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作者:吕晓晨 2016年10月21日 838 次阅读 专题话题
分享到: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第四届深圳”在深圳会展中心举办,这里拥有五光十色、车水马龙的繁华夜景
第四届深圳”在深圳会展中心举办,这里拥有五光十色、车水马龙的繁华夜景
2015年创下了1.75万亿GDP的深圳,这样的城市,不该只有车水马龙、灯红酒绿。
金九银十,第四届“艺术深圳”、深圳e当代美术馆、有空间、谷·仓当代艺术空间等当代艺术主办方/机构,纷纷选择了在九月中下旬的“黄金时期”举办活动。繁华落幕后,谁会为这一场饕餮盛宴买单呢?当代艺术在深圳,究竟能激荡起多大浪花?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艺术深圳” 现场
“艺术深圳” 现场
打本地牌或“因地制宜”牌,是画廊销售的捷径吗?
 
本次大胆选择了4个展位的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是整个博览会“占地最大”的画廊。也是本次博览会现场,第一个听到好消息的画廊:本地艺术家梁铨的若干件作品已售,其中不乏约78万价位的绘画,甚至好几件作品被藏家当场拿下,直接带走。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和深圳素来有合作,夏季风本人也在深圳策划、参与过多次当代艺术的活动。他表示:“因为知道深圳艺术市场的大致情况,蜂巢对待这次的艺术深圳非常认真,一共申请了4个展位,邀请18位艺术家,携带了超过50件作品参加。成交情况超出我们的预期。尤其是蜂巢代理合作的广东本土艺术家,如梁铨、刘可、袁泽强等人的作品,可以说受到了追捧。”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艺琅国际(上)、千高原艺术空间(中)、世界画廊(下)等机构,都带去了本地艺术家王川的作品,观众的反馈也不错
艺琅国际(上)、千高原艺术空间(中)、世界画廊(下)等机构,都带去了本地艺术家王川的作品,观众的反馈也不错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深圳本土画廊竹空间的展位上有接近90%的作品都贴上了紫色的代表“已售”的小圆点,出售的作品从3.5万至六七十万不等。 竹空间带来的艺术家有宋玉明、薛宝瑕等,作品风格比较偏传统,但受到深圳本地藏家的大量喜爱。宋玉明曾任深圳美术馆馆长,而薛宝瑕则是来自台湾的抽象女艺术家
深圳本土画廊竹空间的展位上有接近90%的作品都贴上了紫色的代表“已售”的小圆点,出售的作品从3.5万至六七十万不等。 竹空间带来的艺术家有宋玉明、薛宝瑕等,作品风格比较偏传统,但受到深圳本地藏家的大量喜爱。宋玉明曾任深圳美术馆馆长,而薛宝瑕则是来自台湾的抽象女艺术家
深圳本土画廊艺术云的艺术发展副总监游优表示:“此次我们的藏家主要是珠三角地区的,水墨作品受到的关注度比较多。位于VIP室的最贵的一幅林于思的作品也有客人有意向,目前正在谈。”图为林于思的《蓬莱》,标价45万元
深圳本土画廊艺术云的艺术发展副总监游优表示:“此次我们的藏家主要是珠三角地区的,水墨作品受到的关注度比较多。位于VIP室的最贵的一幅林于思的作品也有客人有意向,目前正在谈。”图为林于思的《蓬莱》,标价45万元
世界画廊带去的严善錞的7200元的版画,受到观众的喜爱最多,目前也有很多有意向的藏家在谈
世界画廊带去的严善錞的7200元的版画,受到观众的喜爱最多,目前也有很多有意向的藏家在谈
“艺术深圳”都有哪些受欢迎的作品
 
