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音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是你该知道我曾为你动情

作者:滕昆摄影:董林 2018年1月22日 3430 次阅读 专题人物
艺术家 十音
艺术家 十音
 
有时候,十音会用“占卜师”概括自己的身份。
那是她神秘的面纱,也为她的作品埋下神秘的伏笔。那些在历史长河中闪烁智慧之光的人,以她的方式再现——她概括曾经概括过人类智慧的人,她追逐那样的光。
 
十音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是你该知道我曾为你动情
十音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是你该知道我曾为你动情
十音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是你该知道我曾为你动情
Hi艺术中心,十音个展“灵归”现场 (摄影:董林)
Hi艺术中心,十音个展“灵归”现场 (摄影:董林)
01
你我终将行踪不明
 
 
几十位文化名流的肖像,以十音的方式一字排开,看起来很“特别”。
他们是印象中或者检索中的样子,他们又以立体派或者哥特式的风格变形。在方寸之间,以“灵归”之名,有“占卜师”身份的十音建立着属于自己的“系统”——她从他们身上汲取艺术的灵感与生活的勇气,她用自己的方式纪念并表达他们以及他们的灵魂,她是采集者,又是歌颂者。
十音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是你该知道我曾为你动情
十音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是你该知道我曾为你动情
十音在北京与成都的三个工作室,分别在后沙峪、成都城区和青城山
十音在北京与成都的三个工作室,分别在后沙峪、成都城区和青城山
以持续的阅读,十音在日常的吟诵间反复咀嚼文本中延伸出来的、以诗的韵律泄露的灵魂。那些暗处闪烁的智慧之光,向喧闹远去,在寂静重生,在被抽离和要回归之间,经历着涌动后的宁静,成为人类共同记忆中的伟大文化,熠熠生辉的智慧之光。
这些属于诗人或者诗歌的肖像,落到十音笔下,以绘画的方式再现,凝固为某个时刻。有形的肖像与无形的灵魂在此重叠,今天与过去也在此重叠,诗人吟出名垂千古的精彩瞬间,变化成十音或者我们被某句莫名的句子击中心脏的刹那,这肖像落在时空中,是十音口中诗人唱着的“歌”,是“灵魂的舞步”,是有疗效的“愿景和符咒”,是一种呼唤,一种吼叫,一种姿态,是来自神秘又揭示神秘的情感,是落在墙上又脱离墙面的情绪,是聚集,是释放,是勾连历史的笔划,是沉浮浪尖的浪花,是诗人,更是诗歌。
十音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是你该知道我曾为你动情
十音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是你该知道我曾为你动情
没有水晶球与黑猫,生活中的十音热爱阅读,钻研占卜,养蜥蜴、角蛙与甲虫
没有水晶球与黑猫,生活中的十音热爱阅读,钻研占卜,养蜥蜴、角蛙与甲虫
徜徉在十音制造的诗人与诗歌的迷墙间,观众终将路过人间相通的情愫,找到真正的入口,以欣赏人间驻留的光明,在寻找曾经带给自己温暖的诗句、鼓励自己战胜黑暗的警言的路途中,不再惧怕“你我终将行踪不明”的伤感,而是让我们变得勇敢,学习纪念我们对这个世界宏大或微小的动情。
十音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是你该知道我曾为你动情
旅途中的十音
旅途中的十音
Hi艺术=Hi 十音=十
02
占卜师与艺术家
 
 
Hi:为什么要说自己是“占卜师”?
十: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身份和价值,当别人问我职业的时候也许我会说自己是画画的,这也是多数人都能直接看到的。但是除了画画我可能还做着其他一些更奇妙的事情是大家不了解的,比如我喜欢研究占卜学、药草、神奇生物、地外文明、符号和图腾,会买大量书籍学习。虽然占卜学是魔法中最难懂且最受争议的科目,因为真正能预见未来的人非常少,只有具备“视域”拥有绝对天赋和能量的人才能真正学懂这门学科,可至少现在有很多学过这门学科的占卜师都可以或多或少给求卜者一些提示或建议,而我也一直努力在做着这样的实践与练习。
《“北方,南方”之北方》 31×23cm 纸本水彩 2017 
《“北方,南方”之北方》 31×23cm 纸本水彩 2017 
《“北方,南方”之南方》 31×23cm 纸本水彩 2017 
《“北方,南方”之南方》 31×23cm 纸本水彩 2017 
Hi:你通过什么占卜?有没有为自己占卜过未来?
十:最常使用的是卢恩符文,在日耳曼神话里,众神之父奥丁为了得到智能之泉,用失去右眼为代价,换取了卢恩的智慧,这是北欧的一种古老的占卜术,占卜方法简单直接。相较于灵摆、塔罗和卡牌占卜,使用符文占卜的人比较少,因为看似简单的符文要想真正学懂非常难,这两年我收集了很多原文书籍和资料来做研究和实践,精进自己的能力。
未来没有占过,但通过符文帮助自己做出过一些选择,也佩戴过符文制作的护身符。
 
