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作者:吕晓晨 2016年10月21日 808 次阅读 专题话题
分享到:
夜色中的道滘粮仓(摄影:李振华)
夜色中的道滘粮仓(摄影:李振华)
“道生一,一生二,
二生三,三生万物;
滘入涌,涌入河,河入江,
江入海,海纳百川。”
本地人小王告诉我,
这便是道滘名字的由来。
继今年三月“千年古镇”乌镇进行了一场超豪华阵容的当代艺术嘉年华后,位于珠三角地区的“世界工厂”也进行了与当代艺术的第一次“试水”。由范明正为发起人、李振华为艺术总监、李战豪为项目总监、瑞秋·瑞斯·沃洛荷博士和“ABI当代艺术调查局(简称ABI)”为策展人的第一届道滘新艺术节正式拉开序幕。
与当代艺术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东莞市拥有32个镇,道滘作为其中的一个水乡小镇,距离深圳、广州均约一小时车程,具有丰富的水产资源及交通坏境。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整个东莞面临着一系列深刻的调整:传统、低端的加工制造业不断向外转移,留在本土的制造企业也不断向上升级。异军突起的音乐剧产业是东莞“建设文化名城”已取得的成就,拥有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古镇对创新也如饥似渴。一次偶然的机会,艺术家范明正的一位东莞藏家对他透露了试水当代艺术的想法,当地镇政府也对此有着极大的兴趣。于是三月份,以范明正为“导游”的“乌镇考察小组”由珠三角向长三角进发,迈开接触当代艺术的第一步。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世界工厂”如何转型“艺术小镇”
 
在第一届新艺术节的筹备过程中,虽然没有乌镇千万级别的大手笔,但当地政府对该活动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和关注度。道滘镇委书记书记邓涛表示:“对当代艺术群体的引进、培育以及本次新艺术展,都是东莞长期的文化产业。市文联希望用这种方式,吸引更多的群众走进当代艺术,这是东莞转型由‘世界工厂’向‘艺术小镇’转型的需要,也是东莞对文化创新产业的探索。”
​第一届道滘新艺术节开幕仪式
​第一届道滘新艺术节开幕仪式
第一届道滘新艺术节以“another wave”为展览主题,意为“又一浪”或“新浪潮”。共分为“绘画与图像”、“装置与委托创作”、“新媒体建筑投影”、“放电影”四个单元,场地上采取“一个主展场,三个分展场”的形式,其中的主展场XI当代艺术中心为本届新艺术节的核心平台,展示了32位艺术家关于绘画和图像的作品;道滘粮仓展示了27位艺术家的影像作品,以及18位艺术家的“装置与委托创作”类的作品,在展览开幕当天晚上正式开放;粤韵馆则播放了艺术家雎安奇的《大字》及曹丹的《龙船》;东莞市文化馆自4月新馆长黄晓丽上任后,将来一个舞厅改建成展馆,并呈现了5位/组艺术家的作品。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揭幕前后的XI当代艺术馆
揭幕前后的XI当代艺术馆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夜间位于道滘粮仓的光影展,以建筑立面投影展出了多位新媒体艺术家的影像作品。空置的粮仓变成了当代艺术的现场,被重新赋予活力
​夜间位于道滘粮仓的光影展,以建筑立面投影展出了多位新媒体艺术家的影像作品。空置的粮仓变成了当代艺术的现场,被重新赋予活力
雎安奇电影《大字》
雎安奇电影《大字》
曹丹电影《龙船》
曹丹电影《龙船》
东莞市文化馆
东莞市文化馆
范明正:“道滘新艺术节保证了作品的最大自由度”
第一届道滘新艺术节发起人 范明正
第一届道滘新艺术节发起人 范明正
三月份带领道滘当地领导访问乌镇后,新艺术节正式开始酝酿。六个半月的时间中,以建立XI当代艺术中心为代表的场地改建就花费了整个艺术节预算的一半。范明正坦言:“道滘新艺术节和乌镇的国际艺术邀请展的价值观差不多,但肯定是达不到那么大的规模;至于为什么不用‘双年展’这个概念,因为达不到威尼斯双年展、圣保罗双年展这样的国际化规模、档次、资源,所以就索性不要去凑这个热闹,这样限制也没有那么大。”虽然由于政府、企业机关的参与,但范明正仍表示“在保证参展作品质量的同时,也在作品主题上争取了最大的自由度,只要不涉及政治、暴力、色情,都可以呈现在本次展览中。”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范明正和妻子赵艳婷根据当地音乐剧《麒麟引凤》受到启发,而创作的《麒麟与狮》。狮子也是东莞的象征,范明正将东莞手工编织的麒麟、狮子的彩色外衣剥掉,墙角下的碎片象征着旧与新的分离
范明正和妻子赵艳婷根据当地音乐剧《麒麟引凤》受到启发,而创作的《麒麟与狮》。狮子也是东莞的象征,范明正将东莞手工编织的麒麟、狮子的彩色外衣剥掉,墙角下的碎片象征着旧与新的分离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范明正、赵艳婷根据东莞制造业发展现状,特地创作的《东莞制造-太阳花》
范明正、赵艳婷根据东莞制造业发展现状,特地创作的《东莞制造-太阳花》
李振华:“国际化项目和地域性项目对我来说没有不同”
