年的艺术深圳可以一卡携五位固定嘉宾无限次入场。
 
为了实现最大化安全管控,2020艺术深圳将出入口统一设置在了会展中心二层(往年为一层临街),中间还要经历三次扫健康码及测量体温。比起往年要多花五分钟时间入场。出入口的变化也让画廊展位的设置有所调整:往年临街入口的几家画廊,今年则搬到了展厅最内侧,依然毗邻出入口。
 
2020艺术深圳共有45家画廊及专业机构参展。比起2019年的54家、2018年的68家、2017年60家、2016年的56家的规模,今年是最近五年规模最小的一届艺术深圳。并且由于疫情带来的全球旅行禁令,让“国际化”也遥不可及:参展2020年艺术深圳的机构,均是来自中国内地的画廊,東京画廊 +BTAP、常青画廊两家具有“国际基因”的机构也是在中国深耕多年、设有空间的熟面孔。其中,首度参展的包含東京画廊 +BTAP、魔金石空间、三远当代艺术中心、逸空间等10家画廊;然而另一方面,蜂巢当代艺术中心、阿拉里奥画廊、北京现在画廊、博而励画廊(今为Spurs Gallery) 、墨斋INK Studio、香格纳画廊、索卡艺术等曾经的常客今年则缺席了本届艺术深圳。
 
据悉,艺术深圳主办方在开幕前透露,今年的藏家邀请过程中,大家都反应积极,主办方已经订出一百多间客房给外地来的藏家。
艺术家杨述与收藏家徐民奇
艺术家杨述与收藏家徐民奇
​艺术家梁铨(左二)与艾米李画廊负责人Amy(右一)
​艺术家梁铨(左二)与艾米李画廊负责人Amy(右一)
艺术家周力
艺术家周力
 

艺术家薛峰(左一)
 
艺术家薛峰(左一)
2020艺术深圳共有45家画廊及专业机构参展。比起2019年的54家、2018年的68家、2017年60家、2016年的56家的规模,今年是最近五年规模最小的一届艺术深圳。并且由于疫情带来的全球旅行禁令,让“国际化”也遥不可及:参展2020年艺术深圳的机构,均是来自中国内地的画廊,東京画廊 +BTAP、常青画廊两家具有“国际基因”的机构也是在中国深耕多年、设有空间的熟面孔。其中,首度参展的包含東京画廊 +BTAP、魔金石空间、三远当代艺术中心、逸空间等10家画廊;然而另一方面,蜂巢当代艺术中心、阿拉里奥画廊、北京现在画廊、博而励画廊(今为Spurs Gallery) 、墨斋INK Studio、香格纳画廊、索卡艺术等曾经的常客今年则缺席了本届艺术深圳。
 
据悉,艺术深圳主办方在开幕前透露,今年的藏家邀请过程中,大家都反应积极,主办方已经订出一百多间客房给外地来的藏家。
最近五年,艺术深圳参展画廊数量
最近五年,艺术深圳参展画廊数量
今年是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从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到如今新时代的“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深圳一路走来在经济领域创下了诸多亮眼的成绩;而当代艺术市场,还是仍处于萌芽期的新力量。近几年,不断有耕耘者在深圳开疆拓土,但路上并不都是一帆风顺:在疫情的导火索下,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谷仓当代艺术空间相继撤出深圳华侨城;但也有红树林画廊这样的“新玩家”加入。据悉,红树林画廊本有计划参展本届艺术深圳,但因为国际物流受阻、欧洲艺术家作品无法到达,于是只能缺席。

首次南下,他们有什么期待?
 
