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鹏 为什么中国不能有一个以 “八大山人”命名的奖项?

作者:胡婷婷图片提供:Assemble、红砖美术馆 2016年7月25日 2502 次阅读 专题话题
黄小鹏:艺术家、“黄边站”创办人
黄小鹏:艺术家、“黄边站”创办人
在今天,之所以有很多人愿意拿争议声不断地“透纳奖”来举例,这同时证明了其存在的价值。正是因为“透纳奖”令当代艺术走出了象牙塔,不再囿于少数前卫艺术家狭窄的小圈子里自生自灭,从而获得了公众与媒体的巨大关注,甚至变成某种意义上的娱乐话题。这也许就是黄小鹏所理解的,“艺术最重要的是推动社会的改变,每个时代所呈现的方式也不一样,一个艺术家的潜力在于他/她的工作系统开放性有多大,而不在于她/他是否偶像化。”
Hi艺术=Hi  黄小鹏=黄
 

重要的是能够挑战现有体制

 

Hi:在今天,当大家听到艺术家获得“透纳奖”、“杜尚奖”、纽约古根海姆的“HUGO BOSS艺术大奖”及纽约新美术馆三年展的肯定之时,依然会给予充分的肯定,它们甚至成为艺术家得到外界肯定的最高象征。在你看来,这些国际知名的艺术奖项成功之处在哪里?或者说,你认为它们成功吗?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黄:我的理解是,这几个大奖的信誉应该是来自于其相对的独立性、开放性和前瞻性。一个好的当代艺术奖项,最重要的是能够挑战现有体制(不管是资本主义还是共产主义,官方体系还是民间体系),体现艺术最本质的自由和革新精神,而不只是使得奖者获得商业上的进一步成功。当然这只是一种理想,因为现在连DOCUMENTA(卡塞尔文献展)这样的顶级国际大展,背后都是大画廊的资金支持。人类社会总是需要以某种激励机制作为动力,来推动事物的发展,但是往什么方向推动?在今天这个经济主导一切的世界,新自由主义不但冲破了国家的边界,也攻陷了艺术的阵地,一统天下。艺术界有两种选择——与其同流合污,或通过谈判和策略性的方式予以抵抗。
Hi:在你个人看来,你比较推崇国际上哪个艺术大奖?为什么? 
黄:每次评奖都会引发社会上的广泛争议的“透纳奖”。可以说,历界的获奖作品都在某种程度上通过对媒材和观念的探索,不断打破公共禁忌,挑动大众的神经,通过争论而促成一个更宽容和相互理解的社会,这也是“透纳奖”的价值所在,其意义远胜于评奖的成功。“透纳奖”其实也跟“诺贝尔奖”一样有很强的政治性,是政治的热点和晴雨表,当然不是有些人所指的那种“反XXX阴谋”。虽有人嘲讽它是“政治正确比诚信更重要”的作秀,但如性别、种族和社区等等问题都在评选过程中得到充分的体现和讨论,就是通过这个奖体现其争取人类平等权利的价值观。去年的Assemble小组,以“展示了在后工业化时代中,艺术实践在引导和应对当下迫切的社会议题中所能发挥的重要性”为由得奖,是对艺术界这些年来发起的社会参与项目的肯定,也显示了“透纳奖”与大众的生活和关心的议题有一种直接实在的联系。
2015年“透纳奖”花落Assemble小组
2015年“透纳奖”花落Assemble小组

艺术界能否走在时代的前面?

 
Hi:作为当下文化生产的艺术奖项,它应该具备哪些要素才能保证其应有的公信力?
黄:我对国内各项艺术奖的运作程序不大清楚,我能说的就是,在一个其政治领域不具备公信力的社会,恰好给艺术这一领域留下了重建社会公信力的空间和可能性,但如果运作模式与黑箱操作和利益交易的现存体制没什么区别,那就失去了当代艺术奖项本身存在的意义。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保持项目运作的公开性和独立性,首先资助者要有洪量,让这些奖项自主运作,当这些奖具备了一定的公信力,资助者也是最终得益者。另一方面,大多数身在江湖的评委要做到真正的客观中立,并不容易,但必须回避与画廊的直接利益关系,更多地考虑艺术标准本身的问题。虽然得奖者作品的价位同时在提高,这在国外也不例外,属于正常情况,但必须警惕奖项堕入商业炒作的途径。
Hi:相较于国际艺术奖项,国内的艺术奖项有哪些需要学习的地方?国内是否需要那么多的艺术大奖?
黄:国内还有很多艺术大奖吗?我真的不知道,我知道的就是“CCAA中国当代艺术奖”和“AAC艺术中国奖项”,一开始还分不大清楚两者的区别,历届获奖者也认识几个,都是名副其实的好艺术家。但我想大奖有两个就够了,不要像做生意那样一哄而起,多了就没有价值,也失去意义。可以多设一些中小型的奖,或者,像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NCAF),做一些实在的扶持项目,给年轻人一个脚踏实地往上走的机会。最重要的是评选机制的逐步完善和透明度的增加。这些都是与一个国家的民主概念和实践有关,艺术界能否在这一方面走在时代前面?当然,有时良好的愿望和实际操作往往是两回事,提倡民主的人在实际操作中很可能是个独裁者,特别是在中国目前的现实情况下,最后可能成为噩梦。像一些美术馆做的公众投票活动,参展者自己用商业品牌拉名次的方式做了大量的贿赂拉票,这既是对民主的亵渎嘲弄,也只能使社会公信力进一步崩溃。但有困难,并不等于就必须放弃,可以一步步来,而不是简单地说,民主制度就是不合国情,还是极权制度好,因为更有效益。问题就出在对“效益”的盲目追求上,可以说,这在本质上恰恰是反艺术的。
2013年劳拉·普罗沃斯特夺得“透纳奖”作品《喝杯茶吗?》 14分23秒 高清影像 2013
2013年劳拉·普罗沃斯特夺得“透纳奖”作品《喝杯茶吗?》 14分23秒 高清影像 2013
没有关于艺术的讨论,也就无所谓艺术
 
