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东渐,国外艺术家在中国的展览会持续发酵吗?

作者:吕晓晨 2017年11月20日 303 次阅读 专题话题
分享到:
艺术市场和艺术家的全球化,是近年来不可逆转的趋势,也是中国要成为新时期重要的国际当代艺术中心的必由之路。但不可忽视的是,国际艺术家展览的“引进来”,同时也带来了对国内艺术市场的挤压。那么面对国际艺术家的展览在国内继续发酵的局面,我们又该如何应战呢?
国际艺术家扎堆中国办展览
 
无论是当代艺术的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国际化”已经成为不可逆的潮流。随着国际展览在中国的越来越热,艺术家的名单也早已不满足于殿堂级的国际艺术大师回顾展,展览的地点也不只局限于美术馆、博物馆。越来越多在世的、仍在艺术道路上奋斗的年轻国际艺术家通过国内的画廊,进入到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视野里。这些国际艺术家可能没有在二级市场创下天价,也没有蜚声国际,甚至他们的名字在国内艺术圈都还鲜为人知,但是却在中国的艺术市场顺风顺水:如北京现在画廊9月份推出的美国艺术家Parker Ito(b.1986)在亚洲的首秀,画廊负责人黄燎原在朋友圈自豪地表示“开幕前便已售罄”;同样hiart space(上海)也在9月份带来了画廊十年里第一次国际艺术家恩里科·巴赫(b.1980)的个展,据悉还有藏家专门从深圳飞到上海,但是由于作品太过畅销,这位藏家甚至“一画难求”。
2017国内画廊机构所举办的国际艺术家展览
Cc基金会
“卡特娅·诺维斯科娃:Katja Novitskova: 洛基的城堡”、“托马斯·泽普:临界问题和一些可能的解决方式”、“瑞安·甘德 :人类/非人类/破损/非破损”
 
艾米李画廊
“短暂与永恒 - 英格堡·安妮·琳达 (挪威)与卡丽·奥森 (挪威) 双人展”、“皮耶里克·索朗:充实的人生” 
 
偏锋新艺术空间
“莉莉安·托马斯科:素昧”、“本杰明·阿普尔:地下室花圃”
 
上海复星艺术中心
“朱利安·奥培”、“伊夫·内茨哈默:再造认知”
 
艾可画廊
“小西纪行:同轴共迹” 
 
常青画廊
“卡洛斯·加高莱亚:动物寓言集”
 
hiart space(上海)
“反通俗建构-恩里科·巴赫”
 
北京现在画廊
“Parker Ito:#17”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
“无幕可落”
 
今格空间
“Antonia Low个展”
 
沪申画廊
“塞尔日·布哈姆利、贝蒂娜·雷姆斯:上海 2002”
 
马凌画廊(上海)
“艾域克‧柏达个展:choo choo mama...”
 
星空间
“金氏彻平:火锅中的幽灵”
 
佩斯画廊
“team Lab丨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
 
香格纳画廊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纪念碑”
 
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CAC)
“特瑞可·哈波亚:闭合回路,开放过程”
 
油罐艺术中心
“Matt Saunders 马特·桑德斯个展”
 
艺术门
“制景:大卫·拉切贝尔”
而当国际艺术家把橄榄枝纷纷抛给中国的当下,我们也不难看出,上海在这方面似乎比北京扮演了更为活跃(甚至重要)的角色。在偏锋新艺术空间总监杨大宇看来:“当下的中国当代艺术正处于深刻的转型时期,新的中国脉络尚不清晰,这个时候,更注重国际主流的上海在国际艺术展览方面更活跃,应该说是很自然的。”
 
在代理国际艺术家的国内画廊中,我们选择了偏锋新艺术空间和艾米李画廊。他们都拥有国际艺术家的资源,并且在推广国际艺术家方面可视为业内范本。偏锋新艺术空间目前画廊合作、代理的艺术家中,国际艺术家名单约占三分之一,总监杨大宇表示这部分名单未来还可能会在合理范围内继续扩大;艾米李画廊的国际艺术家名单也在三分之一左右,画廊每年也会设置两三个国际艺术家展览。对于这两间画廊来说,国际艺术家虽不占画廊名单数量的主流,但却是不可缺少的“调味剂”:让画廊的展览能够拥有更多元的媒介、作品形式,对观者来说也更有滋有味。
2017hiart space(上海)“反通俗建构:恩里科·巴赫”个展现场,画廊负责人伍劲表示“十年我们才第一次做欧洲艺术家的展览。对于年轻一代艺术家来说,确实世界是平的。对于国内正在兴起的抽象浪潮,一个外来者的视角让我们可以更清楚了解自己的位置”

