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莉:麓湖·A4美术馆十年养成记

作者:刘霞 2018年11月19日 1954 次阅读 专题人物
建一座美术馆的方法有很多,大师建筑,大咖作品抢眼亮相是其中一种;用十年时间,数十场展览、数百场活动持续升温,积聚人气是另一种。看多了第一种的末路狂欢,才能明白第二种的难能可贵。麓湖·A4美术馆,便是馆长孙莉用十年时间慢慢养成的一座美术馆。
位于成都天府新区的麓湖生态城艺展中心的麓湖·A4美术馆
位于成都天府新区的麓湖生态城艺展中心的麓湖·A4美术馆
当然民营美术馆大抵都是难做的,就像吕澎曾经总结的那样:“民营美术馆的投资人基于自身的企业经营和能力,不会将美术馆作为彻底的公共性质的艺术机构来安排,如果必要,他们很可能把美术馆视为一个尽可能减少支出的盈利机构来要求,直至美术馆的性质发生根本转变,甚至终止营运。”
 
如此看来,麓湖·A4美术馆是幸运的,作为投资人的成都万华投资集团从一开始便将艺术空间纳入为自身城市开发的重要一环,这个从城市建设角度出发的思考,奠定了A4从艺术中心开始便要做一个和城市以及城市生活结合的艺术综合体而非艺术展览馆的定位,也正是这样的诉求,将A4一步步推至了如今的美术馆形态。而在商业空间全面拥抱艺术产业的当下,回看他们的决定,颇早地便切中了时代的命题。
2013年的A4当代艺术中心
2013年的A4当代艺术中心
孙莉是麓湖·A4美术馆的馆长,并且是创始馆长,这在中国民营美术馆发展的这些年中也颇为少见。从2007年加入万华便开始负责艺术空间的项目,一直到今天,她带领着A4从一个推广国际先锋艺术的空间,升级成为了有着3500平米的美术馆综合体。这和她早年在欧洲的学习经历,让她明白美术馆的真正意义在于它的平台效益,在于同社会以及城市的互动不无关系。
 
每次在朋友圈看到孙莉,看到的几乎都是她代表A4参加活动的照片。大概是因为需要不断地向别人解释美术馆理念的缘故,孙莉聊起美术馆来逻辑十分缜密,从最初的A4当代艺术中心到现在的A4美术馆,从始终不变的初心到每一次的战略调整,从自身的经营到民营美术馆的生态。以至于我都还没来得及略微感性地和她聊聊十年间的个人感悟,时间便已悄悄溜入深夜。
麓湖·A4美术馆馆长 孙莉
麓湖·A4美术馆馆长 孙莉
用十年养成一座美术馆
 
Hi艺术(以下简写为Hi):2007年最初开始做“A4”的时候,是因为成都万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希望有这样一个艺术空间,对于万华来说,当时的诉求是什么?
孙莉(以下简写为孙):万华作为房地产开发商一直都不是单纯地在建造居住社区,而是在打造城市区域规划的新概念。A4最早所处的区域就是万华开发的一个商业山地小镇,所以万华当时就有一个很清晰的诉求,希望有一个比较当代一点的艺术空间,能够通过文化和艺术带动整个区域属性的改变。
 
Hi:我记得最早叫做“A4画廊”?
孙:当时起的名字叫A4Gallery,“画廊”是从英文翻译过来的。其实Gallery这个词并不单指商业画廊,很多的非营利艺术空间也叫Gallery,只是在中国被翻译成画廊,大家都会认为它是一个商业性的机构。但是从A4最开始成立的时候,我们就确定了几个基本点,包括我们会专注在当代艺术领域,会做国际的文化艺术交流,最重要的一点,它是一个非营利空间。就发现叫Gallery容易产生误解,于是2011年就更名叫做“A4当代艺术中心”,更明确了它的属性。
2018年“马丁·博伊斯——空中花园”展览现场
2018年“马丁·博伊斯——空中花园”展览现场
2018年“陈秋林——薄荷”展览现场
2018年“陈秋林——薄荷”展览现场
Hi:2016年8月迁入麓湖生态城艺展中心,从艺术中心正式更名为美术馆,什么契机让A4有了再次升级?
孙:A4当代艺术中心做到2013、2014年的时候,已经很活跃了,有特别多实验性项目、青年艺术家的项目,可以算是真正地在内容生产上面做了很多尝试,在业内形成一定的口碑和影响力。但出于对机构本身未来如何继续向前发展的考虑,包括它能承载怎样的社会使命,能对这个城市、区域有什么价值,又能为我们的投资人、赞助人带来什么样的社会化效益?我们认为如果是一个美术馆形态,其公共性能更好展现。所以我们就开始筹备,使它变成一个更具有公共化效应的,更具有社会传播力和影响力的机构形态。
 
