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写实派折戟沉沙还是卷土重来?

作者:吕晓晨 2017年8月30日 95 次阅读 专题话题
分享到:
曾风靡一时的乡土写实派,可追溯于前苏联的脉络,并且在中国的学院派绘画中占据主流,可以说中国人的艺术基因里受到乡土写实绘画潜移默化的影响。但近几年,此类绘画却逐渐显现出折戟沉沙的态势,几年前占据着成交额TOP榜单的写实艺术家,他们的名字已经愈发减少,与此同时当然对应着乡土写实类绘画在二级市场的表现。直到今年春拍,罗中立的《春蚕》以4945万元从天价成交,似乎又提示了某种可能。那么这类绘画究竟是卷土重来,还是面临退场呢?
个案分析,叱咤拍场并非一帆风顺
 
油画这一起源在西方的绘画材料传入中国大致分为三个阶段:上世纪刘海粟、徐悲鸿一代海归艺术家,将油画带入中国,油画在中国进入第一发展阶段;第二阶段为建国之后,由靳尚谊、詹建俊、罗工柳等为代表的艺术家,传承苏联油画的精髓,并将其带回中国继续发展;而中国油画的第三代人,是以艾轩、杨飞云等为代表的,几年前在二级市场上创下过高价、近几年则逐渐遇冷的一众名单。“第三代人的写实能力是最强的,但是很快就面临’85新潮之后当代艺术进入中国的冲击,很多人要做出放弃或坚持的选择;而且还面临着后面是否后继有人的问题……写实绘画发展过程中曾有一个很大的断档,大概发生在刘小东、李贵君他们之后,大概有十多年没有出来新人。”艺术家艾轩曾如此表示。
2005-2017罗中立成交额柱状图
2005-2017罗中立成交额柱状图
在2017中国嘉德春拍前夕,“时代质感——四川美术学院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揭幕,其中罗中立的《父亲》这一乡土美术的扛鼎之作也再次展出。作为乡土写实绘画不可忽视的艺术家,罗中立的《春蚕》今年亮相中国嘉德也是一大亮点。在过去12年的成交中,罗中立曾为乡土写实的二级市场贡献了不俗的成绩单,就连2009金融危机、艺术市场成交遭遇腰斩,罗中立的成交额也依然跨过了2000万人民币的关口。但是刚刚过去的2016年的个人成交总额,578万元这样一个惨淡的数据在图表中显得相当“辣眼”。除了价格的原因之外,无货可卖,似乎也成了一个尴尬的现实。
 
2017年的北京春拍中,中国嘉德现当代艺术夜场的罗中立创作于1982年的《春蚕》无疑是本季春拍最大的亮点之一。此前曾有两张罗中立分别创作于1980和1983年的《春蚕》已在市场露面,并在2013年佳士得香港秋拍、2014年北京保利春拍中,分别创下了4940万港元、4370万元的高价,其中佳士得拍出的《春蚕》花落龙美术馆,并成为馆藏作品。这次在中国嘉德上拍的《春蚕》,系同系列第三张,最终以4945万元成交,刷新艺术家的个人拍卖纪录。
2005-2017段建伟成交额柱状图
2005-2017段建伟成交额柱状图

另一位乡土艺术家段建伟,在二级市场上进入TOP100榜单则是近几年的事。从最近几年的拍场表现来看,虽然年度最高单价以两位数居多,但2013年-2016年段建伟作品的高单价突破百万大关,也体现了他的作品已逐渐受到二级市场认可。而一级市场和美术馆的参展表现来看,段建伟在近几年于北京的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中国油画院举办过个人展览,也具有相当的人气基础。2015年,段建伟的《麦客到来》在中国嘉德以437万元成交,强势刷新个人拍卖纪录。
2005-2017艾轩成交额柱状图
2005-2017艾轩成交额柱状图
在《Hi艺术》十年的拍场榜单盘点中,艺术家艾轩位列第10名,如果按照板块划分,他也是写实油画名次最高的一位。艾轩和何多苓共同创作的《第三代人》在2011年北京保利秋拍中以2875万元成交,为拍场二人作品的最高价;艾轩创作的《圣山》也在2010年北京保利秋拍中以2072万元成交,是艾轩最高单价的个人作品。但从最近五年的成交总额来看,艾轩作品的成交额也在二级市场上大幅度下滑。
2005-2017杨飞云成交额柱状图
2005-2017杨飞云成交额柱状图
作为崇尚欧洲经典油画的死硬派和行动者,杨飞云在2004年与艾轩、王沂东等人建立北京写实画派,后来陈逸飞加入并建议更名为“中国写实画派”;杨飞云还打造了中国写实油画的堡垒——中国油画院。在近12年的个人成交总额柱状图可以看出,2008年、2012年杨飞云的作品在二级市场达到了一个高峰,但在2012年后至今,其个人成交总额也“断崖式”下跌。
 
