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士杰 他建了一座最当代的园林美术馆,建馆耗时久过开馆历史

作者:郑啸川图片提供:红砖美术馆摄影:董林 2019年7月30日 845 次阅读 专题人物
红砖美术馆馆长 闫士杰(摄影:董林)
红砖美术馆馆长 闫士杰(摄影:董林)
在《Hi艺术》2018年对于美术馆的年度评选中,红砖美术馆(以下简写为红砖)犹如一匹来势汹汹的黑马,从2017年前十以外跃入三甲,并且在一众上海的美术馆中杀出重围勇夺第二。相对于京城其他美术馆的地域优势,地处崔各庄一隅的红砖在地理位置上略处于下风。但在闫士杰的带领下,红砖稳扎稳打,健步向前,日渐成为周末看展打卡的热门场地。闫士杰从2007年开始筹备红砖的建馆,历经七年正式开馆,我们打趣道,红砖是一个迄今为止建馆比开馆还久的美术馆。
闫士杰 他建了一座最当代的园林美术馆,建馆耗时久过开馆历史
闫士杰 他建了一座最当代的园林美术馆,建馆耗时久过开馆历史
红砖美术馆
红砖美术馆
想做一个面对历史的事情
谈及红砖的展览选择,闫士杰十分自豪地告诉我们红砖不会、也从来没有过租赁场馆给艺术家办展的计划。企业家背景的闫士杰没有把经营美术馆当成一件赚钱的事,用他的话说,“想赚钱每年做房地产项目要比现在多得多,投身红砖就是想做一个面对历史的事情。”也是因为学习设计和房地产行业的背景,闫士杰在打造红砖时带着一种不同于一般美术馆馆长的眼光,从动线及空间设计上规避了很多常见的不合理,建造的就是一个“适合做展览,并且是当代艺术展览”的美术馆。
 
红砖是国内第一个提出生态体验的美术馆。红砖之美在于春夏秋冬的每一天。即使在展览筹备的闭馆期都不乏络绎不绝的观众前往红砖逛园子。埃利亚松的《盲亭》和丹·格雷厄姆的《冲孔钢板分隔的双向镜圆柱》一年四季、无论阴晴圆缺地坐落在馆内,已然与建筑融为一体。红砖的环境和体量无疑是适合收藏大型装置作品的,这也是闫士杰的野心所在。他毫不避讳外界对于红砖偏爱装置的质疑,将在红砖北侧扩一片湿地,纳入更多的大型艺术装置。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盲亭》 红砖馆藏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盲亭》 红砖馆藏
丹·格雷厄姆《冲孔钢板分隔的双向镜圆柱》 红砖馆藏
丹·格雷厄姆《冲孔钢板分隔的双向镜圆柱》 红砖馆藏
闫士杰在红砖建馆之初就纳入了埃利亚松的作品《盲亭》作为馆藏。与个别美术馆沦为藏家客厅展示的延伸不同,闫士杰自从有了筹备美术馆的念头,就不再趋于私人的收藏,而是更多考虑到美术馆的职责,站在机构收藏的高度。他也不吝与公众分享他的收藏,今年下半年即将开幕的红砖五周年馆藏展又将是一次节点性的梳理。
 
