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扬 一级市场建立的共识,需要经历二级市场的公开验证

作者:吕晓晨 2016年12月20日 1162 次阅读 专题话题
分享到:
谢扬  北京匡时现当代艺术部经理
谢扬  北京匡时现当代艺术部经理
今年是北京匡时十周年,这一年,匡时做了很多突破自我的努力,也取得了很多重要的成果。在市场形势并不明朗的当下,果断进驻香港市场,拿下2.06亿港元成交额;在北京秋拍中,推出以张晓刚《血缘:大家庭二号》领衔的“从十倒数:张颂仁先生重要私人收藏”;与此同时,还在进行着公司上市等重要进程……
那么作为二级市场重要的参与者,北京匡时现当代艺术部经理谢扬又是如何看待接下来的市场形势呢?
Hi艺术=Hi   谢扬=谢
 
 
只要重要作品出现,这个时代就绝不会结束
 
 
Hi:香港市场对国内藏家吸引力断崖式下跌,香港市场正在遭遇中国收藏家“滑铁卢”?
谢:香港市场目前从体量以及交易内容物的丰富程度上看依旧占据着难以动摇的位置,但我们如果讨论的是赴港买中国当代艺术,不得不说近年的香港市场在中国当代部分的供给量和质量上与昔日相比相去甚远。“上帝说要有光,市场说要有货! ” 没有供给,何来消费?就像胡湖之前在文章里说过的零和博弈,在有限的市场供给资源中,大陆拍场占了绝对优势时,必然意味着香港拍场供给量缺乏。今年中国当代内地热,香港冷的状况就是最好的说明。
Hi:F4及中国早期当代艺术市场行情回到10年前,这批艺术家是否面临市场重新定价和艺术史地位的重新定位吗?中国早期当代艺术在二级市场的收藏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谢:准确说是艺术家不同时期的作品面临市场的重新定价,艺术史定位不是市场在当下用价格想推翻就推翻,想确立就确立的。在我们二级市场看来,还有一大批从20世纪以来的重要艺术家艺术史地位已毋庸置疑,而定价却显然与地位不符的情况。收藏他们的时代结束了吗?并不然,只要重要作品出现,这个时代就绝不会结束。
 

张晓刚 《血缘:大家庭二号》 150×190cm 布面油画 1995

以3818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张晓刚 《血缘:大家庭二号》 150×190cm 布面油画 1995
以3818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王广义《黑格子毛泽东》 80×60.5cm 布面油画 1990

以483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花落余德耀美术馆
王广义《黑格子毛泽东》 80×60.5cm 布面油画 1990
以483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花落余德耀美术馆

方力钧 《2008.3.30》 303×177cm 布面油画 2008

以333.25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方力钧 《2008.3.30》 303×177cm 布面油画 2008
以333.25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岳敏君《处理-6》 200×210cm 布面油画 2002

以109.25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岳敏君《处理-6》 200×210cm 布面油画 2002
以109.25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Hi:这部分艺术家合理的价格又该在怎样的位置?就今年的市场行情来看,是否有调整到位?
谢:存在即合理,出价只要存在上一口就都合理。
 
 
一骑绝尘的不是某种艺术,而是投机的市场大众
 
 
Hi:乡土和写实绘画在二级市场彻底出局了吗?
谢:什么样的绘画类型不是出局的原因,不适合的价格和差强人意的作品才是。
 
Hi:“70、80后”新一代艺术家在二级市场上位了吗?
谢:在如此缺乏标的物的二级市场,70、80后艺术家早就上位了。其实也不用上纲上线的归类为拔苗助长,市场有需求,自然有供给。

谢南星《在发电厂工作的一家》 120×120cm 布面油画  1995

以89.7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谢南星《在发电厂工作的一家》 120×120cm 布面油画  1995
以89.7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仇晓飞《塔楼》 200×200cm 布面油画  2010

以86.25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仇晓飞《塔楼》 200×200cm 布面油画  2010
以86.25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宋琨《巨人理想》 180×140cm 布面油画  2003

以36.8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Hi:日韩艺术在中国会成气候吗?在亚洲市场是否已经一骑绝尘,大势已去?