《和平》 31×23cm 纸本水彩 2017 
《和平》 31×23cm 纸本水彩 2017 
《黑塞在1902》 21×21cm 纸本水彩 2017 
《黑塞在1902》 21×21cm 纸本水彩 2017 
《自深深处》 31×23cm 纸本水彩 2017 
《自深深处》 31×23cm 纸本水彩 2017 
《深深处的你》 23×31cm 纸本水彩 2017 
《深深处的你》 23×31cm 纸本水彩 2017 
03
艺术真正反映的是旁观者
 
 
Hi:你有没有画过自画像?你不喜欢“暴露”自己?
十:很早期的时候画过,大概5年前,画过自己和家人的肖像。
我喜欢始终保持一种神秘感。王尔德(Oscar Fingal O'Flahertie Wills Wilde)在《道连•格雷的画像》的序言里说过“展现艺术,隐去艺术家,是艺术的宗旨”。所有艺术既是表面,也是象征。深入表面的人深入表面,阅读象征的人阅读象征,艺术真正反映的是旁观者,而非生活。我是谁其实并不重要!
《在那个秋天遇见你》 23×31cm 纸本水彩 2017
《在那个秋天遇见你》 23×31cm 纸本水彩 2017
《空心人》 23×19cm 纸本水彩 2017
《空心人》 23×19cm 纸本水彩 2017
《不再希望》 15×23cm 纸本水彩 2017
《不再希望》 15×23cm 纸本水彩 2017
《饥饿艺术家》  31×23cm 纸本水彩 2017 
《饥饿艺术家》  31×23cm 纸本水彩 2017 
Hi:创作对于你来说是一种“工作状态”吗?每天会花多少时间创作?
十:我通常不会给自己规定每天必须工作几小时,或每天一定要画多少幅作品出来,那样反而画不出满意的作品。我觉得创作效率和状态有直接联系,比如身体状态或精神状态。我有时可能一周都不工作,但如果突然状态好了,感觉到位了,会一天连续出很多幅作品。但我每天必须抽出一些时间用来看书,哪怕只是每本书翻几个章节,精神世界的丰盈用于支撑我的创作和生活。
《倾听夜的声音》 15×23cm 纸本水彩 2017 
《倾听夜的声音》 15×23cm 纸本水彩 2017 
《蓝色的忧郁 》 15×23cm 纸本水彩 2017 
《蓝色的忧郁 》 15×23cm 纸本水彩 2017 
《死亡之歌》 15×23cm 纸本水彩 2017 
《死亡之歌》 15×23cm 纸本水彩 2017 
《不老的预言家》 31×23cm 纸本水彩 2017 
《不老的预言家》 31×23cm 纸本水彩 2017 
Hi:谁的诗对你影响最大?
十:很难取舍,因为影响层面不同。有些诗画面感很强,会对作品有影响,比如爱伦·坡(Edgar Allan Poe)、济慈(Jean Keats)、波德莱尔(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洛尔迦(Federico Garcia Lorca)、狄金森(Emily Dickinson)、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等等。还有一些更多是精神层面的指引,比如泰戈尔(Rabindranath Tagore)、纪伯伦(Kahlil Gibran)、王尔德、兰波(Jean Nicolas Arthur Rimbaud)、索德格朗(EdithIrene Södergran)、鲁米(Molana Jalaluddin Rumi)等。
《我的夜晚是对你的狂想》 15×23cm 纸本水彩 2017 
《我的夜晚是对你的狂想》 15×23cm 纸本水彩 2017 
《眼中的歌》 31×23cm 纸本水彩 2017 
《眼中的歌》 31×23cm 纸本水彩 2017 
《玫瑰是所有的玫瑰》 23×15cm 纸本水彩 2017 
《玫瑰是所有的玫瑰》 23×15cm 纸本水彩 2017 
《我一无所知》 23×15cm 纸本水彩 2017 
《我一无所知》 23×15cm 纸本水彩 2017 
Hi:你可以大段的背诵哪些诗篇?有哪些句子特别打动你?
十:其实诗歌不一定都是大篇幅的才能打动人心,有时简单的言说也能传达复杂的情绪,我个人很喜欢索德格朗的一首《白天变冷......》“你寻找花朵,找到了果实;你寻找泉水,找到了大海;你寻找女人,找到了灵魂—— 你失望了。”这首诗虽只有短短四节,却传神地刻画出爱与恐惧、亲近与疏远、渴望与自由,一个现代女性的个人情感,表达了其强烈地女权主义观点。另外还有一些句子特别打动我,比如“任何地方只要你爱它,它就是你的世界”、“我就是去照看荒芜的记忆,那未吻之吻,无歌之歌的记忆”、“快!还有另一种生命?——在财富之中入睡,那是不可能的,财富归众人所有。唯有圣神之爱才能赐予科学的钥匙。在我看来,自然只是一幕仁慈的戏剧。永别了,幻觉、理想、错误”、“世界上任何书籍都不能带给你好运,但它们能让你悄悄成为你自己”、“只有经历过地狱的磨砺,才能练就创造天堂的力量;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响”、“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是你该知道我曾为你动情”等等,因为痛苦与喜悦的“爱”。
《时间的眼睛》 18×31cm 纸本水彩 2017 
《时间的眼睛》 18×31cm 纸本水彩 2017 
《痛苦中没有泪水》 23×15cm 纸本水彩 2017 
《痛苦中没有泪水》 23×15cm 纸本水彩 2017 
《晚安,芬妮》 23×31cm 纸本水彩 2017 
《晚安,芬妮》 23×31cm 纸本水彩 2017 
《苦草莓》 23×15cm 纸本水彩 2017 
《苦草莓》 23×15cm 纸本水彩 2017 
04
在创作中寻找自己
 