 
2017hiart space(上海)“反通俗建构:恩里科·巴赫”个展现场,画廊负责人伍劲表示“十年我们才第一次做欧洲艺术家的展览。对于年轻一代艺术家来说,确实世界是平的。对于国内正在兴起的抽象浪潮,一个外来者的视角让我们可以更清楚了解自己的位置”
 
2016年,偏锋新艺术空间推出了德国艺术家恩里科·巴赫的展览并大受好评,并且2017年恩里科·巴赫成功举办了其在广东美术馆、hiart space(上海)的个展,偏锋也是协办方; 2017年7月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的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院士、著名抽象艺术家吉莲·艾尔斯的个展,也是由偏锋新艺术空间协助举行的。
2016偏锋新艺术空间恩里科·巴赫个展“如果·但是”现场(©偏锋新艺术空间)
2016偏锋新艺术空间恩里科·巴赫个展“如果·但是”现场(©偏锋新艺术空间)
艾米李画廊负责人李颖拥有法国生活的背景,因此画廊也自然而然、近水楼台拥有优秀的国际艺术家资源:2016年艾米李画廊推出了法国青年艺术家玛丽昂·巴达雅尔在中国首次个展“爱之诸像”大受好评;2017年4月,艾米李画廊举办的“短暂与永恒:英格堡·安妮·琳达、卡丽·奥森双人展”还得到了挪威驻中国大使馆支持;法国当代影像艺术大师皮耶里克·索朗的小型回顾展刚在艾米李画廊闭幕不久,随即又登陆顺德的华侨城盒子美术馆……李颖表示:“既然做了国外的艺术家,就是想让画廊的展览更多元,呈现的作品媒介和方式更多元,从画廊创办伊始到即将迈入第十周年,打造一个国际艺术交流平台是我们一以贯之的定位……我们用了十年的时间每年持续呈现不同媒介的国外艺术家的展览。不管是什么样的艺术家,总有人要起头把他们带进来,给大家多带来一些新的感官上的体验。”
2016艾米李画廊“爱之诸像 玛丽昂 · 巴达雅尔”展览现场(©艾米李画廊)
2016艾米李画廊“爱之诸像 玛丽昂 · 巴达雅尔”展览现场(©艾米李画廊)
近几年在中国举办的国际艺术家展览,除了这些艺术家跨越大洲大洋,不远万里携带自己的作品来到中国外,还有一种情况是参展的国际艺术家拥有在中国驻留、生活的背景,作品也在中国当代艺术的语境中产出。如策展人唐泽慧2015年在美博MEBOSPACE策划过八位国际艺术家群展 “反转视角”。这八位国际艺术家长期生活在中国,他们的创作也和中国当代艺术的语境相关。值得一提的是,这八位艺术家并非国际艺术大师,甚至他们的名字在国内都并不为人所知。谈到此展览时,唐泽慧表示:“需要区分一般的国外艺术家和长期在中国工作和生活的非中国籍艺术家这两个概念,我之前策划的‘反转视角’,主要是想考察和展现他们在中国的生活和创作,这里面涉及到‘文化认同’,‘身份’这些比较复杂的问题,针对的是中国的艺术和文化的机制。至于其他的展览有国际艺术家参加都是出于主题的需要。”
 
无独有偶,2017年8月偏锋新艺术空间带来的本杰明·阿普尔的“地下室花圃”,虽然是这位德国艺术家在中国的首次个展,但是展览的作品大多都是近两年在北京驻留时所创作的。对于这种涉及到跨语境创作的展览,在偏锋新艺术空间总结杨大宇看来:“对于艺术家来说,在哪里创作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他们也许会考虑一些地域文化的影响,但从根本上说,一个成熟的艺术家所展示的总是他自己思考已久的东西,他们作品与观众的共鸣,与其说是地域文化的影响,倒不与说是人类精神情感之间的共鸣……当然,也不排除艺术家与特定地域文化之间会碰撞出新的创作灵感。”
 
国际艺术家展览,不是想办就能办
 
 
在2016年《Hi艺术》的年度榜评选中,“国外艺术家中国办展热潮”曾高票当选为“年度关键词”之一。在当时嘉宾的点评中,当时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就表示:“国外艺术家在中国办展的热潮,现在才刚刚开始,接下来会越来越多。中国未来会跟欧洲、美国处在同样重要的地位,这是好事情。”
 