红砖开馆五年来举办过多次国际展览,尤数与法国的合作。2016年举办的“杜尚奖”获得者塔提亚娜·图薇展览“不在场者的光亮”开启了红砖与法国文化的交流与合作。次年红砖继续举办了“高压——杜尚奖·法国艺术现场”展,详细介绍了8位杜尚奖获得者的艺术创作。2019年正值中法建交55年之际,红砖又将以“沿着本没有的路行——14位杜尚奖艺术家展”拉开第14届“中法文化之春”的序幕。因为对于法国文化的积极参与和推广,闫士杰也获得了法国政府颁发的“法兰西艺术与文学骑士勋章”。在授勋和开展前际,我们就红砖在法国文化交流上的坚持、红砖的定位、运营以及馆藏在绿柳池畔前进行了一番长谈。
闫士杰 他建了一座最当代的园林美术馆,建馆耗时久过开馆历史
闫士杰 他建了一座最当代的园林美术馆,建馆耗时久过开馆历史
即将于2019年4月26日开幕的红砖美术馆新展“沿着本没有的路行——14位杜尚奖艺术家展”部分作品
即将于2019年4月26日开幕的红砖美术馆新展“沿着本没有的路行——14位杜尚奖艺术家展”部分作品
永远在摸索,永远走在前沿
Hi艺术(以下简写为Hi):从第一次举办杜尚奖的展览到今年已经是第四年了,为什么红砖一直坚持做杜尚奖?
闫士杰(以下简写为闫):我们这次是第三次参与杜尚奖,当年获杜尚奖的塔提亚娜·图薇的展览是跟法国大使馆合作,于是建立起了整个跟法国的合作关系。实际上我们真正做了两次杜尚奖,一个是杜尚奖70人的全面介绍,这次策划的是有线索的群展。
 
Hi:跟法国的合作还是比较多的,为什么如此关注法国当代艺术?
闫:红砖一直在做展览的选择上探索很多项目,当时通过与图薇展览的合作开启了对于杜尚奖展览的探索。我们看中的不仅仅是杜尚奖中得奖的8位艺术家,更看重杜尚奖的品牌,值得介绍给中国的观众和整个中国艺术圈。未来中国也会探索自己的奖项,我是因为看到这一点,所以全面系统地介绍了杜尚奖,从第一个发起人怎样从零开始做杜尚奖的品牌,到展出的70位艺术家,到历届国际评委的参与,到大皇宫和蓬皮杜对这个奖项的深层次推动,包括在国际上的展览和推广。中国需要了解这样一个奖项的成长过程,这个品牌的塑造过程很值得借鉴。我们原来做中国家具与丹麦家具设计展的时候,也系统地介绍了丹麦家具品牌的形成过程,因为中国设计界需要。红砖在做展览的时候,一定先思考这个展览能够带给我们有什么更多的启发角度
闫士杰 他建了一座最当代的园林美术馆,建馆耗时久过开馆历史
闫士杰 他建了一座最当代的园林美术馆,建馆耗时久过开馆历史
塔提亚娜·图薇“不在场者的光亮”展览现场 2016
塔提亚娜·图薇“不在场者的光亮”展览现场 2016
Hi:丹麦家具设计展好像是唯一一次有关设计的展览。
闫:对,红砖的定位中有一方面就是设计展。作为一个聚焦当代艺术的美术馆,我们认为设计和艺术有很多互通的内在关联。同时也因为本身就是学设计起家,我也希望通过红砖去推动国内对于设计的进一步认知。做丹麦设计展的时候第一次提出将中国家具作为设计的概念。中国收藏界之前从来都是把中国家具当做古董,并没有把它当做设计。当我们真正研究中国家具,细究其设计内涵,会发现在中国的发展进程中,家具是一种跟社会、文化、政治有诸多关联的重要载体,具有十分深厚的底蕴。中国传统家具是农耕文明的社会形态上产生的设计,我们对应地找到丹麦家具,那是工业文明以后的设计,将东方和西方两个文化下不同的设计理念形成对比。
 
Hi:为什么后来就没再有与设计相关的展览?
闫:这是我们应该继续努力做的事情。
闫士杰 他建了一座最当代的园林美术馆,建馆耗时久过开馆历史
闫士杰 他建了一座最当代的园林美术馆,建馆耗时久过开馆历史
“识别区:中国-丹麦家具设计”展览现场 2016
“识别区:中国-丹麦家具设计”展览现场 2016
Hi:这么多年来,红砖是否有明确的办展线索,还是仍在摸索中?
闫:永远在摸索。中国的美术馆仍处于起步期,在起点探索也是一种态度。在吸收国际上已经形成的标准的同时,我们也不能照搬西方。我们关注的角度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调焦。比如现在更多在介绍一些国际艺术家和流派,过几年随着中国对这方面了解增多,我们可能就会聚焦当下人们关注的话题。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红砖一直关注学术和观念的艺术家,同时也关注观众。我一直在说,学术是红砖美术馆成长的关键词和制高点,而观众是我们的基座,这样形成的金字塔才稳固。这几年我们的观众群越来越丰富,趋向年轻化和知识化。
 
