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水墨在西子湖畔迎来爆发前夜?

作者:张朝贝 2018年5月31日 319 次阅读 专题话题
10000平米的场地,58家艺术机构参展,本地艺术机构20家。5月24日,中国内地首个聚焦“水墨”的艺术西湖·国际水墨博览会在杭州启幕。然而,谈到当代水墨,我们不难想起它曾经历过的过山车般涨跌市场价格,而学术上的讨论至今亦不明晰,甚至鱼龙混杂。作为学术主持的王春辰表示,这是一个“必须要讨论”的问题。除此之外,如何保证博览会整体的面貌、怎样把传统水墨的消费力转移到当代水墨上来,也成为更多人关心的问题。随着近年来大型水墨展览的梳理与呈现,以及大陆首个水墨艺博会的举办,中国真的要迎来当代水墨重启的机会了吗?
当代水墨在西子湖畔迎来爆发前夜?
在杭州办一场当代水墨博览会
Hi:举办首届国际水墨博览会“水墨无极”的契机是什么?博览会的定位是怎样的?
王泊乔:杭州实际上有一个综合性的艺术博览会叫艺术西湖国际艺术博览会,已经办了20年,是中国最早的艺术博览会之一。这个博览会的创始人汪骥先生在几年前曾邀请我策划过几次学术性主题。去年在艺术西湖20周年之际,也是各种“艺术+城市名”的综合性艺术博览会不断涌现的情况下,我和另外一位策展人蒋非默向艺术西湖组委会建议在杭州举办当代水墨专业艺术博览会。我们认为当代水墨,发展到今天这个阶段,经过多年的积累,正处在一个爆发的前夜——无论是艺术实践上、市场上,还是公众认知上,艺术西湖国际水墨博览会的聚焦全球当代水墨艺术,定位更偏当代和实验性。
雷澄泉:李津老师曾说:“水墨是咱们家里的事。”水墨是中国文化中最重要的艺术表现形式。在中国当下的传统艺术市场里,水墨占很大比重。在当代艺术市场里,水墨同样至关重要。所以,中国一定要有一个水墨艺博会。杭州显然是中国历史文化最悠久的城市之一,自宋朝以前就有深厚的艺术底蕴。在杭州举办这个艺博会就像是让水墨艺术回到了它的故乡,正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墨斋画廊一向以水墨为重心,持续关注中国的水墨艺术发展,因此很荣幸能够参加本次以水墨为主题的博览会。主办方和组织者的卓越的能力和丰富的经验也让我们对这次艺博会的成功举办充满了信心和期待。我们相信艺术西湖有潜力成为中国大陆地区最好的水墨艺博会。
当代水墨在西子湖畔迎来爆发前夜?
Hi:本届水墨博览会包括哪些具体的板块?既然是“国际水墨博览会”,参展阵容会有哪些国际面孔?
王泊乔:整个博览会分为两大板块:主题展区和特邀展区,全部展览面积大约10000平米。主题展区包括艺术家和画廊两部分,我们邀请了一大批在国际水墨艺术领域具有突出学术与市场贡献的顶级艺术机构参展。例如美国墨斋Ink Studio,其创始人是美国华尔街金融家,致力于水墨艺术收藏20余年,墨斋自创立之初就把经营范围设定在水墨艺术范围内;还有日本东京画廊,已经有68年历史了,它是日本第一个现代美术画廊,审美水平极其超前,近年来他们也专注在现代水墨,命名为新朦胧派。此外,香港世界画廊、亦安画廊、太和艺术空间、艾米李画廊、EGG画廊、玉衡艺术中心等优秀的艺术机构也受邀参展。特邀展区则是以杭州本地画廊为主,也有来自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台北等各地当代水墨画廊。在参展艺术家的选取上,博览会坚持以学术性为标准,以对水墨艺术的贡献为考量,相比之下,市场性并不是主要的。
Hi:毕竟国内当代水墨画廊并不多,如何保证博览会的整体面貌和品质?
王泊乔: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包括墨斋在内很多参展画廊也问过我这个问题。事实上我们在寻找真正优秀的当代水墨艺术家和经营当代水墨画廊的确实遇到了困难,但也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不少年轻的艺术机构和画廊都在默默地推广和经营当代水墨,这次他们也受邀参加本次博览会。当然,这次博览会也有部分相对传统审美的老牌经营水墨的画廊,但我们反而认为这种情况并不是坏事,可能会让他们带来的习惯收藏传统水墨的收藏家们也有机会认识当代水墨。
当代水墨在西子湖畔迎来爆发前夜?