Hi:今天国内的艺术奖项设置,大多来源于西方的经验。中国当代艺术的生产方式、机制与规则是否应该具有自己的特色呢?
黄:西方的经验和系统,无论是资本主义或与其对立的共产主义,一百多年来一直是我们的参照对象。艺术的生产方式、机制与规则只是整个现代化进程的一部分,不可能脱离整体而存在。我曾跟一个“非西方国家”的策展人聊过,他觉得中国艺术界其实很不自信,非常在乎别人对中国艺术的评价,而在很多所谓的“国际研讨会”上的中国评论家和艺术家,却往往对别人的发言不感兴趣而只顾自说自话,在此基础上,很难建立起真正平等的对话。确实,随着国力的崛起,很多人潜意识会把艺术的发展与国家振兴直接挂钩,而逐渐丧失其批判精神。问题是艺术是一个属于精神领域的东西,也不以经济实力为标准。你可以请很多人来,但来的目的是沟通和讨论,而不是像刚发了大财买了一套豪宅,让别人看看你有多牛。另外,与其用“中国”这些宏大叙事的国家主义思考模式命名国内的当代艺术奖,为什么不能有以,例如,“八大山人”命名的奖项?我们不要自己把八大山人局限于国画的范畴,而应该把他看成是我们精神上的同路人。为什么“透纳奖”以一个印象派先驱来命名一个当代艺术奖,主要还是在于精神上的传承,我觉得这才是对传统的真正尊重。
Hi:今天也有不少的奖项被认为是一场为年轻艺术家打造的“选秀”运动,为未来提供新的艺术资源。从而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以新媒体、观念艺术为切入点的作品受到青睐,这是时代的选择亦或是艺术奖项的局限性呢?
黄:对新媒体、观念艺术为切入点的作品的青睐,与年轻艺术家的生活方式直接相关,而艺术娱乐化的趋向,也是获得公众和媒体关注的主要原因,是一个全球化的普遍现象。极端的情况,像“透纳奖”,甚至赌博公司也开出获奖预测名单,这是一种很有趣的(也很英国化的)大众参与方式,而“透纳奖”的部分资金也确实来自英国的国家彩票(The National Lottery)。 能够成为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话题,引发大众对“艺术还是垃圾”的争论,而不再囿于少数前卫艺术家狭窄的小圈子,这是好事。当然这里还有一个艺术面对的究竟是大众还是小众的争论,我认为两者都重要,既需要有艺术家与批评家的深入对话,也需要有外围大众的参与讨论。正如“透纳奖”评委比奇-库莱格所言:没有关于艺术的讨论,也就无所谓艺术。说到底,艺术最重要的是推动社会的改变,每个时代所呈现的方式也不一样,一个艺术家的潜力在于他/她的工作系统开放性有多大,而不在于她/他是否偶像化。
Hi:不可避免,艺术奖项的发展也同样需要商业机构的支持。但是就目前来看,国内对于当代艺术扶持的机构还远远不够。在你看来,这是艺术奖项做的还不到位亦或是时机还未到?
黄:国外的商业机构对艺术的支持有比较长的历史,也有相应的人文环境。国内的商业机构支持时间不长,所以我认为什么时候都不会太早。商业机构的支持,开始曾经是抗衡政治控制的力量,但现在也在慢慢变质。最重要的和最困难的,是能够改变资助者的施舍和行善心理,或者“艺术投资” 甚至“艺术无用”的世俗观念,尽力让她/他们意识到今天艺术的功能与社会的关系和商业一样,艺术也是一股推动社会变革的力量,同时也是一个时代的精神印记。
“透纳奖”获奖者劳拉·普罗沃斯特于红砖美术馆举办个展“尽其所有”现场
“透纳奖”获奖者劳拉·普罗沃斯特于红砖美术馆举办个展“尽其所有”现场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三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2017年,《Hi艺术》与中信出版集团携手合作,转型为MOOK系列图书,成长为一个拥有杂志、网站、微信公众号的全媒体平台。

历经十一载磨砺,《Hi艺术》在2018年迎来它的第十二个年头之际,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