截至采访结束,“艺术深圳”现场受到欢迎的作品如下: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玉兰堂带来的李贵君的《理智与情感》(上)、李津的《幻影》(中)分别以20万元和12万元成交,目前大型雕塑和全场最贵的、141万元的尹朝阳的《苍岩秋树》还没有进展,倒是李伟&刘知音的售价8000元左右的小型衍生品雕塑(下)受到大量欢迎,销量不错
玉兰堂带来的李贵君的《理智与情感》(上)、李津的《幻影》(中)分别以20万元和12万元成交,目前大型雕塑和全场最贵的、141万元的尹朝阳的《苍岩秋树》还没有进展,倒是李伟&刘知音的售价8000元左右的小型衍生品雕塑(下)受到大量欢迎,销量不错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杨画廊的工作人员表示此行销量不错,最受欢迎的当属印在宣传册上的陈卓《未婚妻》(上),该作品已售,价格保密;最大尺幅的郑文昕的《物理风景》(下)也颇受欢迎,有意向的人也很多
杨画廊的工作人员表示此行销量不错,最受欢迎的当属印在宣传册上的陈卓《未婚妻》(上),该作品已售,价格保密;最大尺幅的郑文昕的《物理风景》(下)也颇受欢迎,有意向的人也很多
武汉的美术文献艺术中心带来的李继开的售价1.2万元的小幅手稿受到询价最多,也卖得最好
武汉的美术文献艺术中心带来的李继开的售价1.2万元的小幅手稿受到询价最多,也卖得最好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最初本不打算参展、后来在申请结束后又决定参展并且得到了不错展位的八大画廊,其带来的许东荣的25万元的汉白玉雕塑、8万元的陈秋明的写实绘画受到的预定和关注最多
最初本不打算参展、后来在申请结束后又决定参展并且得到了不错展位的八大画廊,其带来的许东荣的25万元的汉白玉雕塑、8万元的陈秋明的写实绘画受到的预定和关注最多
艺术云以15万售出的蔡志松《方玫瑰》
艺术云以15万售出的蔡志松《方玫瑰》
经济特区的“高潮时差”?
 
踏进晚上7点的“艺术深圳”VIP(16:00-21:00)当日,出示了短信便被允许进入,门口的安检或许由于经历了人潮拥挤的疲惫,并没有人仔细盯守。如果是在北京或上海,这是博览会最热闹的时间点,但“艺术深圳”当时的场景则相对冷静很多。据悉,当天下午的人流高峰在4、5点左右,到了所谓的“饭点”后,整个场馆的人流便开始减少,直至当晚闭馆。

19:30的VIP之夜,略显清净
19:30的VIP之夜,略显清净
“艺术深圳”恰好选择了中秋节的第二天开幕,并且只有VIP之夜和第一天的公众开放日是法定假期。不少画廊表示:“很多老藏家都回家过中秋了,没有时间来;等过完节回来也上班了,所以到场率还是受了些影响。”
看来,开拓深圳的艺术市场,也需要把握大众的作息规则。
 
 
画廊的无奈:看热闹的多,看门道的少
 
不少画廊反映,VIP开幕当晚涌入的观众更多是小朋友——这种现场一直持续到公众开放日,现场乱跑、乱摸的小观众不但让父母头疼,甚至也让有的画廊一度收起了他们带来的雕塑作品。
和雕塑“亲密接触”的孩子们(摄影:伍劲)
和雕塑“亲密接触”的孩子们(摄影:伍劲)
芳草地画廊(香港)运营总监方恒表示:“可能主办方在邀请VIP制度上还需要完善,我们感觉VIP和公众开放日迎来的观众层次的差别并不大”。位于展会入口的香格纳画廊也深有体会。香格纳画廊此次以胡介鸣个展的形式参与“艺术深圳”,带来了一批带有电子屏幕的装置作品。工作人员表示,虽然有交易,但很多前来询问的观众是深圳本地从事电子科技工作的人员,询问的问题甚至是和作品的制作技术相关。
香格纳画廊展位
香格纳画廊展位
截至“艺术深圳”第三天(包括VIP之夜),不少画廊都面对着难言的尴尬:尚未开张,这其中甚至包括常青画廊、当代唐人艺术中心、TONG Gallery+Projects等。虽然不乏询价的人,但是真正的交易缺不尽人意。VIP之夜售出一张作品的桥舍画廊,连续两天也没有进一步进展。据画廊工作人员介绍,本次桥舍带去的艺术家安立奎·布里克曼的作品,桥舍在展会现场的工作人员,每人手里都有至少四位不同的藏家问价。

上:安立奎·布里克曼《清晰》,下:安立奎·布里克曼《蓝色片断》©桥舍画廊
上:安立奎·布里克曼《清晰》,下:安立奎·布里克曼《蓝色片断》©桥舍画廊
本地藏家正处于“嗷嗷待哺”的阶段,离“专业性”尚有距离
 