 
 
東京画廊 +BTAP经理迟丽萍在谈及参展原因时表示,南方的市场需要耕耘,深圳此前已有过同行们的培养,多多少少也给了画廊参展的信心;加上2020艺术深圳是今年中国内地的第一个线下艺术博览会,所以选择了参展。
 

東京画廊 +BTAP首度参展,力求展现全貌,带来中日韩三国艺术家的作品。由于画廊2012年开始确立新东方主义路线,所以参展作品中东方水墨占据较大份额。
 
東京画廊 +BTAP首度参展,力求展现全貌,带来中日韩三国艺术家的作品。由于画廊2012年开始确立新东方主义路线,所以参展作品中东方水墨占据较大份额。
刘小东作品《青春期之一》为東京画廊 +BTAP展位最贵,130万元以上。
刘小东作品《青春期之一》为東京画廊 +BTAP展位最贵,130万元以上。
三远当代艺术中心首度参展艺术深圳,也是画廊成立后第一次参加艺博会,VIP首日已有作品售出。展位最贵的作品来自于尚扬。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徐冰《背后的故事:黄山图》。
徐冰《背后的故事:黄山图》。
魔金石空间谈及参展原因,表示看中深圳的潜力。所带作品均在20万元之内。画廊表示现场已有销售,新老藏家都有。
魔金石空间谈及参展原因,表示看中深圳的潜力。所带作品均在20万元之内。画廊表示现场已有销售,新老藏家都有。
魔金石在公共艺术项目带来的李景湖的《陪伴》。
魔金石在公共艺术项目带来的李景湖的《陪伴》。
来自南京的逸空间所带最贵作品为梁铨的《无题》,10万元以内。负责人刘运峰表示,逸空间此前有一两位深圳的本地藏家;自己去年来艺术深圳参观还收藏了几件作品,今年也在同行家收藏了一件绘画。逸空间此前只参加过南京、厦门的艺博会,画廊在南京本地经营的水墨作品供不应求,其他类型的当代作品市场则欠缺火候。此次逸空间来到深圳,希望挖掘当代艺术市场的更多可能性。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逸空间所带最贵作品为梁铨的《无题》,10万元以内。
逸空间所带最贵作品为梁铨的《无题》,10万元以内。

“本地基因”会近水楼台吗?
 
 
如果说首度参展的画廊更多是试水;那么拥有“本地基因”的深圳画廊或在深圳设有分支机构的艺术空间,是否能近水楼台?
作为本地的从业者,徐文见证了深圳当代艺术市场的萌芽和发展。他提到,很多深圳有实力的收藏家,他们的艺术收藏和买奢侈品一样,以往都看重去外地购买;但如今也开始在深圳本地进行消费。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VIP首日KennaXu画廊销售情况“非常不错”。徐文表示自己和深圳多个圈子的人都相识,“贵人相助”也是自己的优势。“大家在深圳都憋坏了,香港巴塞尔等展会都去不了了,所以都需要释放一下。”
VIP首日KennaXu画廊销售情况“非常不错”。徐文表示自己和深圳多个圈子的人都相识,“贵人相助”也是自己的优势。“大家在深圳都憋坏了,香港巴塞尔等展会都去不了了,所以都需要释放一下。”

玉兰堂画廊连续五年参展艺术深圳,2018年在深圳开设了新窗口——hiart space·深圳店,不断的深耕也带来持续的客人。伍劲谈到,一级市场都蓝筹项目稀缺,而它们正是新贵进场追逐的目标;不光需要蓝筹的明星艺术家,也需要有蓝筹的年轻艺术家。因此玉兰唐除了带来周春芽、李津、尹朝阳三位大牌作品外,此次也呈现了高瑀、刘天怜、狄青等年轻艺术家作品,同时还在艺术深圳现场设有另一展位——Hi21新锐艺术市集。
玉兰堂画廊展位现场,中间尹朝阳作品《少室雪霁》为画廊展位最贵,254.4万元,藏家已表达购买意愿;右侧两件周春芽纸本作品均已售出,每件价格50万元。
玉兰堂画廊展位现场,中间尹朝阳作品《少室雪霁》为画廊展位最贵,254.4万元,藏家已表达购买意愿;右侧两件周春芽纸本作品均已售出,每件价格50万元。
左侧李津新作《庚子之春》,192万元。
左侧李津新作《庚子之春》,192万元。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VIP现场售出金钕、李继开等艺术家数件作品,成绩为近几年最佳。均为来自深圳、广州一带的本地客户。
VIP现场售出金钕、李继开等艺术家数件作品,成绩为近几年最佳。均为来自深圳、广州一带的本地客户。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Hi21新锐艺术市集现场。
Hi21新锐艺术市集现场。
位于深圳市龙岗区文博宫的美成空间去年缺席了艺术深圳,今年又回到了现场。负责人刘羽表示画廊正有计划搬往华侨城,还在寻找合适的空间。此次所带作品均在10万元上下。美成空间目前参加过的艺博会只有艺术深圳,不过有计划明年去上海。“在家门口参展,心里有底。”刘羽表示。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黄佳作品《魅影Ⅱ》,13.2万元。
黄佳作品《魅影Ⅱ》,13.2万元。
艺术家杨勇、艺术家黄佳、美成空间负责人刘羽(图片提供:黄佳)
艺术家杨勇、艺术家黄佳、美成空间负责人刘羽(图片提供:黄佳)
HdM画廊此前一直有员工长期驻扎深圳,过去几年也持续参展。此次参展艺术家从法国“30后”艺术家克洛德 · 维尔拉(Claude Viallat),到中国“90后”胡为一、王一,跨度极大。画廊最贵作品来自杨泳梁(下图右二影像装置),60万元人民币上下。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深圳艺术家林山作品,3万元左右。
深圳艺术家林山作品,3万元左右。
1000公里的距离,存在多少时差?
 