一语中的,国外艺术家来中国办展览近两年已经蔚然成风,但实际上我们看到的这些展览,也经过了重重考验,“身在此山中”的杨大宇深有体会:“目前国内艺术品进出口的管理办法与画廊业普遍实行的代理机制并不兼容。对于画廊的展览,进口手续比较繁琐,对代理作品周期也有限制;对于美术馆项目,最大的挑战来自多方协调和高昂的经费。涉及到借展的情况下,需要与国际美术馆、私人藏家、艺术家工作室或其遗产管理人签订借展协议,往往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费用方面,国际运输和保险、展览保证金、展览画册的设计及印刷等等给预算有限的机构带来很大压力。”
 
2017艾可画廊“小西纪行:同轴共迹”展览现场,这位日本艺术家的首次中国个展便十分卖座,甚至在2017艺术深圳博览会中,小西纪行的作品也“全线飘红”

 

 

费用永远是最实际的问题,如果能拥有品牌甚至使馆的赞助,对画廊来说无疑省下一笔开销。在艾米李画廊前不久的皮耶里克·索朗的个展中,由于艺术家的作品以影像为主,画廊还添置了一系列投影仪、显示器、3D眼镜等专业设备,这无疑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所幸展览得到了BOE、轩尼诗等品牌的支持。据悉,法国政府还为艺术家及其助理的机票买了单。以及前文中提到的,画廊2017年4月举办的“短暂与永恒:英格堡·安妮·琳达、卡丽·奥森双人展”还得到了挪威驻中国大使馆支持。
2017艾可画廊“小西纪行:同轴共迹”展览现场,这位日本艺术家的首次中国个展便十分卖座,甚至在2017艺术深圳博览会中,小西纪行的作品也“全线飘红”
 
 
费用永远是最实际的问题,如果能拥有品牌甚至使馆的赞助,对画廊来说无疑省下一笔开销。在艾米李画廊前不久的皮耶里克·索朗的个展中,由于艺术家的作品以影像为主,画廊还添置了一系列投影仪、显示器、3D眼镜等专业设备,这无疑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所幸展览得到了BOE、轩尼诗等品牌的支持。据悉,法国政府还为艺术家及其助理的机票买了单。以及前文中提到的,画廊2017年4月举办的“短暂与永恒:英格堡·安妮·琳达、卡丽·奥森双人展”还得到了挪威驻中国大使馆支持。
2017艾米李画廊“皮耶里克·索朗:充实的人生1992-2017”展览现场,当画廊展览闭幕后,位于顺德的华侨城盒子美术馆开馆展也带来了皮耶里克·索朗的个展,艾米李画廊也是主办方之一

 

 

同时,海关的审查也是跨国展览所面对的挑战:林冠艺术基金会(北京)在2016年9月份的展览“克里斯丁·莱默茨与诺伯特·塔丢斯:肉”中,艺术家诺伯特·塔丢斯的16幅油画和3幅素描被中国文化局禁止入境,这批被禁的作品将会于林冠艺术基金会POP-UP(香港)展出。当时林冠艺术基金会(北京)的工作人员也表示:“有可能是艺术家作品的画面太过激烈,但是境外画作审查不通过并不是一件很稀有的事情。”
2017艾米李画廊“皮耶里克·索朗:充实的人生1992-2017”展览现场,当画廊展览闭幕后,位于顺德的华侨城盒子美术馆开馆展也带来了皮耶里克·索朗的个展,艾米李画廊也是主办方之一
 
 
同时,海关的审查也是跨国展览所面对的挑战:林冠艺术基金会(北京)在2016年9月份的展览“克里斯丁·莱默茨与诺伯特·塔丢斯:肉”中,艺术家诺伯特·塔丢斯的16幅油画和3幅素描被中国文化局禁止入境,这批被禁的作品将会于林冠艺术基金会POP-UP(香港)展出。当时林冠艺术基金会(北京)的工作人员也表示:“有可能是艺术家作品的画面太过激烈,但是境外画作审查不通过并不是一件很稀有的事情。”
在问及国际艺术家在国办展览是否受到关注度的制约时,杨大宇表示:“国际艺术家的关注度、以及市场欢迎度与国内艺术家几乎没有区别,这其实取决于我们在选择国际艺术家时对艺术家状态与国内市场的综合判断……对于那些艺术水准较高、而在国内的知名度明显不够的艺术家,我们会与一些重要的公共艺术机构共同推广。与公共机构的合作其实关键还是看艺术家的质量,在认同学术水平的情况下,展览合作往往是一拍即合的。在西方越来越关注中国的当下,这种学术的推广,其实不仅仅是面对国内的,在西方同样也有很重要的影响。”偏锋新艺术空间为代理艺术家本杰明·阿普尔提供驻地创作、与中央美术学院联合举办吉莲·阿尔斯的展览,也是在国内推广国际艺术家的具体实践。甚至包括艾米李画廊经常在展览开幕过程中,在画廊举办小型音乐会、party等活动,也是在无形中对展览的再次宣传。
2017偏锋新艺术空间“本杰明·阿普尔:地下室花圃”展览现场(©偏锋新艺术空间)
2017偏锋新艺术空间“本杰明·阿普尔:地下室花圃”展览现场(©偏锋新艺术空间)
国际艺术家来国内办展,也是一场跨地域、跨语境的文化输出,国内观众是否对这盘“国际餐”买单,也是对展览的挑战之一。正如杨大宇直言:“坦率的说,无论国际艺术家的知名度有多高,在国际的影响力有多大,当他们第一次来到中国的时候,他们都是新人……国际艺术家的关注度、以及市场欢迎度与国内艺术家几乎没有区别,这其实取决于我们在选择国际艺术家时对艺术家状态与国内市场的综合判断。”
 