谢:日韩艺术在中国成气候还是有难度,但会有相对稳定的购买力。日韩艺术家分为两个方向,一是本身已经超越国籍意义在世界范围内都具有影响力的艺术家比如草间弥生、奈良美智、村上隆、河原温、白南准等这样的国际艺术家,他们的收藏家群体在亚洲乃至世界都是非常稳固而广泛的;二是在特殊时代背景下对中国艺术家产生过互动关系影响或是对于整个亚洲区域文化圈的历史进程有着显著影响的艺术家,比如“物派”的产生和日本60-70年代的学生运动之间关系,进而可作为比较研究中国80-90年代特殊社会形态下产生的艺术现象。这是对于有大版图计划的收藏家或机构也是充满诱惑力的。所以归根到底一骑绝尘的不是日韩艺术,只是投机日韩艺术的市场大众。

 

Hi:抽象艺术还会热吗,什么样的抽象会继续热下去?

谢:这个命题有点类似“新绘画还会继续火热吗?”“装置收藏或成市场新宠吗?”“影像艺术收藏的春天来了吗?“你如此提问我还能举很多例子,提问倒是没问题,只是答案基本万变不离其宗,只要这个板块一直有好的艺术家和作品不断出现,它的温度便会持续下去。

 
 
宋琨《巨人理想》 180×140cm 布面油画  2003
以36.8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Hi:日韩艺术在中国会成气候吗?在亚洲市场是否已经一骑绝尘,大势已去?
谢:日韩艺术在中国成气候还是有难度,但会有相对稳定的购买力。日韩艺术家分为两个方向,一是本身已经超越国籍意义在世界范围内都具有影响力的艺术家比如草间弥生、奈良美智、村上隆、河原温、白南准等这样的国际艺术家,他们的收藏家群体在亚洲乃至世界都是非常稳固而广泛的;二是在特殊时代背景下对中国艺术家产生过互动关系影响或是对于整个亚洲区域文化圈的历史进程有着显著影响的艺术家,比如“物派”的产生和日本60-70年代的学生运动之间关系,进而可作为比较研究中国80-90年代特殊社会形态下产生的艺术现象。这是对于有大版图计划的收藏家或机构也是充满诱惑力的。所以归根到底一骑绝尘的不是日韩艺术,只是投机日韩艺术的市场大众。
 
Hi:抽象艺术还会热吗,什么样的抽象会继续热下去?
谢:这个命题有点类似“新绘画还会继续火热吗?”“装置收藏或成市场新宠吗?”“影像艺术收藏的春天来了吗?“你如此提问我还能举很多例子,提问倒是没问题,只是答案基本万变不离其宗,只要这个板块一直有好的艺术家和作品不断出现,它的温度便会持续下去。
 
刘韡 《频率NO.1》 80×50cm 综合材料  2011

以55.2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Hi:哪些艺术家在今年的艺术市场中突围成为黑马?

谢:黑马年年有,“鲜肉”、“腊肉”、“回锅肉”,每年总有几个令人意料之外的成交让人津津乐道。鲜肉们的成绩到是不那么令人惊奇了,毕竟上升道路上处处是惊喜,要说今年的黑马,我想提名是岳敏君早期作品在伦敦和香港的成交现象和以此现象为先导,引发的国内二级市场中“F4”重要作品的活跃成交。
刘韡 《频率NO.1》 80×50cm 综合材料  2011
以55.2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Hi:哪些艺术家在今年的艺术市场中突围成为黑马?
谢:黑马年年有,“鲜肉”、“腊肉”、“回锅肉”,每年总有几个令人意料之外的成交让人津津乐道。鲜肉们的成绩到是不那么令人惊奇了,毕竟上升道路上处处是惊喜,要说今年的黑马,我想提名是岳敏君早期作品在伦敦和香港的成交现象和以此现象为先导,引发的国内二级市场中“F4”重要作品的活跃成交。

刘炜 《泳客》 150×200cm 布面油画 1994

以1437.5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花落余德耀美术馆
刘炜 《泳客》 150×200cm 布面油画 1994
以1437.5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花落余德耀美术馆

周春芽 《桃花》 320×220cm 布面油画 2006

以805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Hi:谁会是中国艺术市场上当代艺术版块的“磐石”,是中国艺术,还是亚洲艺术,或者西方艺术?