 
 
深圳距离南京的距离约为1360公里,距离上海约为1436公里,距离成都约为1700公里,距离北京则为2210公里。这几个城市的画廊主们,有的是跨越大半个中国,来到深圳开拓市场。他们中的大部分,都表示有已有所收获。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最近五年持续参展艺术深圳,负责人郑林笑称最初是带便宜作品来试水,现在越来越有信心带成熟艺术家的百万级别作品,此次有不少藏家都对百万级别的作品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唐人所带最贵的作品来自何多苓的《惊鸟》,500万元;据悉已有深圳本地藏家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此外朱金石、陈丹青作品亦超过百万。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何多苓的《惊鸟》,500万元
何多苓的《惊鸟》,500万元
赵赵“天空”系列作品已售,40万元人民币上下。
赵赵“天空”系列作品已售,40万元人民币上下。
常青画廊在参展主画廊单元之外,也在公共艺术项目带来安尼施·卡普尔( Anish Kapoor)作品,据悉价格超过600万元。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现场售出两件乔瓦尼·欧祖拉(Giovanni Ozzola)的摄影作品,单价都为2万欧元。
现场售出两件乔瓦尼·欧祖拉(Giovanni Ozzola)的摄影作品,单价都为2万欧元。
安尼施·卡普尔( Anish Kapoor)作品,据悉价格超过600万元
安尼施·卡普尔( Anish Kapoor)作品,据悉价格超过600万元
亚洲艺术中心此次带来12位艺术家作品。李宜霖表示,这些年在深圳结识了一些设计师客户,此次亚洲艺术中心的展位也有意识地划分为“黑白灰”“彩色系”两种不同主视觉。“今年参观者的素质明显提高了,想买的人也多了。”外侧墙面的大幅庄喆作品为展位最贵,160万元以上。和客人正在洽谈中。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在亚洲艺术中心上海空间有新展的杨识宏的作品得到了很多问询,价格在100万元以下。
在亚洲艺术中心上海空间有新展的杨识宏的作品得到了很多问询,价格在100万元以下。
左侧为杭春晖的新作,极具设计感和空间感,10万元以下。
左侧为杭春晖的新作,极具设计感和空间感,10万元以下。
VIP开幕4小时左右,艺·凯旋画廊就售出了6件作品。画廊负责人李兰芳表示,深圳的藏家基础好,但还没开发到位;画廊参展艺术深圳4年,每年都有不错的收获。下图为即将在艺·凯旋举办展览的已故艺术家刘锋植作品,已有售出。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刘锋植作品
刘锋植作品
艾米李画廊带来五位艺术家作品,价格在几万至几十万之间,现场均得到了藏家询问。画廊负责人Amy透露,当晚有销售进展,也有结识新客户。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王鉴为作品,价格在小几千元至几万元不等。
王鉴为作品,价格在小几千元至几万元不等。
​北京公社当晚亦有作品售出,画廊表示很多外地客人都纷纷赶来深圳,现场氛围不错。其中杨心广这件不到20万元的作品得到了很高的关注。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杨心广作品,不到20万元
杨心广作品,不到20万元
Tong Gallery+Projects呈现了一个探讨抽象与具象关系的展位。开幕不多时便有两件黄娟的作品被画廊从业者收藏,价格在1万-2万元之间。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张小黎水墨作品,价格在10万元以上。据悉艺术家作品非常抢手,孙彤表示自己对卖给什么样的藏家也十分慎重。
张小黎水墨作品,价格在10万元以上。据悉艺术家作品非常抢手,孙彤表示自己对卖给什么样的藏家也十分慎重。
狮語画廊在2019年呈现了潮流、时髦的赵一浅个展后,今年主推抽象艺术群展。画廊负责人席宇表示,深圳的藏家仍然需要培养,因此画廊也有意识带一些具有引领性的作品。展位大多数都为3万-5万元的平价作品;外墙的谭平作品为90万元。
狮语画廊
狮语画廊