Hi:红砖曾经提过定位前卫性,现在呢?
闫:前卫是一个持续更新的概念。红砖不是博物馆,徐悲鸿、齐白石这些在中国功成名就的大家轮不到我们去做,也不是我们所追求的。中国处于一个跟国际全面对话的时代,我们的价值应该在于怎样把国际艺术家的探索和实践介绍给中国,同时把中国的当代艺术家推向国际,这是我定义中的前卫,走在时代的前沿。
闫士杰 他建了一座最当代的园林美术馆,建馆耗时久过开馆历史
闫士杰 他建了一座最当代的园林美术馆,建馆耗时久过开馆历史
闫士杰 他建了一座最当代的园林美术馆,建馆耗时久过开馆历史
“加藤泉”展览现场 2018
“加藤泉”展览现场 2018
开放、丰富、多元
Hi:红砖对策展人的选择似乎都是偏向于有国际背景的人士?
闫:红砖是一个开放的美术馆,常会启用不同的策展人,只要定位、观念一致,在大方向上趋同。人们对于红砖偏爱国际背景策展人的误解,只是源自红砖这几年做的国际展览比较多而已。我们现在也在逐步关注中国和亚洲的艺术家,策展人的选择自然也会有所变化。
 
Hi:你曾提到要培养红砖自己的年轻策展团队,现在进展如何?
闫:应该说是打造自己的学术团队,而不是策展团队。红砖一直在培养年轻的团队,包括展览、宣传、学术等。这是我们接收新事物的行动和态度。
闫士杰 他建了一座最当代的园林美术馆,建馆耗时久过开馆历史
闫士杰 他建了一座最当代的园林美术馆,建馆耗时久过开馆历史
“仪礼·兆与易”展览现场 2018
“仪礼·兆与易”展览现场 2018
Hi:红砖有扶持国内年轻艺术家的计划吗?
闫:肯定有,这是我们在逐渐思考的问题。明年也会做一些中国艺术家的展览,现在还在孵化中。今年我们对亚洲裔的国际艺术家有一个整体的思考,上次的“仪礼·兆与易”的展览就是关联东方。
 
Hi:最近泰康的收藏展打中国牌迎来很多好评,红砖一直定位国际的,包括你的收藏也是囊括中西,今后也一直走国际的道路吗?
闫:我们定位在学术和观念。在这个定位之上有中国、也有国际艺术家。作为一个中国的美术馆,我们肯定有梳理中国当代艺术的义务和责任,所以我们做了“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之八〇九〇年代”和“爱之囚-邢丹文个展”,有很多中国当代艺术早期的线索。
闫士杰 他建了一座最当代的园林美术馆,建馆耗时久过开馆历史
“高压-杜尚奖:法国当代艺术现场”展览现场 2017
“高压-杜尚奖:法国当代艺术现场”展览现场 2017
除了传播艺术家的市场价值,也要宣扬其前瞻性
Hi:红砖从开馆就纳入了埃利亚松的作品馆藏,一直到2018年成功举办埃利亚松的个展,这中间经过了哪些努力和波折?
闫:严格来说没有波折。2012年试运营红砖时,我们做的第一个国际展就有埃利亚松的作品《盲亭》,后来他割爱给了我们。这件作品很令我们很骄傲,它创作于2003年,恰逢埃利亚松在艺术上的巅峰时期,也是威尼斯双年展参展作品,在世界各地展览、旅游以后在红砖安家。换言之,埃利亚松很早就来到了红砖。我们对他后来的展览非常关注。2016年以后,我们就开始启动埃利亚松个展的项目,不断沟通,我专门去德国两次沟通方案。埃利亚松和他的团队对这个展都非常满意。
 
Hi:刚开始收入埃利亚松的馆藏是源于你个人的收藏品位吗?
闫:我一毕业就开始收藏了很多古代艺术,那时更偏向个人的品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