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亚洲”的高地 看“龙”的国际野心

作者:曹丝玉 2015年11月28日 1811 次阅读 专题话题
“想象突围现实——龙美术馆藏亚洲艺术作品展”展览现场
“想象突围现实——龙美术馆藏亚洲艺术作品展”展览现场
11月27日,“想象突围现实——龙美术馆藏亚洲艺术作品展”如期开幕。展览集中呈现了龙美术馆在十年之内收藏的百余件佳作。在“亚洲”的概念之下,是策展人长谷川佑子列出的庞大名单,这个名单打破了中国近现代美术史、当代艺术史,甚至是日本现当代艺术史的书写。这些艺术家的并置,为当下讨论火热的“亚洲”概念提供了最直接的参照。
“想象突围现实——龙美术馆藏亚洲艺术作品展”展览现场
“想象突围现实——龙美术馆藏亚洲艺术作品展”展览现场
在讨论“亚洲”之前,龙美术馆已经推出了由MoMA PS1馆长兼首席策展人克劳斯·比森巴赫(Klaus Biesenbach)和蛇形画廊总监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共同策划的实验现场艺术展览“15个房间”,在人们谈论龙美术馆的国际化路线已经初露端倪时,11月9日纽约佳士得“画家与缪斯晚间特拍”上,龙美术馆以约人民币10.84亿追得莫迪里阿尼的《侧卧的裸女》。一夜之间,“龙美术馆”想要在未来中国艺术发展中扮演的角色越发清晰,“龙”的野心与它的收藏一样,不再是“中国当代艺术”这样简单。龙美术馆创始人王薇馆长希望此次展览可以呈现出龙美术馆在亚洲现当代艺术方向上的收藏精品,并且能够从亚洲的视角出发,重新看待中国、日本和韩国艺术之间的关系,并且也是为2019年龙美术馆全球性收藏展的呈现埋下伏笔。
龙美术馆馆长王薇
龙美术馆馆长王薇
策展人长谷川佑子
策展人长谷川佑子
在本次展览中,长谷川佑子将一个庞大的艺术家名单,按照四条线索、四个主题、四个空间一一呈现。展览的第一部分讨论了“抽象表现主义”的绘画,展厅中大面积地使用镜子,让观众能在多维度的空间中,体会到作品背后思想的异同。“并置”是这次展览最重要的手法,镜子的使用让观众在观看中获得了时间感和距离感,这更有助于人们理解艺术家之间的关系,作品之间的关系,“亚洲”与世界这些交叉叠错的复杂关系。
龙美术馆一层主展厅,展览的第一部分将问题聚焦在“抽象”上,大面积使用的镜子让“并置”在观看中发挥出最大的效用
龙美术馆一层主展厅,展览的第一部分将问题聚焦在“抽象”上,大面积使用的镜子让“并置”在观看中发挥出最大的效用
龙美术馆一层主展厅,展览的第一部分将问题聚焦在“抽象”上
龙美术馆一层主展厅,展览的第一部分将问题聚焦在“抽象”上
草间弥生作品现场
草间弥生作品现场
第二部分展示了更加还原本质的、内省的、现象学手法的作品。其核心是被称为“物派”的艺术表现运动。日本在70 年代,产生了反对接纳当时社会变革与欧美影响的思潮,一些艺术家主张转向精神内省,追求与事物(matter)和知觉之间的关系。展出作品包括菅木志雄、李禹焕、榎仓康二以平面为主的作品,他们认为物体间的相对位置、关系会在空间中产生新的“情况”。禅庭等作品中可以看到由还原与关联性建构的更深层次的精神空间。这正反映出来自中国的禅在韩国、日本以更加洗练、还原本质的形态保留下来的文化史。
展览第二部分聚焦在“物派”,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与西方的碰撞和对话是有力的
展览第二部分聚焦在“物派”,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与西方的碰撞和对话是有力的
展览第二部分现场
展览第二部分现场
第三部分展示了从现代派绘画到当今的具象绘画。有受马蒂斯式色彩和形状影响的児岛善三郎、丁衍庸;也有通过超现实主义手法表现现代人的阴暗和真实内心纠葛的方力钧、石田徹也等人的作品。第四部分是波普艺术。其中包括中国的政治波普和以奈良美智为代表的日本卡通形象。
第三部分展示了从现代派绘画到当今的具象绘画
第三部分展示了从现代派绘画到当今的具象绘画
第四部分是波普艺术。其中包括中国的政治波普和以奈良美智为代表的日本卡通形象。
第四部分是波普艺术。其中包括中国的政治波普和以奈良美智为代表的日本卡通形象。
第四部分是波普艺术。其中包括中国的政治波普和以奈良美智为代表的日本卡通形象。
第四部分是波普艺术。其中包括中国的政治波普和以奈良美智为代表的日本卡通形象。

在展览之外,“亚洲”的概念已经在二级市场上被逐步确立起来,去“中国化”和“去日本化”是不是可以在现当代艺术发展至今的此刻,从学术和市场两个方面都确立出一套异于西方的价值体系,这依旧需要时间。但无疑,这个展览能够在今天的中国呈现出来,是艺术发展至今积累而成的结果,这对当代艺术发展至今的世界格局来说,应该极具长远意义。无论是梳理亚洲艺术的成果,还是积极纳入西方经典,“龙”所做的正是在接受西方秩序的同时,准备着迎来一个可以真正与西方平等对话的时代。