2005-2017年冷军成交额柱状图
2005-2017年冷军成交额柱状图
超写实绘画的代表人物冷军,2010年在北京保利秋拍中,其《肖像之像——小罗》以3136万元创下了冷军个人拍品最高价。2016年保利华谊(上海)首拍中,冷军的《世纪风景之三》再度上拍,以2817.5万元成交,系艺术家作品第二高价。虽然近几年成交同样不稳定,但冷军的作品在二级市场表现与艾轩、杨飞云等同期的写实艺术家不同,并且在2016年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2005-2017年王沂东成交额柱状图
2005-2017年王沂东成交额柱状图
乡土写实板块绘画中,王沂东以家乡沂蒙山的风土人情为题材创作了大量的油画。在2005-2016年的数据统计中,王沂东的年度成交额都在千万以上,甚至2009年后的成交额相比于金融危机前都有翻倍增长。但刚刚结束的2017年春拍中,王沂东仅有6件作品上拍于指标拍卖公司,成交额甚至不及近12年中成交总额最低的、其2005年成交额的“零头”。
 
乡土写实,想说爱你不容易
 
 
事实上,写实绘画在几年前的辉煌高点之后,近些年的冷清大家有目共睹。仅从《Hi艺术》近五年的“年度拍场TOP30成交艺术家”的榜单来看,2012年写实绘画有12位艺术家跻身TOP30榜单,几乎要占TOP30的一半,名单如下:杨飞云、罗中立、王沂东、艾轩、郭润文、何多苓、陈丹青、冷军、刘溢、陈衍宁、石冲、李贵君;2013年写实绘画艺术家上榜人数10人,分别为:王沂东、罗中立、艾轩、杨飞云、陈衍宁、郭润文、陈丹青、李贵君、刘溢、冷军;2014年写实绘画艺术家有8位在列榜单:罗中立、王沂东、艾轩、何多苓、冷军、刘溢、杨飞云、陈衍宁;2015年在列TOP30榜单的写实绘画艺术家只有6位:石冲、丁方、罗中立、艾轩、何多苓、庞茂琨;而在2016年的TOP30榜单上,写实绘画艺术家只剩下3位:冷军、艾轩、陈丹青。
 
写实绘画的价格和艺术家所付出的创作心血是成正比的,就连艺术家艾轩曾接受《Hi艺术》采访时也提到:“写实绘画太费劲了,因为写实画家的功力是走下坡路的,上年纪了,眼力、精力、动力都不行。像我今天还能画,就已经很不错了。”
 
《Hi艺术》海外专栏作家郑姝在提到乡土写实绘画时如此表示:“我们对写实一直感情复杂,因为有过苏联学院化的历史,所以总觉得抽象、概念更高级,而写实很古板很老土。但经过了各种概念和艺术工业化的刺激之后,人们忽然觉得写实起码是一笔笔实在画的,起码代表了几年扎实的绘画训练,愿意花钱买是可能的。”

罗中立 《春蚕》 216×140cm 布面油画 1982

以4945万元成交于2017中国嘉德春拍,系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拍品
罗中立 《春蚕》 216×140cm 布面油画 1982
以4945万元成交于2017中国嘉德春拍,系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拍品
《春蚕》个案,是否预示新气象?
 