水墨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其背后彰显的时代脉搏
Hi:但是从市场上看,当代水墨曾经历过山车般涨跌。而在学术上,对于当代水墨的讨论至今仍不明晰,在这种情况下,国际水墨博览会的立足点是什么?从学术上想要梳理的线索和核心又是怎样的?
王泊乔:一个博览会把水墨看作一个独立而系统的专项,这就是本身对水墨的一种价值审视和成果认可。上世纪80年代,中国当代水墨就开始萌发。近年来,围绕着中国当代水墨的发展现状,国内外学术界展开了很多的研究和梳理。在众多学术成果梳理的基础上,当代水墨的发展已经日渐成熟,在当代的艺术繁荣之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其实我们没必要纠缠于水墨是什么这样类似的问题,水墨的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水墨的背后彰显的时代脉搏。历经100多年的炼狱和追问,水墨巧妙地延续着东方的逻辑,辩证地取舍着传统,艰难地建树着自我的领域。因此,我们通过专项博览会的形式来探讨水墨,不是来讨论水墨的问题,而是建立我们的文化态度与立场。水墨正以东方之名,名正言顺地在东方艺术史中找到自己的坐标,这也是我们发现中国水墨的过程,如长久以来不被人所知的姬子先生,近年来成为国际学界关注的水墨艺术家。
雷澄泉:当代水墨的市场很大,种类也很多。我们在市场中有一些特定的关注点,主要感兴趣的是那些能够通过有思想、有深度、有新意的方式将水墨艺术引领到未来的艺术家。同时,我们还关注那些能够驾驭国际平台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不仅能在故宫和大都会博物馆的中国绘画馆展出,而且能够跻身于泰特现代美术馆、纽约现代美术馆等国际知名当代艺术机构的展品之列。这些艺术家能够为全球艺术的发展带来深远的影响。因此,我们所参与的这个市场具有很强的特殊性,也正处于早期的发展中,所以状态相对稳定。我们自五年前创立以来合作过的艺术家,都在这个市场里呈现了稳定的攀升。他们通常已有相对稳定而合理的市场基础,并具有长久而稳健的上升潜力。
王春辰:因为水墨这个话题,扯起来的确会特别久远,而且如果不作出很明确的界定,什么都会绕在里边。我曾经耳闻“中国的水墨市场看山东,山东的市场看青州”的说法,是指传统水墨市场官本位而不是以艺术为本位的现象。即便是好的作品放在面前,他们都视而不见,麻木不仁。我觉得这次水墨博览会,其实想建构的就是对中国所认同水墨艺术和水墨文化,倡导一种艺术本位的理解、收藏,希望人们真正地在一个新的视野下去认识那些有创造性的当代水墨。
当代水墨在西子湖畔迎来爆发前夜?
Hi:国内目前已有很多综合性的当代艺博会,单一的水墨门类博览会香港也有,这样单一水墨门类的博览会优势和劣势在哪里?
雷澄泉:专注于水墨的艺博会给了水墨艺术一个更广阔的展示平台,让人们在对这种中国传统艺术形式的既有了解之外,看到水墨艺术中千姿百态的变化和与时俱进的可能性。这样的艺博会同时也会吸引更多研究水墨方向的学者、博物馆策展人,和对水墨感兴趣的藏家、艺术家和观众。随着时间的积累,我相信一个合理运营的水墨艺博会比综合性艺博会更有发展的潜力。其劣势在于,当代水墨的蓬勃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全球性的交流——它需要在中国传统艺术语境之外的国际舞台上同样持有紧密的关联性。一个以中国文化和水墨艺术为主导的艺博会也许无法吸引一个并不熟悉该领域的观众,有可能会阻碍这种艺术形式与其它领域的交流,而这种交流是中国文化得以被世界所了解的基本途径。
王泊乔:水墨无极的学术性和实验性更强一些吧,同时不局限于水墨这种媒材,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博览会,让大家将会对水墨艺术有一个新的认识——多元化的材质、多元化的创作手段、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基因的多元化的艺术思维理念等等,突破人们传统思维中“水”和“墨”的形态框架。这从参展的画廊和艺术家带来的装置、影像和新媒体艺术作品可以一窥端倪。事实上,如果来到博览会现场,你会发现,有些参展作品已经完全超越了大多数人对水墨艺术的认知,但是,每一个观众都不会否认,这些作品的精神内核是水墨。
王春辰:尽管这是第一届,但是选取了国内最顶级的或者说最专业、最严肃的水墨画廊,这一点保证了画廊和博览会的品质。它的定位十分明确,就是一个关于水墨的博览会,集中于有个性、有创造的当代水墨艺博会,说实话国内优质水墨画廊不是很多,但是它通过这样的筛选,打造一个专注于水墨的专业和学术品牌。国内还没做过这样的学术性水墨博览会,有创造性,也可能有很多的挑战和考虑不到的地方,但是从目前来看,它已经充分协调了各方资源,无论是潜在的藏家群体,还是学术的关注。
当代水墨在西子湖畔迎来爆发前夜?