德玉堂画廊连续四年参展艺术深圳,负责人刘焘表示每年都会结识新客人,其中有一部分都是房地产商。此次德玉堂带来米歇尔·特曼(Michel TEMMAN)、祁磊双个展。
米歇尔·特曼作品,价格在2.5万-12万元不等
米歇尔·特曼作品,价格在2.5万-12万元不等
祁磊作品,价格在6万-12万元之间
祁磊作品,价格在6万-12万元之间

来自成都的千高原艺术空间,此档期正和KennaXu画廊合作在深圳举办了艺术家杨述的个展。现场的杨述作品在20万元上下。
后疫情时代的首个线下艺博会,艺术深圳到底有没有惊喜?
庞茂琨作品,100万元以上,为千高原展位最贵的作品。
庞茂琨作品,100万元以上,为千高原展位最贵的作品。
问象艺术空间今年是第二次参展艺术深圳,负责人邢雪刚表示,虽然去年销售一般,但仍对深圳有所期待。虽然坐落在水墨重镇南京,但问象的关注点并不在水墨艺术。据悉林海容、俞洁的作品得到了很高的问询度。
左为林海容作品,6万元;右为俞洁作品,9万元。
左为林海容作品,6万元;右为俞洁作品,9万元。

深圳的速度与激情
 
 
 
就在我即将结束今天的采访之际,艺术家黄佳在美成空间展位上,指着不远处一名长相清秀的年轻男生跟我说“那是一位深圳的‘90后’藏家。”其实,深圳这样的青年人有很多,1988年出生的苏姓深圳藏家今年已经收藏了八件作品,包括闫冰、赵赵等——8月初我来深圳时,恰好看到他从位于万象城的hiart space·深圳店提货一件之前购买的“90后”艺术家李戬的水墨,搬进他不远处的家。艺术深圳VIP当晚,他就帮一位朋友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购藏了一件赵赵的绘画;另一位“00后”深圳藏家何冠希(Kilo),和两位合伙人一同在深圳开设了一家名为“无事发生”的画廊(Nothing Happened Gallery),画廊开幕展“有事发生”(Something Happened)9月10日于厦门宝龙艺术中心开幕,其中展出的大多数作品正来自于何冠希的收藏……正如玉兰堂负责人伍劲在提及深圳藏家时所提出的观点:“深圳真的是卧虎藏龙。”随着这些“千禧一代”们逐渐实现财务自由、独当一面,也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深圳发展的潜力;而未来深圳艺术收藏品味的发展趋向,没准也会是由他们引领呢?
​2020艺术深圳艺博会现场
​2020艺术深圳艺博会现场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三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2017年,《Hi艺术》与中信出版集团携手合作,转型为MOOK系列图书,成长为一个拥有杂志、网站、微信公众号的全媒体平台。

历经十一载磨砺,《Hi艺术》在2018年迎来它的第十二个年头之际,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