谢:这点我赞同李苏桥先生的看法,没有绝对的哪一类型或是哪一地域的作品会成为“磐石”,只有最好的艺术家或是最有价值的作品才是“磐石”,还有不断扩大的坚实购买力和真正的收藏家群体才是构成这个市场大而不倒的根本。
周春芽 《桃花》 320×220cm 布面油画 2006
以805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Hi:谁会是中国艺术市场上当代艺术版块的“磐石”,是中国艺术,还是亚洲艺术,或者西方艺术?
谢:这点我赞同李苏桥先生的看法,没有绝对的哪一类型或是哪一地域的作品会成为“磐石”,只有最好的艺术家或是最有价值的作品才是“磐石”,还有不断扩大的坚实购买力和真正的收藏家群体才是构成这个市场大而不倒的根本。
吴大羽 《韵谱-57》 53×38.6cm 布面油画  1980

以1023.5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市场从来不会走向单一结局

 

 

Hi: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是否面临转向,在你看来将转向哪里?

谢:《西部世界》里借用了莎翁《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一段台词,“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 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结束。” 如果这个问题向市场从业者提问,我想回答不应该是将这种欢愉推至残暴极致后的空荡。市场从来不会走向单一结局,所以探讨操作层面,相对于暴风骤雨般的曾经,和风细雨的扎根润物才是市场当下最需要做的转向。
吴大羽 《韵谱-57》 53×38.6cm 布面油画  1980
以1023.5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市场从来不会走向单一结局
 
 
Hi: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是否面临转向,在你看来将转向哪里?
谢:《西部世界》里借用了莎翁《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一段台词,“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 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结束。” 如果这个问题向市场从业者提问,我想回答不应该是将这种欢愉推至残暴极致后的空荡。市场从来不会走向单一结局,所以探讨操作层面,相对于暴风骤雨般的曾经,和风细雨的扎根润物才是市场当下最需要做的转向。

欧阳春 《圣诞卡》 210×210cm 布面油画  2004

以41.4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欧阳春 《圣诞卡》 210×210cm 布面油画  2004
以41.4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孙逊 《21克》 140×100cm 布面油画  2006以36.8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Hi:在二级市场没落,艺博会和画廊组成的一级市场将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主力?这是否也意味着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进一步成熟?谢:没落这个词儿有点过于悲观了,二级市场是整个艺术市场的“验证”阶段,所有在一级市场建立的市场共识,都最终需要二级市场的公开验证才算完成一个循环。有些作品循环链快,一两季便闭环了。有些循环链嵌套很多层,需要反复验证。而现在新产品还在循环链的初期“设问”和“论据巩固”阶段进行着,老产品在循环链的“验证”阶段也在不停地或被抛弃或被再次共同认知。所以目前的状况应该说是市场出现成熟分工的先兆,从长远看必然是件幸事。
孙逊 《21克》 140×100cm 布面油画  2006
以36.8万元成交于北京匡时2016秋拍


Hi:在二级市场没落,艺博会和画廊组成的一级市场将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主力?这是否也意味着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进一步成熟?
谢:没落这个词儿有点过于悲观了,二级市场是整个艺术市场的“验证”阶段,所有在一级市场建立的市场共识,都最终需要二级市场的公开验证才算完成一个循环。有些作品循环链快,一两季便闭环了。有些循环链嵌套很多层,需要反复验证。而现在新产品还在循环链的初期“设问”和“论据巩固”阶段进行着,老产品在循环链的“验证”阶段也在不停地或被抛弃或被再次共同认知。所以目前的状况应该说是市场出现成熟分工的先兆,从长远看必然是件幸事。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 前瞻性与实用性。

《Hi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i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i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400-650-7600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传真:
010-51374129
订阅价格(含邮)
北京:20元/期
外埠:26元/期
港澳台地区:60元/期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全年套餐价300元/年,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