除《春蚕》外,中国嘉德2017年春拍还带来了数量不小的写实油画,艺术家名单包括艾轩、陈逸飞、程丛林、何多苓、罗中立、胡建成、唐伟民、忻东旺等,并且此次成交表现平稳。那么《春蚕》是否是一个契机,让乡土写实绘画有梅开二度的可能呢?
拍后的采访中,中国嘉德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总经理李艳锋表示:“个案就是个案,不能代表整个板块,它只能说明好的作品就能创高价,对比来看罗中立另一件《黄手帕》才以200多万的底价成交。”此外李艳锋还提到“如今拍卖市场如今越来越细节化,甚至精确到某一个艺术家特定时期的作品价格应该是多少,这对拍卖公司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这也会慢慢淡化掉派别的概念,无论是写实,抽象,只会有‘好的艺术家的好作品’,最后市场只会有精品、普通作品、代表作的概念,这才是一个成熟的市场的表现。”
 
段建伟 《麦客到来》 180×150cm 布面油画 1994

以437万元成交于2015中国嘉德秋拍,系艺术家纪录拍品
段建伟 《麦客到来》 180×150cm 布面油画 1994
以437万元成交于2015中国嘉德秋拍,系艺术家纪录拍品
“淡化派别”这一概念在当代艺术策展人朱彤看来也是如此:“无论是写实、抽象表现还是观念绘画,图象和品类不能决定艺术价值高低,媒介不代表什么。但不能因为一件《春蚕》就断定整个写实画派的回归。如果说从学术的角度来讲,传统意义上那些写实画派写实的作品,我认为确实是要翻篇的。但是如果是用写实的绘画的内容来表现艺术主题的,永远不会有翻篇的那天,画的是什么,怎么画,这跟写实不写实没有关系。回到艺术本身,如果艺术作品本身对艺术史没有未来性和创造力的话,在未来是绝对没戏的。”
 
资深艺术品经纪人李苏桥曾表示:“市场在供应充足时是需求在决定繁荣,我一直以为以今天公众的审美标准,谁也不会那么快出局,市场显得疲软是价格太贵了,以前我说过,民族风甜腻美女肖像作品,价格少一个零,购买力马上活跃出来。但罗中立的《春蚕》高价成交是一个案,非要借此去推测什么板块表现的市场机会出现了是作白日梦,或者假装说梦话泄露天机骗人上当的。”
 
关于这件《春蚕》的出彩表现,郑姝指出:“罗中立有《父亲》当牌坊,算是最好捧的一个。但到底是什么人在买,什么目的在买,准备买多久,都是未知数。短期内复制成功是可能的,长期来说,这种违反交易规律的事长不了。”
乡土写实,何去何从?
 
 
关于“乡土写实”这一概念,李艳锋在采访中强调:“我觉得‘乡土写实’可能不合适,就称之为‘学院写实’吧。其实他们面临的问题跟当代是一样的,不管是写实、抽象也好,影像、装置也罢,现在在慢慢弱化这些所谓的流派和面貌,归根结底是技法和思想观念。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技术没新意,观念也陈旧,新作和二十年前是一样的,那市场一定不会买单的。”
 
“写实派里面质量参差,风格差异很大,根本不成体系。”这既是郑姝对目前写实绘画概念的看法,也是对其体系的质疑。同样,资深藏家刘太乃也对这一概念发表如下观点:“写实绘画只是绘画语言现象,不属于美术史架构。如果放在世界的当代艺术语境里中来讲,很难给乡土写实一个美术史的定位。美国上世纪有一段照相写实,曾经在纽约非常盛行,那时不画照相写实,根本没有办法进入市场,甚至当时抽象表现还没有人要。但是如今,你很难在西方的拍卖图录里找到照相写实了,这是经过三四十年时间论证产生的结果,参考别人的路。市场最后还要回到美术史的探讨,尤其在一次次美术馆的展览之后,目前国内还是比较缺少整体性的美术史的展览,所以钻石和沙子都存在。收藏家进入市场,当然要拣钻石来挑选了。艺术市场只是一个短暂的现象,艺术品回到价值讨论,价值形成美术史。”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 前瞻性与实用性。

《Hi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i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i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400-650-7600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传真:
010-51374129
订阅价格(含邮)
北京:20元/期
外埠:26元/期
港澳台地区:60元/期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全年套餐价300元/年,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