Hi:无论是杭州还是香港,水墨博览会都设置了许多学术论坛,以学术引导市场,这是由水墨特有的市场状况所决定的吗?
王春辰:因为中国是一个水墨大国,从事水墨创造的人也多,必须要讨论,去探讨。
雷澄泉:任何艺博会都需要有一个独特的卖点,无论是参展画廊所携带的艺术作品、展位的外观,还是公共讲座和交流项目。香港的水墨艺博会很重视当地的艺术家,其作品的前卫性与传统性的分化因文化背景的差异与其他地区的艺术家相比略有不同。杭州本地人大多对传统的水墨文化已经有很丰富的认识和了解,对水墨艺博会感兴趣的人可能也会比香港多。因此,艺术西湖所吸引的观众必然会对教育性的学术论坛有特殊的兴趣,我相信主办方也会针对这样的观众群而营造更符合当地艺术气质的公共项目。
当代水墨在西子湖畔迎来爆发前夜?
将传统水墨的消费力转移到当代水墨
Hi:为什么会选择在杭州举办?整个长江三角洲地区对水墨的消费能力怎样?
王泊乔:杭州作为中国民营经济最为发达、民众生活最为富庶的省会城市之一,人文底蕴深厚,经济基础扎实,交通路网便利,社会和谐安宁,生态环境舒适,拥有得天独厚、山水如画的世界文化遗产——西湖,中国美术学院、西泠印社也坐落在杭州。随着G20杭州峰会等世界级会议、体育赛事、文化艺术活动的举办,杭州城市综合优势凸显,日益成为继北京、上海、香港等中国城市之后,又一个具有中国乃至世界影响力的艺术之都。长江三角洲地区自古就是中国水墨艺术消费重镇,中国书画拍卖市场最活跃的藏家客户大多集中在这里,这是本届水墨博览会得天独厚的优势。
王春辰:杭州是一个有文化底蕴的书画之乡,从历史上讲,尤其是在宋代之后,杭州具有江南的文人气息和绵延千年历史的气质。到近代,杭州的美术史教育比如浙江美院(现在的中国美术学院),积累了很强的中国传统绘画的习惯,画家群体非常多,具有一个对水墨认知和认同的基础。那么在这个城市做一个以展示创造性水墨为主的水墨博览会,可以把水墨这种传统与新的创作方式进行沟通和推广。
当代水墨在西子湖畔迎来爆发前夜?
Hi:杭州藏家对传统水墨的消费能力更强,但这种对于传统水墨的消费力,如何转移到当代水墨上来?
雷澄泉:杭州拥有强大的经济基础和消费实力,在艺术收藏方面也有悠久的历史。杭州整体的收藏喜好确实偏重于传统艺术,所以对于我们来说,面向一个新的受众群体的首要步骤就是作品的展示。将最好、最精的作品呈现在藏家面前,加以时间的积累,藏家一定能从中感受到作品的美和价值。同时,当人们了解到这些艺术家的作品被中国和世界顶尖的美术馆收藏和展览,甚至被写入全球艺术史的教科书,然而其售价却没有某些地域性的水墨艺术家那么高的时候,他们一定会看到这其中的差异,从而更多地关注当代水墨艺术中的精品。
王泊乔:人的审美理念会随着时代的变化在发生着悄然的变化,消费力的转移是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是在顺势而为,势能不断积聚之后会有一个突然性爆发的时机,而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就是以大陆首届水墨博览会为契机,去触动这个开关。
王春辰:我觉得应该能够转移,杭州也不是一个绝对固化、保守的城市,因为有相当多的创造性艺术,只不过人们对于这种创造性的水墨还不了解、不习惯,但是他们慢慢地就会有意识去接触和接受,接受的过程是需要时间的。
当代水墨在西子湖畔迎来爆发前夜?
