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潮流艺术玩法,九年资深从业者毛壮分享了这些干货

作者:李天琪图片提供:毛壮、本刊资料库 2021年3月30日 2264 次阅读 专题话题

尽管距离2019年潮流艺术的集体高光已过去了一段时间,但眼下热度不减的盲盒经济、日趋频繁的潮流艺术展、依旧受追捧的村上隆、KAWS、Banksy……似乎都在证明潮流艺术并非昙花一现。连曾梵志都加入发售玩偶的行列了,还有什么不可能?

有人说:潮流艺术不太属于我们所认知的艺术市场,它是另一个系统。的确,这种相对新兴的艺术形式,无论是在趣味、受众,还是价值、市场等方面,都有些“自成一派”的地方。

国内虽然不乏潮流艺术的热衷者,但提到潮流艺术藏家或潮流艺术媒体,又似乎屈指可数。潮流艺术的底层逻辑、玩法、前景到底如何?我们找到了“80后”媒体人、藏家毛壮。
毛壮 潮流艺术收藏家、潮流艺术自媒体 (公众号:艺术壮士)
毛壮 潮流艺术收藏家、潮流艺术自媒体 (公众号:艺术壮士)

国内最早一批关注潮流艺术的人

毛壮最初是互联网从业者,现已成为潮流艺术的一位重要推手,打开百度输入“潮流艺术”,弹出的第一条搜索结果就是毛壮2019年初所写的文章《如何定义潮流艺术》。

早在2012年“潮流艺术”这个概念还未真正进入大众视野时,毛壮就已创立网站“艺术壮士”,致力于推荐国际知名潮流艺术家;2015年创建同名微信公众号,打造“潮流艺术百科,全球潮流艺术分享平台”。媒体人的身份之外,毛壮也是潮流艺术藏家,藏品(原作)数量达百余件。“潮流艺术的玩法”这个话题,请毛壮来谈,或许再合适不过。

松山智一《Girl, Don’t Pass Me By》 91.4×91.4cm 布面丙烯 2018 毛壮收藏
松山智一《Girl, Don’t Pass Me By》 91.4×91.4cm 布面丙烯 2018 毛壮收藏
下田光《Children on the Edge - 14 Years Old  #3》 115×90cm 布面油彩、丙烯 2018 毛壮收藏
下田光《Children on the Edge - 14 Years Old  #3》 115×90cm 布面油彩、丙烯 2018 毛壮收藏
哈维尔·卡勒加(Javier Calleja)《No title (#25)》 14×24cm 纸本水彩、铅笔 2017 毛壮收藏