那究竟是为什么,即便困难重重,国际艺术家和国内画廊还乐此不疲地花费着高昂的成本、促成一次次的展览呢?
 
 
 
 
国际艺术家展览的“引进来”,全球化下的新常态
 
 
首先,对于这些还尚未走向伟大的年轻艺术家来说,他们在中国市场还是空白,发展前景充满潜力,因此抢此刻占市场先机就显得尤为重要;其次国外拥有健全的市场价格体系,相比之下很多国际艺术家都比同龄的中国艺术家作品价格便宜,这就使他们的作品更具竞争力,正如艾米李画廊负责人李颖所谈:“价格我并不是很担心,因为相对来说国外的市场和体系相对健全一些,国外艺术家就是正常价格。”与此同时,中国藏家的国际趣味的驱动,中国本土当代艺术经历了作品乏善可陈、市场疲软,也都给了国际年轻艺术家来华发展的“可趁之机”。
 
2017北京现在画廊“Parker Ito:#17”现场,虽然是这位生于1986年的艺术家的亚洲首秀,画廊负责人黄燎原表示“开幕前便已售罄”
2017北京现在画廊“Parker Ito:#17”现场,虽然是这位生于1986年的艺术家的亚洲首秀,画廊负责人黄燎原表示“开幕前便已售罄”
需要强调的是,国际艺术家的“大举进攻”,势必要与国内当代艺术家“瓜分”中国市场、“压缩”中国艺术家参展机会。正如资深藏家唐炬当时在点评“国外艺术家中国办展热潮”时,提出的另一个观察角度:“我个人对海外的艺术家到中国来打开市场,希望销售或者推广,并不是很看好,也不知道意义在哪,成不了一个完整的线索,不如把时间、精力及资金用在我们自己优秀艺术家的线索上,我可能有点保守……我们自己的艺术家很多画的很好,我们完全可以把精力、一些财力用在我们自己的艺术家上面。”由此看来,中国艺术家如何应对外来的竞争力,藏家如何在眼花缭乱的作品中保持清醒,也是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化的浪潮中,需要重视的一堂必修课。
 
国际艺术家展览的“引进来”,今后将成为一种常态吗?对此,唐泽慧给出了相左的意见:“目前国外艺术家的展览热潮还是集中在明星大牌艺术家,国际交流还不够常态化,国外青年艺术家在中国的展览和市场机会、藏家对他们的认知度都还有待提高。我并没有感到在中国的国外艺术家最近有扎推做展览,相对于在中国出生和成长的艺术家,这个群体艺术家的展览和市场机会还是比较有限的,这有语言、观念、文化等方方面面的原因。我觉得交流应该是双向的,中国艺术家‘走出去’,也应该有外国艺术家‘走进来’,这种交流和融合应该常态化,日常化。”
当巴塞尔艺博会“落户”香港五年,苏富比、佳士得等国际拍卖行早已稳健地耕耘中国市场的今天,“艺术家的全球化”也正是艺术市场发展中的不可逆的潮流。正如在偏锋当代艺术中心总监杨大宇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是中国当代艺术家们必须面对的一种新的全球化环境——中国的当代艺术市场会越来越全球化。从当代艺术发展的历史来看,这其实也是中国要成为新时期重要的国际当代艺术中心的必由之路吧。”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 前瞻性与实用性。

《Hi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i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i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400-650-7600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传真:
010-51374129
订阅价格(含邮)
北京:20元/期
外埠:26元/期
港澳台地区:60元/期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全年套餐价300元/年,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