 
Hi:在这一批展出作品中你最喜欢的是哪一件?
十:最喜欢《在那个秋天遇见你》,画面中的人物是济慈和他的情人芬妮(Fanny Brawne),作品的灵感出自电影《明亮的星》。因为读济慈的诗而去看了电影,最后又因电影让自己更加爱上济慈的诗。
 
《蓝调》 31×23cm 纸本水彩 2017 
《蓝调》 31×23cm 纸本水彩 2017 
《诗艺?》 23×15cm 纸本水彩 2017 
《诗艺?》 23×15cm 纸本水彩 2017 
《晚安,温柔的狄兰》 15×15cm 纸本水彩 2017 
《晚安,温柔的狄兰》 15×15cm 纸本水彩 2017 
《辉煌宁静的太阳》 23×15cm 纸本水彩 2017 
《辉煌宁静的太阳》 23×15cm 纸本水彩 2017 
Hi:你认为自己受到谁的影响比较大,或者你最欣赏哪位艺术家的作品?
十:近两年对我影响比较大的艺术家是阿历克斯·卡茨(Alex Katz),尤其是他的肖像作品,还有一些中世纪手抄本上的插图,小而精致的尺幅,天然的颜料与纸张使色彩古拙和细腻,藤蔓、花草、造型奇特的动物和人形把我拉进了他们的世纪,对早期我宗教系列作品有直接影响。但抛开影响,我个人更喜欢一些超现实主义风格的作品,比如马克·莱登(Mark Ryden)、托德·施尔(Todd Schorr)和格雷戈里·雅各布森(Gregory Jacobsen)的作品。
《心灵的焦灼》 23×15cm 纸本水彩 2017 
《心灵的焦灼》 23×15cm 纸本水彩 2017 
《先知》 23×15cm 纸本水彩 2017 
《先知》 23×15cm 纸本水彩 2017 
《让我们存在》 15×23cm 纸本水彩 2017 
《让我们存在》 15×23cm 纸本水彩 2017 
《等待戈多》 61×46cm 纸本水彩 2017 
《等待戈多》 61×46cm 纸本水彩 2017 
Hi:有些作品看起来有些阴郁、黑暗或者神秘,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你“占卜师“的身份,两者之间会有联系吗?
十:一件作品给100个人看会得到100种不同的解读方式,这和我是什么身份没有直接联系。我在创作中寻找自己,寻找绘画或生存的意义,我会创造属于自己的人形,也许“十音”就是我的作品,“十音”并不是我,今天我是“十音”,也许在未来的未来,我可能会成为“傲罗”成为“易容马格斯”成为下一个“混血王子”。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说过:“这个世界只有一条路,这条路只有你能走。它通往哪?别问,走吧!”去创造自己的生活,自己的“身份”。
《与多迪》 46×61cm 纸本水彩 2017 
《与多迪》 46×61cm 纸本水彩 2017 
《假面自白》 76×56cm 纸本水彩 2017 
《假面自白》 76×56cm 纸本水彩 2017 
Hi:新的一年以个展开始,有哪些新的计划与目标?
十:今年会开始加入丙烯和其它材料,会继续尝试更多变化,当然,水彩依旧会是主要媒介。目标是从内到外都开始提高作品的复杂性,尺幅加大。全新的系列已经开始,自己都很期待它最终的呈现。最后,希望自己在新的一年里可以调理好身体。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56×76cm 纸本水彩 2017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56×76cm 纸本水彩 2017 
《一首诗的距离》 56×76cm 纸本水彩 2017 
《一首诗的距离》 56×76cm 纸本水彩 2017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三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2017年,《Hi艺术》与中信出版集团携手合作,转型为MOOK系列图书,成长为一个拥有杂志、网站、微信公众号的全媒体平台。

历经十一载磨砺,《Hi艺术》在2018年迎来它的第十二个年头之际,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