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冰 十万八千里,寻找旅行的意义

作者:吕晓晨 2017年11月21日 32 次阅读 专题人物
分享到:
对于从来没有涉足非洲地区的人来说,对这里的想象可能来源于《马达加斯加》里的欢乐和无忧,也可能来源于一些枪战片里的动荡和危险。但对于刘冰来说,这里就像她的“塔希提岛”,除了源源不断的灵感和吸引力,更是让她懂得生命存在意义的地方。
刘冰 艺术家(摄影:董林)
刘冰 艺术家(摄影:董林)
以赤道为圆心的“十万八千里”
 
 
“十万八千里”,既是刘冰为自己时隔三年的个展精心所起的名字,也是这些年她生活的真实写照。这些年,刘冰在“十万八千里”的旅程中,既在贝宁的巫毒节里见过当地一位酋长和他的女儿们,也在泰姬陵的一个清晨见证过一次浪漫的求婚;她在塞内加尔遇见过一个自称艺术家、还送给她了一条梦寐多年非洲地图形状的项坠的冈比亚人;也在津巴布韦遇见过一个只要给他足够的钱,你便可以任意在当地捕杀野生动物、甚至能把活体动物运送到你想运到的任何地方的“野路子”中国移民;她既在内罗毕贫民窟的一所教堂学校里为孩子们赠送了很多礼物,和当地的人们成为朋友;也在马来西亚一个雷暴骇人、似乎要把地球撕裂的夜里,独自一人在雨林与世隔绝的小木屋孤立无援,甚至都“写好了中英双语的遗书”……那些旅途中的人和物,那些触动的或是深刻的回忆,留在了刘冰的相机里,也沉淀成画面里的一个个故事。
刘冰在塞内加尔遇见的一个冈比亚人,他自称是艺术家。图中的高高的“宝座”是他自己手工制作的,在刘冰眼中,这位艺术家坐在“宝座”上,就像是一个帝王。后来他还送给了刘冰一条项链,也是刘冰至今佩戴在身上的
刘冰在塞内加尔遇见的一个冈比亚人,他自称是艺术家。图中的高高的“宝座”是他自己手工制作的,在刘冰眼中,这位艺术家坐在“宝座”上,就像是一个帝王。后来他还送给了刘冰一条项链,也是刘冰至今佩戴在身上的
刘冰在泰姬陵拍摄的浪漫的求婚一幕
刘冰在泰姬陵拍摄的浪漫的求婚一幕
马来西亚雨林中集体出行觅食的蝙蝠,刘冰在此停留了二十分钟,亲眼见到了它们成群结队出洞,又成群结队回家
马来西亚雨林中集体出行觅食的蝙蝠,刘冰在此停留了二十分钟,亲眼见到了它们成群结队出洞,又成群结队回家
这个80后的北京姑娘,旅程的目的地和普通人大不一样。刘冰目前走过的11个国家,大多都处于非洲地区。因为对非洲的喜爱,刘冰还专门自学了法语和西班牙语。她坦言,非洲之所以对自己有这么大的魔力,最初是因为想去看野生动物。在刘冰笔下,“动物”是很多画面的主角,它们和画面中的人处于同等位置,即便是描绘的猛兽,在画面中和人类也是和谐的。看过几次动物之后,刘冰去非洲的理由逐渐不是动物了,而是那些和我们拥有完全迥异的生活环境的人,迥异到你完全想象不到世界竟然还可以是这样。马达加斯加当地的孩子,跟在车后面狂奔,最终刘冰掏遍全身口袋,只找到一卷卫生纸,那些孩子竟激动地无以言表……他们猴子一样瘦弱的身躯和欣喜若狂的表情对刘冰产生了很深的触动;在加纳当地,死亡也是极为郑重的一件事,一个人死后的棺材是根据他/她生前所从事的职业,而被精心设计的,原来对生命的另一种致敬就是向死而生,刘冰为此还创作了一件作品《阿散蒂的红色大鱼》……这次个展结束后,刘冰又将踏上下一段旅程,这次的目标是布基纳法索,继续奔赴她“十万八千里”的旅程。
阿散蒂的红色大鱼 2016 布面油画 80×160cm
阿散蒂的红色大鱼 2016 布面油画 80×160cm
加纳当地的棺材。在当地,一个人死去之后,他的棺材是根据生前的职业所设计的,比如一个渔人去世后,他会被安葬在一个鱼形的棺材里。刘冰作品《阿散蒂的红色大鱼》的灵感来源于此
加纳当地的棺材。在当地,一个人死去之后,他的棺材是根据生前的职业所设计的,比如一个渔人去世后,他会被安葬在一个鱼形的棺材里。刘冰作品《阿散蒂的红色大鱼》的灵感来源于此
去往心中的“马达加斯加”
 