Hi:到2018年,新馆也已经开始运营两年了,理想中的美术馆的构架完整了吗?
孙:架构应该是一直在完善中的,但搬到新馆之后,A4真正开始实现它所希望的美术馆能够具有的更广泛的公共性。A4在这之前确实有一帮铁粉,我们所有的展览他们都会来,但你发现黏性虽然很高,群体还是比较小众。搬入新馆之后,因为空间和位置属性都有变化,我们加大了对公众推广的内容,包括展览、公共教育项目的投入以及儿童教育项目的投入,做了大量拓展的工作,使更广泛的观众群体愿意走入到A4来
麓湖·A4美术馆开馆展:“创造空间”现场,雎安奇《红》装置(LED灯箱、监视器、影像)尺寸可变 2017 (摄影师何博)
麓湖·A4美术馆开馆展:“创造空间”现场,雎安奇《红》装置(LED灯箱、监视器、影像)尺寸可变 2017 (摄影师何博)
麓湖·A4美术馆开馆展:“创造空间”现场,徐文恺《棉的浪》 装置(海绵 UV打印)尺寸可变 2017 (摄影师何博)
麓湖·A4美术馆开馆展:“创造空间”现场,徐文恺《棉的浪》 装置(海绵 UV打印)尺寸可变 2017 (摄影师何博)
 美术馆和城市共同成长
 
Hi:万华城市开发新的进展,也是A4从艺术中心升级到美术馆的条件之一?
孙:新馆位置所在的麓湖生态城,是投资人的新城开发项目,整个区域位于成都新的城市中心。新城开发已经不单纯是一个社区概念,而真正是一个城市,从规划的角度,公司也认为公共文化艺术的设施已经成为城市发展的刚需。所以从几个方面很自然地促成了A4美术馆在空间上的转变和属性上面的调整,所以我们的名字也叫做“麓湖·A4美术馆”。
 
Hi:美术馆所在地方本身也是一处生态景观,这个对美术馆有什么影响吗?
孙:这个位置因为交通要便利很多,有地铁直达,并且有大面积的低密生态的环境和景观,本身已经是一个有影响力的市民近郊旅游休闲的地方。整个麓湖生态城湖区面积全部建成有2000多亩,坐船需要两个多小时,这里面有非常丰富的城市公共空间、娱乐和日常生活的设施。可以听音乐会,去马场,去餐厅,去旱雪场,夏天的时候湖边的皮划艇俱乐部、水上乐园。它已经不是过去A4当代艺术中心所处的居住区范畴,而是一个城市化的活性区域,更有凝聚力。城市的发展和地理空间的转化确实给我们带来了新的机遇,这个变化为我们美术馆带来了大量的人流,让我们当代艺术展览的观众量翻了3倍。
麓湖·A4美术馆建筑照片
麓湖·A4美术馆建筑照片
Hi:这也是你一直强调的美术馆和城市一同成长?
孙:算是一部分,空间当然很重要,你需要一个最基础的物理条件,但是让我感受到和城市的发展同步成长和变化更重要的还是人的变化,这个“人”既包括观众,也包括美术馆的运营团队。作为馆长,感受最深刻的还是我们团队的成长。刚开馆时在成都想要招到美术馆运营的专业人才不是那么容易,大部分的专业人才更多聚集在北京、上海,愿意来成都的比较少。但从2015年开始,尤其是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