第一届道滘新艺术节艺术总监 李振华
第一届道滘新艺术节艺术总监 李振华
在被问及为什么会来到遥远的东莞策划艺术节的时候,艺术总监李振华表示:“东莞和当代艺术并不遥远,因为它就处于珠三角,和香港、深圳、广州都有着紧密的联系。而珠三角从上世纪80-90年代就已经有王度、侯瀚如、大尾象等艺术家和艺术团体了,这段美术史的背景也是我看中的因素之一。”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陈彧君 《亚洲地图NO.3、NO.5、NO.6、NO.8》 120×240cm 纸本综合技法 2008
陈彧君 《亚洲地图NO.3、NO.5、NO.6、NO.8》 120×240cm 纸本综合技法 2008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宋佳益《马西亚斯1-3、1-2、1-1》 200×140cm 布面油画 2015
​宋佳益《马西亚斯1-3、1-2、1-1》 200×140cm 布面油画 2015
国际策展人瑞秋是李振华的朋友,此次瑞秋带来的国际艺术家和国际艺术项目也和李振华有着紧密的联系。李振华认为当代艺术是最容易让人产生共鸣的,虽然第一次就将陌生的国际艺术作品带入传统水乡,但他对当地群众和国际艺术之间的交流十分有把握。在来自17个国家的79位艺术家名单中,李振华撇开策展人的身份,只作为艺术总监;李战豪撇开收藏家的身份,仅仅是项目总监;范明正撇开艺术家的身份,只作为项目发起人,三个人共同商定了这次的参展阵容。“我们希望寻找一种新模式,如果每年都能得到政府的持续支持,我们希望每年都能有一个主题。呈现不同的艺术家并不是我们的主要目的,重点会放在委托创作上。对我来说,我只关注中国的城镇化转型、文化的多样性和不同文化的碰撞,至于什么产业链、生态,我从来不会想那么多。一开始我就很有把握,对我来说策划国际性项目和这种地区性项目都是一样的,都需要根据当地文化、环境因地制宜。”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乔治·巴塞利兹 《超现实注意很早就令我顺心》 250×198cm 布面油画 2010
乔治·巴塞利兹 《超现实注意很早就令我顺心》 250×198cm 布面油画 2010
安立奎·布里克曼 《蓝色迷乱》 105×2151cm 油画钢网布面 2014
安立奎·布里克曼 《蓝色迷乱》 105×2151cm 油画钢网布面 2014
卢征远 《失眠》 尺寸可变 废旧钢筋、夜间发光颜料 2016
卢征远 《失眠》 尺寸可变 废旧钢筋、夜间发光颜料 2016
倪有鱼 《反色碑》 220×150cm 布面综合材料 2016
倪有鱼 《反色碑》 220×150cm 布面综合材料 2016
李战豪:“没有功利,就是当代艺术向北上广之外的一次迈步而已”
第一届道滘新艺术节项目总监 李战豪
第一届道滘新艺术节项目总监 李战豪
作为一位80后的年轻收藏家,也是本次道滘新艺术节的项目总监,李战豪也特地将自己的几件藏品搬入展厅。“我没有想过这是‘拓荒’还是‘播种’,仅仅就是觉得当代艺术应该往外走,让更多地区的群众能够接触当代艺术。”李战豪表示。
陈文骥 《满意》 197×350cm 布上油画 2009
陈文骥 《满意》 197×350cm 布上油画 2009
唐永祥 《有红色和蓝色,中间是耍杂技的两人》 130×180cm 布上油画 2014
唐永祥 《有红色和蓝色,中间是耍杂技的两人》 130×180cm 布上油画 2014
东莞曾是虎门销烟、近代史开端的地方,也是中国和世界接轨、具有重要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道滘镇在整个东莞市的经济水平处于中等偏上,具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因此对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也是城市发展的“内需”。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段建宇 《一双绣花线2好——好看的女孩》 181×217cm 混合媒材安装 2011
段建宇 《一双绣花线2好——好看的女孩》 181×217cm 混合媒材安装 2011
廖国核 《无题》 200×156cm 布面丙烯 2008
廖国核 《无题》 200×156cm 布面丙烯 2008

陈彧君 《临时家庭——美式风格》 180×260cm 布面油画 2011
陈彧君 《临时家庭——美式风格》 180×260cm 布面油画 2011
当地一位文化产业集团的领导者和李战豪是好友,道滘镇的镇长一直在全力推动当代艺术的发展。在展览筹备过程中,以尚扬为代表的艺术家,以及画廊也给了艺术节很大的支持。天时、地利、人和,当代艺术在道滘发声,也是水到渠成。
刘晓辉 《无题-海边坐姿1号》 160×150cm 布面油画 2015
刘晓辉 《无题-海边坐姿1号》 160×150cm 布面油画 2015
李景湖:“当代艺术在东莞还是个新鲜事,但这应该会是个好的开头”
第一届道滘新艺术节 参展艺术家 李景湖
第一届道滘新艺术节 参展艺术家 李景湖