 
 
三年前的十一月,刘冰举办了她名为“幸存者”的个展。对于彼时的她来说,你我都是这个世界上免于灾祸的幸存者,因此那时的作品中,除了弗里达式的热烈,还透露出一种稚趣和欢快。三年之后的这批作品中,表面的稚趣渐渐褪去,背后的死亡、历史、政治等现实的一面浮了上来。早期作品中温柔快乐的动物,在如今也衍生出另一种变化:作品《一个女人》中,一匹猎豹撕咬着一只早已死去的血迹斑斑的斑马;一条已被开膛破肚的金枪鱼,正是刘冰在非洲目睹过一次宰杀金枪鱼的现场……刘冰说,画面里的这些转变,正是因为随着一段段旅途而发生,对这个世界观看的角度越多,感触便越深重。
一个女人 2016 布面油画 130×160cm 
一个女人 2016 布面油画 130×160cm 
贝宁女战士 2016 布面油画 150×120cm
贝宁女战士 2016 布面油画 150×120cm
刘冰 十万八千里,寻找旅行的意义
刘冰 十万八千里,寻找旅行的意义
刘冰旅途中所见的一些动物
刘冰旅途中所见的一些动物
早期占满整个画面的人物、动物,现在已开始悄悄让位给更广阔的自然环境。刘冰对画面的关注点以及画面的尺寸也在悄然进行着改变。这次个展中,一幅《心中的马达加斯加》的组画成为她近些年创作的一大突破。当时刘冰刚从马达加斯加回来——这个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穷苦到超出了刘冰的想象。自己包里的一卷纸巾,都成为当地孩子们眼中的稀世珍宝,那个场景触动了刘冰很久。但就是在这样一个国家,人们对快乐的追求一点也不比其他国家差。那是一个周六,刘冰看到很多当地的人排着长长的队,等着坐上一个极其简陋的“摩天轮”。说是摩天轮,实际上更像是一个工地的脚手架……从这个让自己感触复杂的国家归来后,刘冰立刻着手了《心中的马达加斯加》的创作。这件作品,刘冰画了三个月,甚至创作的时候都没有草图。《心中的马达加斯加》完成后,由于尺寸过大当初无法进入电梯,因此在从刘冰创作的居民楼里运出的过程中,还经历了拆卸、运送、再组装的过程。
刘冰 十万八千里,寻找旅行的意义
刘冰 十万八千里,寻找旅行的意义
刘冰 十万八千里,寻找旅行的意义
心中的马达加斯加 2016 布面油画 200×200cm×3 
心中的马达加斯加 2016 布面油画 200×200cm×3 
马达加斯加当地的一个“摩天轮”,当天是个周六,当地家庭成群结队地来到这里,排队坐摩天轮
马达加斯加当地的一个“摩天轮”,当天是个周六,当地家庭成群结队地来到这里,排队坐摩天轮
只是因为存在本身而存在
 
 
 
刘冰一年中会有两次为期半个月左右的旅行,同时也保持着高产量的创作。无论是“旅人刘冰”,还是“艺术家刘冰”,如今看来,她都在按所愿进行得非常顺利。刘冰的作品和她的人一样,不张扬,不讨巧,她的画,更多是源于内心一种原始的感受,我想这或许也是刘冰的作品受到观众喜爱的原因吧。画面里那些带着刘冰自我形象的面无表情的小人,或是那些安然的野生动物……不是因为画面结构和美感的需要,更不是对观众刻意讨好的安排。只是因为在刘冰心里,他们就该在画面的那里,仅此而已。
淘金者 2016 布面油画 60×90cm
淘金者 2016 布面油画 60×90cm
肉池 2016 布面油画 60×90cm 