 
哈维尔·卡勒加(Javier Calleja)《No title (#25)》 14×24cm 纸本水彩、铅笔 2017 毛壮收藏
 

4年时间,从进场到崛起

Hi(以下简写为Hi):潮流艺术这个概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进入大众视野的?
毛壮:2013左右,不知道是谁发明的词汇。不过回看了一下,2013年时,我就开始把“潮流艺术”的关键词用在介绍KAWS、马克·莱登(Mark Ryden)等艺术家的文章中。
Hi:“潮流”是中国的概念吗?
毛壮:确实是中国独有的,国外没有“潮流艺术”的概念。和潮流艺术有交集的,国内外都认可的艺术类型包括超扁平艺术(Superflat)、街头艺术(Street Art)、城市艺术(Urban Art)、波普艺术(Pop Art)、超现实波普艺术(Lowbrow Art)等。
Hi:是否有官方机构明确提过这个概念?
毛壮:这个概念以前在艺术圈内可能非常不受待见,但最近一年很多艺术机构都开始提及这个概念。以三大拍卖行为例,在佳士得和富艺斯的中文媒体中都有提到过,但苏富比的中文媒体从未提及,虽然2019年香港春拍中那场著名的NIGOGOLDENEYE® Vol. 1专场就是苏富比做的(就是在这个专场中KAWS作品创出破亿港币的拍卖纪录)。“潮流艺术”本身就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标准,只是对某一类在年轻受众中广泛传播的艺术形式的一种统称,也没有得到学术界的认可。
Hi:如何界定潮流艺术?
毛壮:很难界定,但是我观察到的规律是,符合以下条件中的2-3条,就可能会被贴上“潮流艺术”的标签,包括:1、艺术家的创作是否会融入流行文化元素,把年轻人喜爱与熟悉的元素加入作品;2、艺术家是否经常发售限量周边,且这些周边在二级市场上交易频繁;3、艺术家是否与主推潮流艺术的画廊、艺术机构、艺术媒体合作;4、艺术家是否受到一些潮牌的青睐,会有一些联名合作;5、艺术家是否会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作品及与粉丝互动,懂得粉丝经济与粉丝运营。
Hi:潮流艺术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崛起的?
毛壮:2017年左右开始。
一文读懂潮流艺术玩法,九年资深从业者毛壮分享了这些干货
一文读懂潮流艺术玩法,九年资深从业者毛壮分享了这些干货
一文读懂潮流艺术玩法,九年资深从业者毛壮分享了这些干货
2017年,余德耀美术馆为KAWS举办回顾性大展“KAWS:始于终点”
2017年,余德耀美术馆为KAWS举办回顾性大展“KAWS:始于终点”
Hi:起的原因是什么?
毛壮:几个原因叠加的效果。在展览方面,比如2017年KAWS在余德耀美术馆举办了现象级的大展,泡泡玛特举办了首届BTS北京国际潮流玩具展等。这些火出圈的展览让更多人开始关注起了潮流艺术、潮流艺术家、潮玩这几个概念。此外,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发售一波又一波的限量版画、潮流玩具。另外因为泡泡玛特的上市,也让很多机构和个人投资者都看到了潮玩与潮流艺术的市场潜力。
2020年,泡泡玛特在北京APM商场举办的“城市开箱”主题展
2020年,泡泡玛特在北京APM商场举办的“城市开箱”主题展
一文读懂潮流艺术玩法,九年资深从业者毛壮分享了这些干货
泡泡玛特最受欢迎的IP之一LABUBU,创造这一形象的艺术家为龙家升(Kasing Lung 生在香港,长在荷兰,目前是村上隆带领的Kaikai Kiki画廊的代理艺术家)
泡泡玛特最受欢迎的IP之一LABUBU,创造这一形象的艺术家为龙家升(Kasing Lung 生在香港,长在荷兰,目前是村上隆带领的Kaikai Kiki画廊的代理艺术家)

不会有第二个KAWS

Hi:你如何看待2019年KAWS的作品在香港苏富比创下过亿天价?
毛壮:要知道艺术圈只有一个KAWS,从靠广告牌涂鸦成名,到在世界各地的美术馆举办回顾展,在亚洲各个城市地标摆放巨型充气公仔,再到与优衣库、DIOR等品牌联名,没有这一切的基础,KAWS的作品不可能创下过亿天价,所有这些基础一环扣一环,都是互相影响促进的,他的成功也很难被复制。不过这个拍卖纪录的背后应该也是有推手的。
KAWS 《THE KAWS ALBUM》 101.6×101.6cm 亚克力画布 2005估价:600-800万港元成交价:1.16亿港元 2019香港苏富比春拍NIGOGOLDENEYE® Vol. 1专场,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KAWS 《THE KAWS ALBUM》 101.6×101.6cm 亚克力画布 2005
估价:600-800万港元
成交价:1.16亿港元 2019香港苏富比春拍NIGOGOLDENEYE® Vol. 1专场,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Hi:KAWS作品现在的行情怎么样?
毛壮:2019年算是KAWS事业最巅峰的一年,2020年,同尺寸同系列的作品拍卖成交价相比2019年降低了10%到30%不等。KAWS近期只有部分数量更为稀少的铜雕、木雕的价格依旧保持坚挺。
KAWS 《无题》 直径150.5cm 压克力彩、画布  2013 

成交价:461.5万港元 2019年10月香港苏富比

成交价:325万港元 2020年7月香港苏富比

不到一年时间,同一件作品的价格下降了近30%
KAWS 《无题》 直径150.5cm 压克力彩、画布  2013 
成交价:461.5万港元 2019年10月香港苏富比
成交价:325万港元 2020年7月香港苏富比
不到一年时间,同一件作品的价格下降了近30%
Hi:有些人评论认为KAWS的作品艺术价值不高,你怎么认为?
毛壮:虽然最顶尖的美术馆可能还不认可他作品的艺术价值,但并不影响他进入艺术史。他是当代卡通挪用艺术的开创者,地位无人可以撼动。
2019年6月3日,优衣库推出与KAWS联名的99元T恤,遭到疯抢。当日0点在天猫旗舰店上线后,瞬间售罄。线下商店更是一片混乱,有媒体将6月3日的优衣库形容为“真实的僵尸片拍摄现场”