正好在博览会期间迎来罗中立&罗丹双个展的深圳e当代美术馆,此次在“艺术深圳”入口处也拥有一个展位“e空间”,并带去了罗中立、叶永青、何多苓等西南艺术大家的经典美术史级别的作品。作为一家美术馆机构,执行馆长徐文表示参展并非为了销售,而是为了对观众进行美育普及:“深圳的藏家还没有养成所谓的‘口味’、价值观导向,甚至只能说是个baby阶段,他们接收、学习什么,取决于你能给他们什么”。
罗中立个展状态·巴山变奏曲展览现场
罗中立个展状态·巴山变奏曲展览现场
谷·仓当代艺术空间的负责人龙总是深圳本地的藏家,他表示前两年深圳的藏家(还不能说是严格意义上的“当代艺术藏家”)都是各自收各自的,彼此没有什么交流,直到去年某些藏家之间才建立了一定的联系。“深圳有点像二十年前的上海,这里不光是当代艺术市场的秩序亟待建立,整个艺术的大环境都需要调整:我有很多收藏古董瓷器、红木家俬的朋友,他们投入了不菲的金钱但是被骗……深圳还没有建立好当代艺术的生态,而这恰好是培养藏家的第一步。”
谷·仓当代艺术空间是由几位从事金融行业的合伙人发起的非营利艺术机构,不同于画廊的买卖性质。合伙人之一,曾在广州美术学院教书、如今在美国、广州居多的郑维表示:“虽然同在珠三角,但深圳比广州的当代艺术要略逊一筹。深圳不缺乏购买力,但目前的短板有两个:一是缺乏引导当代艺术的收藏方向,二是缺乏当代艺术的生态圈。”
林天明:“深圳目前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当代艺术藏家,这里不乏有钱人,但他们更多喜欢买珠宝、买名牌;但深圳和香港很像,时尚的、年轻的艺术会更合这里的口味。仅凭几届博览会是不行的,至少要到五、六届的时候,深圳的当代艺术收藏才会有明显的提升。”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谷·仓当代艺术空间酒会现场(图:任静)
谷·仓当代艺术空间酒会现场(图:任静)
深圳本土藏家杨锋表示:“感觉‘艺术深圳’越来越成熟,质量和服务都非常不错,也购买了若干件作品……随着博物馆、美术馆、非营利空间等艺术机构的兴起并逐渐形成群落,深圳的当代艺术氛围会越来越好并且有一定的建树。”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杨锋艺术与教育基金会首届微征集项目展“Reality Bytes”
杨锋艺术与教育基金会首届微征集项目展“Reality Bytes”
有效交易少
 
不少北京、上海的画廊表示出售主要都是老藏家,认识的深圳本土藏家并不多,且询价之后,却并没有下一步动作。

一位深圳本地的艺术爱好者,VIP之夜在桥舍画廊看中一件标价18万的安立奎的作品《映射的颜色》,但其对工作人员的要求“我真的是很喜欢,10万我就拿下了“,也让画廊工作人员哭笑不得
一位深圳本地的艺术爱好者,VIP之夜在桥舍画廊看中一件标价18万的安立奎的作品《映射的颜色》,但其对工作人员的要求“我真的是很喜欢,10万我就拿下了“,也让画廊工作人员哭笑不得