非洲有许多国家盛产黄金,如加纳,这两张作品正是与此相关:原始的淘金现场和已被加工成首饰的金子并置呈现,而红色的肉与夺目的金子之间又产生了刺激的视觉效果
肉池 2016 布面油画 60×90cm 
非洲有许多国家盛产黄金,如加纳,这两张作品正是与此相关:原始的淘金现场和已被加工成首饰的金子并置呈现,而红色的肉与夺目的金子之间又产生了刺激的视觉效果
刘冰是一个情绪非常丰富的人,而我恰好又是一个非常容易被调动情绪的人。在我们近两个小时的谈话中,她激动,我动容。恍然中,我有一种感觉:这个坚韧的北京姑娘,不顾一切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任性、畅快。人生只有经历过这样的“任性”,才是真的不枉此行。
花园 2015 布面油画 D.80cm 
花园 2015 布面油画 D.80cm 
刘冰作品《花园》的“取景地”
刘冰作品《花园》的“取景地”
刘冰在肯尼亚当地的学校
刘冰在肯尼亚当地的学校
对生命本身的描摹
 
 
 
Hi艺术=Hi  刘冰=刘
 
 
Hi:时隔三年后的个展,作品都发生了哪些改变?
刘:我觉得上一次的展览里,有一部分作品还是比较偏甜美;但是这次我是有意回避了这种对甜美的表现。我觉得这批作品,更多地是在表现生命力本身的形状。包括作品的尺寸大小也有很大的改变,我最初的作品都是偏小的,这次展出的大多都是一米以上的作品,大画还是挺练人的,画起来也更爽。
飨眠 2015 布面油画 90×60cm 
飨眠 2015 布面油画 90×60cm 
重返格雷岛 2016 布面油画 146×114cm
重返格雷岛 2016 布面油画 146×114cm
Hi:“动物”一直是你作品中挥之不去的题材,但这次有几张作品里已经看不到过去这种影子了。
刘:我对动物的喜欢是天生的,以前几乎我每张作品都有动物,都是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欢乐画面。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至少我现阶段的关注点已经不仅限于动物了,而是人的生活方式和生命的存在方式。包括我最初去非洲也是为了看动物,但到了后来,我的出发点不再是为了看动物,而是看当地那些和我们生活得完全不一样的人。
 
闪耀 2016 布面油画 147×130cm
闪耀 2016 布面油画 147×130cm
跌落 2017 布面油画 200×150cm×2
跌落 2017 布面油画 200×150cm×2
美洲豹在达尔文岛 2014 布面油画 100×160cm
美洲豹在达尔文岛 2014 布面油画 100×160cm
Hi:你的每件作品都是有特地取名的,而且每个名字都带有一种叙事性,这种叙事性是你在创作中要强调的吗?
刘:“叙事性”是我作品中一直有的,但我倒也没有刻意强调。因为一件事首先得对我有触动,然后才会让我想要把它呈现出来。而这件事,一定都是在我看来比较重要的,或者是给我一些启发的。
远方的乌干达 2016 布面油画 114×146cm 

刘冰一位乌干达的朋友发给她了一段乌干达大选的视频。这张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均出自视频里的人
远方的乌干达 2016 布面油画 114×146cm 
刘冰一位乌干达的朋友发给她了一段乌干达大选的视频。这张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均出自视频里的人
伐木者 2016 布面油画 140×100cm

刘冰的朋友圈中,她的一位尼日利亚朋友在卖木材。中国是尼日利亚最大的木材出口国,但这些木材均是生长了百年的老树。交易只是一瞬间,但资源却是不可再生的
伐木者 2016 布面油画 140×100cm
刘冰的朋友圈中,她的一位尼日利亚朋友在卖木材。中国是尼日利亚最大的木材出口国,但这些木材均是生长了百年的老树。交易只是一瞬间,但资源却是不可再生的
Hi:应该不止一个人在你的作品前提到过弗里达吧?
刘:我挺喜欢弗里达的作品,她的作品特别切合她的个人经历。弗里达非常有自己的感受,表现力也很强。最开始一直觉得正因为如此,弗里达的才华比她先生迭戈更多,但慢慢到后来,我的看法开始出现了转变。迭戈的作品是从社会和历史出发的,和弗里达的出发点不一样。
蒙巴萨的母亲 2017 布面油画 140×195cm 
蒙巴萨的母亲 2017 布面油画 140×195cm 
荣耀 2016 布面油画 200×120cm×3
荣耀 2016 布面油画 200×120cm×3
站着的女巨人 2016 布面油画 160×80cm
站着的女巨人 2016 布面油画 160×80cm
Hi:你也有画南美洲的作品,但你并没有去过南美洲。
刘:除了南美洲是我没去过的,其他作品里都是我去过的地方。画去过的地方和没去过的地方,最大的不同就是一个是画回忆,一个是画想象。我画南美洲那几张作品的时候,脑子里就会充满期待,会边画边想这里到底是不是这样的呢。而画非洲那几个我去过的国家,更多的是一种回忆感,这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画面上也会有所表现:我可能会在构图和颜色上更加控制,没有出现跳跃性的变化。
Me×ico party 2014 布面油画 146×114cm
Me×ico party 2014 布面油画 146×114cm
南美肖像 2014  布面油画 50×40cm 
南美肖像 2014  布面油画 50×40cm 
也许在乌斯怀亚 2017 布面油画 150×100cm
也许在乌斯怀亚 2017 布面油画 150×100cm
马达加斯加的自画像 2015 布面油画 120×120cm 
马达加斯加的自画像 2015 布面油画 120×120cm 
真正重要的,你会更加肯定它
 