Hi艺术=Hi 长古川佑子=长古川
 
Hi:展览中的这些镜子的使用,背后的想法是什么?
长谷川:这些亚洲的艺术里有时间性,时间积累下来的就是时间性。所以你看画的时候,包括人的身体如何参与到画面中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些镜子可以让你参与到这些画的时间中去,你会变成作品里的一个关卡,能看到自己在这些绘画中移动,让这个空间和这些画面更加生动。镜子可以让不同的作品在特定的空间中并置在一起,当你在这面墙上日本艺术家的作品时,镜子里也会反射出另一个中国艺术家的作品,他们两者就会在这个空间中产生对话。
白发一雄《海炎》 布面油彩 1999  图片来源:龙美术馆
白发一雄《海炎》 布面油彩 1999  图片来源:龙美术馆
Hi:这次的展览试图从四个部分呈现出怎样的面貌?
长谷川:第一个空间里都是我很欣赏和认可的画家,这些作品中的艺术性、时间性和哲学性与日本的绘画相得益彰,它们相互配合得非常好,所以我把这些作品选在了第一个房间里面。其中还是把问题集中在基于东方文化的抽象画,在控制可不可控制中间,水墨与油画中间,有了一种更新的宇宙性的东西,我想让大家看到这个东西。
朱德群 《稳重》130×195cm 布面油彩  1997 图片来源:龙美术馆
朱德群 《稳重》130×195cm 布面油彩  1997 图片来源:龙美术馆
Hi:第二个部分,关于日本的“物派”和“具体派”,它们在亚洲当代艺术中,有怎样的特殊性和价值?
长谷川:关于“禅”,是通过中国、韩国再传到日本这边的,这些艺术家还原出“禅”,和一些本真的东西。西方的绘画就是让画更细致、更具体,但是中国和日本的绘画,就是不留文字,用不说去说出来更多的东西,这是非常不同的一点。
 李禹焕 《对话》 布面油彩 图片来源:龙美术馆
 李禹焕 《对话》 布面油彩 图片来源:龙美术馆
Hi:所以你如何看待当代艺术中的“亚洲”概念?
长谷川:大家在学习艺术的过程中,会看到很多欧美的艺术家和作品,但怎样才能在亚洲艺术家的作品中看到文化自身的独特性和原创性?尤其是展览中那些抽象的或具象背后的理念,我希望大家能够产生这样的疑问和想法,这非常重要。
 
Hi:在当代艺术发生的进程中,中国和日本的艺术家分别从两条线获得了西方当代艺术体系的认可,今天把他们合在一起讨论的基础和意义是什么?
长谷川:虽然这些作品中都有西方传统艺术的价值在其中,但它们依然有自己的特点。比如赵无极的绘画,他学习了西方的绘画方式,但他用油画的方式表现了水墨画的形式,他就是将西方传统艺术中吸收的营养转换成新生的东西。像白发一雄的绘画,他是直接用颜料做出的一种行为绘画,他是和尚,他会用脚去画画。西方绘画讲究结构的重要性,所有的因素都要按部就班,但是亚洲的这些画家,他们既委身于偶然,又不拘泥于偶然,会控制这种结构性,也会放任这种结构性,他们都有自身独特的地方在里面。
白南准《马素·麦克鲁汉》 综合媒材 图片来源:龙美术馆
白南准《马素·麦克鲁汉》 综合媒材 图片来源:龙美术馆
Hi:今天我们如何狂热地谈论亚洲的概念,是因为世界当代艺术的格局发生了变化吗?
长谷川:现在与之前当代艺术格局的不一样在于,“当代”是在发展的,现在就是这些艺术家一点点积累出来的结果,只有不断地积累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包括用身体去做艺术,还有哲学性的内容,甚至不再去画具体的人,而是画一些你看不见的、抽象的东西。基于这些艺术家的实践,就会有不同的观点呈现出来,哪些是西方没有的,只有亚洲才有的,是这些东西受到世界瞩目。
 
Hi:作为一个国际策展人,你觉得西方当代艺术界是否真的理解很多作品背后东方文化的内涵和深意?    
长谷川:这些艺术作品中的艺术性和原创性都很强,但是如果不了解自身的文化背景和差异的话,还是不太明白艺术家在传达什么。作为策展人来说,我的工作就是要把这些文化,通过文字或者通过一些的说明让大家理解它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田中敦子 1975年作品 布面乙烯基类涂料 1975年 图片来源:龙美术馆
田中敦子 1975年作品 布面乙烯基类涂料 1975年 图片来源:龙美术馆
Hi:这些艺术家,或者说这些“概念”下的艺术家和作品正在获得更广泛的关注,尤其是市场。
长谷川:换一种方式来说,我们远比西方的艺术洗练的多,简洁的多,所以要他们来理解我们的文化和想法需要很多实践,所以他们才是更加需要学习的一方。中国和日本都有很悠久的历史,很多方面,我们要远远地进步于他们。
 
Hi:你现在的工作会提示出一种未来方向性的东西吗?
长谷川:世界上的恐怖和纷争很多,西方其实很利己主义、资本主义的。我觉得这也是我们现在做这些事情的原因之一,亚洲的文化中有佛教也有道教,但不打架。像伊斯兰教就会打,亚洲文化的特质是并存,各种文化交融之后共同存在,我也想亚洲在今后能给世界更好的影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三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2017年,《Hi艺术》与中信出版集团携手合作,转型为MOOK系列图书,成长为一个拥有杂志、网站、微信公众号的全媒体平台。

历经十一载磨砺,《Hi艺术》在2018年迎来它的第十二个年头之际,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