当代水墨市场不需要重启
Hi:随着大型水墨展览的陆续呈现,以及水墨博览会的举办,这会是当代水墨市场重启的机会吗?
王春辰:也许这是一种重新开始吧,因为事物发展总是有些标志事件。当然,如果把握不好,可能就成不了一个标志。态度会决定一些事物的发展,就像水墨博览会,可能就会带动国内积极关注当代水墨。当代水墨的概念是宽泛的,简单地说,那些有创造性、有独特性、以艺术为本位的艺术家构成了所谓的当代水墨,而那些耍滑头的、游戏的,或者贴标签的都不在我们这个语境下。事实上,关于严肃的水墨创新与创作一直都有艺术家在孜孜以求、呕心沥血地创作,不是没有,而是我们缺乏学术的慧眼和良知,相反国际学术界却积极去发现中国那些不被关注的艺术家,展开了积极的研究,写出来先于国内的水墨艺术研究学术著作。对于中国的水墨艺术,艺术家要沉淀下来精进创作与专研,同样,学者要静心专务地观察、对话、考证当下的那些真水墨的创造者、践行者,不要再被官本位、名头、表象的市场红火给蒙住了眼睛和心智。
当代水墨在西子湖畔迎来爆发前夜?
王泊乔:近两年,像Jeffrey Deitc这样的国际当代艺术的策展人和收藏家们,以及洛杉矶艺术博物馆的馆长Michael Govan、巴塞尔迈阿密艺术博览会的总监诺Noah Horowitz等艺术巨头,都开始研究和收藏中国当代水墨了。水墨经过30年的研究发展,其学术价值已经得到国际市场肯定,水墨的内外在表现也日渐成熟,近年纽约佳士得、苏富比先后推出了李华弌、徐冰、杨诘苍、李津等当代水墨艺术家,这本身就是一种对当代水墨成果的肯定。
与此同时,国际一线画廊机构也参与到了水墨领域的经营之中,如有美国金融背景的墨斋画廊、68年历史的日本东京画廊、40多年的香港世界画廊和在北京798专营水墨十多年的太和艺术空间等等。这些艺术机构,都怀有重续东方文脉的责任和梦想,十年如一日的经营至今。尽管如此,但大部分水墨艺术家的并不为众人所知,有的艺术家在市场方面完全是一张白纸,我们理应给与他们更多的关注。
我们的另一位策展人蒋非默认为,目前国内水墨的很多优秀作品因缺乏关注而整体价位偏低,多在5万元至50万元之间,价格逾百万元的很少,随着文化复兴、文化自信、文化自立的必然趋势,未来的一段时间当代水墨会走向市场喷发的时期,对于真正的藏家来说,现在介入当代水墨是个非常好的时机。当代水墨的真伪鉴定因创作者的大多健在也变得相对简单,投资风险小、效益高。由于欧美国家和东南亚地区藏家的介入,当代水墨已具有一定的国外买家基础,当代水墨具有国际盘的优势。整体而言,当代水墨的市场未来的前进一片光明,这也是本次博览会积极的社会意义。
当代水墨在西子湖畔迎来爆发前夜?
雷澄泉:我并不认为当代水墨市场需要重启。如果我们都能遵循目前稳定的发展趋势,用谨慎而真实的态度对待我们的作品和藏家,市场一定会变得越来越成熟。这样的成长过程与其它任何艺术类型的发展道路是一样的。优秀的艺术家在这个过程中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欣赏,而不够优秀的艺术家则不免消失于市场的洪流。这所有的变化都是自然的,也是需要花时间的。我们期待看到这个领域在二十年或三十年后的成长,而不是三年或五年内的状态。如果更多的人持有类似的想法,我们的市场就会更健康地发展,我们的领域也会进步地更快。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三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2017年,《Hi艺术》与中信出版集团携手合作,转型为MOOK系列图书,成长为一个拥有杂志、网站、微信公众号的全媒体平台。

历经十一载磨砺,《Hi艺术》在2018年迎来它的第十二个年头之际,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