 
 
Hi:在你去过的这么多地方,哪里留下的印象最深?
刘:一个是塞内加尔,一个是马达加斯加。塞内加尔是我去过的第一个西非国家,景色很美,很舒服,特别适合人类居住。那里的人也特别友善、热情,是一个我觉得好到挑不出毛病的国家。而马达加斯加是我意想不到的穷, 送一卷纸或者是一块小香皂,当地的孩子恨不得能感激地哭出来,让我触动特别大。会让人觉得“居然还能这样”。虽然很穷,但是当地的人生活都非常有秩序,这一点还是挺让人感动的。
贫民窟没有百万富翁也没有悲惨饥荒 2015 布面油画 125×180cm
贫民窟没有百万富翁也没有悲惨饥荒 2015 布面油画 125×180cm
刘冰 十万八千里,寻找旅行的意义
刘冰 十万八千里,寻找旅行的意义
“虽然穷,但是当地人生活得非常有秩序”,这是刘冰对许多非洲国家的评价

 
“虽然穷,但是当地人生活得非常有秩序”,这是刘冰对许多非洲国家的评价
 
Hi:“十万八千里”,也是你这几年的一个状态。
刘:对,首先是我这三年里去旅行,行程来回往返的地理距离。另一方面是我的心态变化。其实我觉得我不属于跳动很大的那种人,我在西安上学的七年里,并没有什么大的价值观的转变,而当时却并不自知。但是现在在见过那与自己生活反差很大的那些国家的人和事后,这些反差让你有什么认识,对你本人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还是非常重要的。
盆栽和火腿 2017 布面油画 80×60cm
盆栽和火腿 2017 布面油画 80×60cm
永恒的永恒,腐朽的腐朽 2015 布面油画 40×70cm
永恒的永恒,腐朽的腐朽 2015 布面油画 40×70cm
灵长类动物 2017 布面油画 150×150cm 
灵长类动物 2017 布面油画 150×150cm 
Hi:所以旅行是一件挺整理情绪、颠覆认知的事情。
刘:去的地方越多,我就越觉得自己的渺小,觉得自己的情绪其实都没那么重要;但是人的基本感情还是很重要,你会更加肯定你的善良、爱。以前看的东西少,所以可能你干了一点事就都觉得自己了不起。但是你看到的东西越多,就明白越要控制个人的情绪,你沉淀出来的,才是真正重要的。
 
不期而遇 2015 布面油画 200×300cm
不期而遇 2015 布面油画 200×300cm
Skull in Grass 2014 布面油画 50×50cm
Skull in Grass 2014 布面油画 50×50cm
Hi:所以你寻找到的旅行的意义是什么?
刘:旅行其实是完全抽离自己的生活、完全步入到另外一个世界。你去的这个世界其实跟你并没有什么关系而且完全陌生,但实际上你遇到的,都是非常真实地存在于别人的生活中的。因为你的圈子和这里完全不同,所以你才会感到很抽离,但实际上无论是陌生还是抽离都是值得被尊重的。我并不会觉得工作在华尔街的人就比在一个村落里的人高级。你在旅行中看到的,是这个世界的另一面,很多你想象不到的,却又真实地发生并且能带给你思考,这才是旅行的意义。我想,对于我,旅行是让我更加明白生命的重量。
不真实的风景 2017 布面油画 100×150cm
不真实的风景 2017 布面油画 100×150cm
​在路上 2016 布面油画 140×140cm
在路上 2016 布面油画 140×140cm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 前瞻性与实用性。

《Hi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i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i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400-650-7600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传真:
010-51374129
订阅价格(含邮)
北京:20元/期
外埠:26元/期
港澳台地区:60元/期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全年套餐价300元/年,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