深圳本土画廊竹空间带去的草间弥生的版画作品则无人下手,对此画廊的工作人员也有颇多无奈:“现在还是有很多人觉得版画是打印的,是复制品,这也是阻碍作品出售的原因吧。”
深圳本土画廊竹空间带去的草间弥生的版画作品则无人下手,对此画廊的工作人员也有颇多无奈:“现在还是有很多人觉得版画是打印的,是复制品,这也是阻碍作品出售的原因吧。”
芳草地画廊(香港)第一次参与深圳的艺博会,因此在作品的面貌上也希望呈现多样化的特征。费尔南多·伯特罗的作品得到了诸多人询价,但一幅《盥洗室》95万美金的标价,也吓退了诸多观众
芳草地画廊(香港)第一次参与深圳的艺博会,因此在作品的面貌上也希望呈现多样化的特征。费尔南多·伯特罗的作品得到了诸多人询价,但一幅《盥洗室》95万美金的标价,也吓退了诸多观众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唐人当代艺术中心本次的展位并不佳,位于展厅最右侧的尽头,这也或多或少会影响到曝光率和成交。唐人带去的作品价位在8万至30多万,其中广东本土艺术家、“大尾象”成员之一的陈劭雄,其作品《集体记忆——南京总统府》标价32万,是唐人此行带去的最贵的作品。虽然得到了众多人询价,但是依然还未成交。综上,这也影响明年是否继续参展
唐人当代艺术中心本次的展位并不佳,位于展厅最右侧的尽头,这也或多或少会影响到曝光率和成交。唐人带去的作品价位在8万至30多万,其中广东本土艺术家、“大尾象”成员之一的陈劭雄,其作品《集体记忆——南京总统府》标价32万,是唐人此行带去的最贵的作品。虽然得到了众多人询价,但是依然还未成交。综上,这也影响明年是否继续参展
常青画廊目前唯一一件被预定的作品是乔瓦尼·欧祖拉的《悲怆的风景》,售价十几万人民币,是常青带去的最便宜的一件。目前该件作品尚在商谈中,交易还未完全落地
常青画廊目前唯一一件被预定的作品是乔瓦尼·欧祖拉的《悲怆的风景》,售价十几万人民币,是常青带去的最便宜的一件。目前该件作品尚在商谈中,交易还未完全落地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TONG Gallery+Projects主打的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上),靓丽的色彩、多媒介的表现依然只是在藏家的心门外徘徊,尤其是蔡东东的装置《河流》(中)、张心一的《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下)得到了众多人的关注与询价,但截至目前,“交易平平”
TONG Gallery+Projects主打的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上),靓丽的色彩、多媒介的表现依然只是在藏家的心门外徘徊,尤其是蔡东东的装置《河流》(中)、张心一的《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下)得到了众多人的关注与询价,但截至目前,“交易平平”
开疆拓土,而今迈步从头越
 
海莱画廊此次以孔柏基个展的形式出现在“艺术深圳”现场,并且带来的都是百万级别的作品。但负责人董炜却表示:“销售是目标,但不是唯一目的,画廊除了销售,还有更多需要做的事,比如艺术氛围的培养、艺术理念的传播……深圳的购买力非常强大,所以我相信人们追求的目标也会逐渐从优美向优雅转变。”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海莱的展位上还设置了速写区,为观众提供纸本颜料,目的是打破人们对颜料、作品价值认知的偏见。此举吸引了不少小朋友和年轻艺术家在孔柏基的作品前临摹、创作
海莱的展位上还设置了速写区,为观众提供纸本颜料,目的是打破人们对颜料、作品价值认知的偏见。此举吸引了不少小朋友和年轻艺术家在孔柏基的作品前临摹、创作
在深圳e当代美术馆举办个展的罗中立,在VIP之夜也前来“艺术深圳”参观,偶像的力量是强大的,吸引了大量的观众拍照、围观;同时在e当代美术馆的现场,罗中立也吸引了大量的媒体、藏家,以及从“艺术深圳”特地前来的画廊主。谈到深圳当代艺术的初印象,罗中立表示:“这是一届有水平的博览会,很多深圳的圈内好友都表示这是迄今为止最好的一届。香港巴塞尔是有影响力的平台,而深圳和香港的关系,今后无疑拥有成为有影响力平台的潜质。这是一个年轻的城市,各方对深圳的期待都很高,博览会选点也很好,这是整个城市的眼光。”
此前也和深圳有联系的美术史学者、批评家何桂彦表示:“随着最近几年的发展,深圳的当代艺术氛围越来越好,当地出现了很多好的机构,人们的意识也有很大的转变。加上与香港的地缘优势,深圳在有意识地进行国际化接轨。当代艺术在这里生存的空间和可能性是很大的。”
此前一直参加国际博览会的世界画廊,此次是第一次来中国大陆地区参加艺博会。画廊的老杨却对此次“艺术深圳”给出了很高的评价:“其实我蛮欣喜的,我觉得这次博览会很好。之前我去北京、上海也参观过博览会,人太多了,现场很嘈杂……我其实宁愿是这样的环境,小而精,没有那么喧嚣的环境,而且这次主办方邀请的画廊也很有质量……我们会考虑明年是否继续来。”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世界画廊
©世界画廊
夏季风:“众所周知,深圳是一个经济非常发达的一线城市,从事高端产业的群体庞大,而这个群体通常以高学历、高修养、高收入的人士居多,有着良好的艺术消费与收藏的基础;另外,深圳毗邻香港,香港的一些艺术展览、拍卖以及巴塞尔艺博会的举办等等,多少也普及、加深了许多人的收藏意识。从这两个方面来说,深圳的艺术市场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的确,现在深圳当代艺术的生态与北京、上海相比较,还有一定的距离。但并不意味着这个距离不会拉近、缩短。如果在北京、上海之外有第三极的艺术市场崛起,我觉得非深圳莫属。当然,与国内其他地方一样,深圳当代艺术的业态肯定还需要继续建设,但就深圳独具的天时、地利、人和,成为中国当代艺术下一个重要阵地,应该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谷·仓当代艺术空间联合创始人靳先生是从事金融业的人士,此前并未接触过当代艺术领域。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我还是看得多,还没有开始收藏,一步步来。”
硬件、服务,博览会不可忽视的细节
 