东莞本地艺术家李景湖的作品也是现场收到最热烈反响的。李景湖的作品和自己的生活息息相关,一件是为女儿画的肖像,一件是和妻子共同创作的指甲油绘画。李景湖曾经做过治安联防员,他对东莞改革开放三十年非常有体会,因此作品被在“世界工厂”的生活经历烙上了深刻的痕迹。李景湖“现身说法”了本地当代艺术家的生存和发展问题:“当代艺术在广东的发展还是缺少大环境,没有完善系统的支持,甚至早先艺术家还需要自己打工来维持创作。我很难说这个艺术节能为东莞带来怎样的改变,因为当代艺术对东莞来说还是个新鲜的事物,但是这么多好的艺术家和作品,应该会是个很好的开头。”
“爸爸,你是做艺术的,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画画?”这是李景湖的女儿经常问他的一个问题,于是节本次展览的契机,他在铁板上用电焊的方式为女儿画了一个卡通人物的肖像
“爸爸,你是做艺术的,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画画?”这是李景湖的女儿经常问他的一个问题,于是节本次展览的契机,他在铁板上用电焊的方式为女儿画了一个卡通人物的肖像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李景湖的绘画和雕塑
李景湖的绘画和雕塑
赵趄:“专业的团队能让当地观众在培养审美的路上少走弯路”
广东时代美术馆馆长 赵趄
广东时代美术馆馆长 赵趄
作为珠三角在中国大陆的当代艺术阵地,广州由于历史背景已经具有了一定的规模和成效,而深圳虽然年轻,但由于和和香港的关系以及拥有政府、企业庞大的资金支持,将来也具备成为当代艺术第三极的可能性。
汤大尧 《丰收NO.1》 180×250cm 布面油画 2014
汤大尧 《丰收NO.1》 180×250cm 布面油画 2014
徐震 《表达套装》 115×50×80cm×5 2015
徐震 《表达套装》 115×50×80cm×5 2015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杨心广 《抚摸》 350×500×35cm 房梁、墨汁 2009-2013
杨心广 《抚摸》 350×500×35cm 房梁、墨汁 2009-2013
当问及东莞是否可以借助广、深两位“老大哥”的关系,搭上当代艺术这列“快车”、共同巩固珠三角的当代艺术战略地位时,到场的广东时代美术馆馆长赵趄表示:“其实很难说,因为三个城市特点、背景都不同。东莞要想在当代艺术中占据一席之地,需要的不光是资本的支持,也需要时间对当代艺术的培养。这次道滘新艺术节最重要的就是当地找了最专业的人,让他们放手去做,能让当代艺术第一次与东莞碰撞时,就是以这么专业又强大的阵容。没有哪个观众天生就是专业的,观众的品味和审美是需要培养的,艺术节的策略让道滘当地观众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艺术家张晓根据东莞本地的动物园、游乐场创作的《乐园》
艺术家张晓根据东莞本地的动物园、游乐场创作的《乐园》
相比于省会城市广州和经济特区深圳,拥有32个镇的东莞在城市化进程中则显得分散,如果要聚集成一股浓厚的艺术氛围,自然需要付出的更多。赵趄在采访中坦陈:“同在珠三角地区,东莞和广州、深圳不约而同都面临着相同的环境背景,大家都需要更多的产业、资本团结进来,完善市场和艺术生态。大家都还在任重道远的路上。”
梁铨 《冷泉之三》 122×92cm 茶、色、墨、宣纸拼贴 2013
梁铨 《冷泉之三》 122×92cm 茶、色、墨、宣纸拼贴 2013
当代艺术和水乡小镇能“一见钟情”吗?
张新军的《绿窟窿》,就像一截被虫蛀的树干
张新军的《绿窟窿》,就像一截被虫蛀的树干
王岱山《浮光之九》 直径180cm 布面油画 2012
王岱山《浮光之九》 直径180cm 布面油画 2012
新与旧,既熟悉又陌生
 
目前,东莞地区正在筹备三个艺术区的建设:当代油画馆、油画交易中心、艺术创客孵化基地。用镇委书记邓涛的话说:“如果说现代艺术是从无到有的创作,那么当代艺术就是从有到有的重新诠释。”在科技生产力高速发展的“世界工厂”,东莞却选择了旧粮仓作为展览场地,并征集旧水纸厂、市场作为艺术创作和展示的空间。这也正如同本次新艺术节的策略,在既有的基础上走出一条全新的路线。既传统又前卫,既熟悉又陌生。这个快速重构的城市里,与当代艺术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是否能迅速一拍即合、“一见钟情”呢?
第一届道滘新艺术节出行指南
第一届道滘新艺术节出行指南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 前瞻性与实用性。

《Hi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i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i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400-650-7600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传真:
010-51374129
订阅价格(含邮)
北京:20元/期
外埠:26元/期
港澳台地区:60元/期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全年套餐价300元/年,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