在《Hi艺术》9月刊“封面故事”的采访中,“艺术深圳”的主办方曾表示为各家画廊购买了保险、也在展墙等硬件服务设施上做了专门调整。但在此次博览会现场,不少北京、上海的画廊都表示展墙厚度不够:“北京、上海的展墙比深圳的要厚一半,我们在安装照灯的时候墙晃得很厉害!”“展墙我们刷了五遍,还是能看出整面墙上的墙缝。”
芳草地画廊(香港)则表示:“地毯上的油漆、裸露在外的电压箱……这些小细节还是会影响美观与舒适度。”
据悉,博览会最后一天下午三四点(9月19日),观众还在入场参观的时候,撤展队伍却也进入展厅开始撤展,甚至还一度停了电。前方有工作人员表示不满:“一边放观众,一边关闭了顶灯,随后又灭掉射灯,没有任何广播和主办方提示,就开始撤展了,现场好乱。”
 
裸露在墙体外的电箱
裸露在墙体外的电箱

厚度不及“艺术北京”1/2的展墙
厚度不及“艺术北京”1/2的展墙
来自香港的世界画廊也坦言:“说实话,博览会的灯光照明设备还是和国际有差,这对作品的呈现还是会有所影响……”
来自香港的世界画廊也坦言:“说实话,博览会的灯光照明设备还是和国际有差,这对作品的呈现还是会有所影响……”
是真热闹,还是“假高潮”?
 
“艺术深圳”入口处的安保人员表示“来的人很多,很累”。但是在展厅内却听到一对参观群众的谈话:“这里的画都是可以卖的呀?”让人确实咋舌。
展厅最内,有接近1/5的空间分割给了衍生品、当代艺术周边项目、赞助商,但母婴棉制品、照片油画打印等摊位,在艺博会中总是会显得“画风不对”。但这里依然吸引了很多观众“扫码关注送小礼品”。
前方传来的小插曲:撤展当日,卖花艺的展位甚至有工作人员大喊:“便宜处理了!”
衍生品、当代艺术周边项目、赞助商展位
衍生品、当代艺术周边项目、赞助商展位
“价格透明”还有多远?
 
在“艺术深圳”开幕之前,《Hi艺术》也以图集的形式对本次参展艺术深圳的画廊、作品及部分价格做了披露,得到了很多画廊的支持,也有不少画廊愿意提供价格,但同时部分画廊也对公示价格略有迟疑,“不便提供”。甚至在博览会现场走访的过程中,很多画廊在提到销售、价格中以“不便透露”回绝,甚至有的画廊工作人员眉飞色舞地表示完“不错不错”后,又以“不方便透露”终止了采访。
但现场也有少数几家直接在展签上公示价格的画廊,比如深圳的竹空间、台北的八大画廊。“来到这里就是为了买卖,价格公示出来方便客户,也方便我们。”
北京、上海之后,深圳是艺术市场的第三极吗?

会展中心6号馆
会展中心6号馆
40年前,一位老人在中国南海边画了一个圈,把深圳的经济发展拉进了提速的轨道上;如今已跻身国际化都市的深圳,在奔向经济的路上,也正在一步步规划着在当代艺术上的蓝图。
稍假时日,或许鹏城的当代艺术市场,能真的像大鹏一样展翅高飞。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 前瞻性与实用性。

《Hi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i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i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400-650-7600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传真:
010-51374129
订阅价格(含邮)
北京:20元/期
外埠:26元/期
港澳台地区:60元/期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全年套餐价300元/年,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