 
2019年6月3日,优衣库推出与KAWS联名的99元T恤,遭到疯抢。当日0点在天猫旗舰店上线后,瞬间售罄。线下商店更是一片混乱,有媒体将6月3日的优衣库形容为“真实的僵尸片拍摄现场”
 

这是一个粉丝经济

Hi:社交媒体是不是也对潮流艺术的扩张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毛壮:Instagram不仅是社交媒体,还是很多人收藏艺术品的必备工具。我自己从2016年就开始这么做了。通过Instagram不仅可以去认识新的艺术家,了解喜欢艺术家的展览动态,还可以直接与画廊或者艺术家进行联系,Instagram所发的内容还是很多人向画廊证明藏家身份的背书。

此外,很多画廊、艺术机构在与艺术家合作时,也会考虑到艺术家自身的粉丝量与影响力。特别是商业品牌在甄选合作艺术家时,会看重艺术家是否能“自带流量”,这与他们挑选合作明星的商业逻辑如出一辙。相对应的,粉丝量庞大的艺术家的社交媒体也具有了很高的商业价值,会成为他们与品牌合作谈判的筹码之一。

截至2021年1月1日,毛壮在Instagram上关注了168位艺术家,他对其中粉丝数量排名前30的艺术家做了一个排名
截至2021年1月1日,毛壮在Instagram上关注了168位艺术家,他对其中粉丝数量排名前30的艺术家做了一个排名
艺术家Banksy的Instagram截图,粉丝数量已升至1081万,是目前粉丝数量最多的潮流艺术家
艺术家Banksy的Instagram截图,粉丝数量已升至1081万,是目前粉丝数量最多的潮流艺术家
Hi:与大牌联名也是快速涨粉的方式之一?
毛壮:当然。举一个我最近观察到的例子,去年DIOR男装合作的艺术家肯尼·沙尔夫(Kenny Scharf b.1958),他在2020年1至11月的月均Instagram增粉量为1166人,而在公布与DIOR的联名合作的12月,单月增加了9973名粉丝,比1-11月均增长了8.5倍。
一文读懂潮流艺术玩法,九年资深从业者毛壮分享了这些干货
肯尼·沙尔夫(Kenny Scharf)与DIOR联名打造的2021秋季男裝系列 © Christian Dior
肯尼·沙尔夫(Kenny Scharf)与DIOR联名打造的2021秋季男裝系列 © Christian Dior

掘金的人太多了

Hi:你比较看好的,但国人还不太了解的潮流艺术家有哪些?
毛壮:目前来看比较少了。Instagram上能找到的,有潜力的艺术家基本都被发掘了,很多粉丝量只有几百的年轻艺术家,去询问时大多都已经有了代理画廊,其中热度比较高的艺术家,即使没有签约大的画廊,或者做过重要的展览,也有在如日本SBI,台北罗芙奥,以及大拍卖行的网拍有了上拍记录。可以说现状是僧多粥少,优秀的艺术家一旦在社交媒体上崭露头角,很快就会被画廊或机构发掘,长期无人问津的比较少(如果有,可能就是不够优秀吧)。
Hi:拍卖行也加入了潮流艺术家的推手阵营?
毛壮:感觉在2020年之前,拍卖行对于上拍的新人艺术家要求极高,有诸多的要求与行业标准。但最近的网拍好像放宽了一些限制,甚至可以看到一些只在小画廊做过个展的艺术家也有上拍记录,上拍作品也大多集中在10万以内的价位。思考背后的逻辑,可能是拍卖行看到一些艺术家的作品在画廊一画难求,本身就具备一定的二级市场,拍卖行没必要一直保持高姿态,对于年轻且优秀的艺术家,也可以降低一些上拍的标准。
Hi:也就是说艺术家成名变得更容易了?
毛壮:是的,不过条件是艺术家的作品足够优秀且独特。当下的潮流艺术算是一个风口,参与其中的买家数量庞大,如今很多一画难求的艺术家,在2018年以前其实是很容易从画廊买到作品的。很多艺术家的一级市场价格和2018年以前相比平均翻了2到3倍,二级市场价格更是有上涨5-10倍的奇迹。就例如MR.、哈维尔·卡列亚(Javier Calleja)、凯撒·帕特(César Piette)等等。
MR.  《使用我的心灵感应能力》(Exercising My Telekinetic Powers)  130.5×97cm 压克力 画布 2012

成交价:118.75万港元 2017 佳士得香港春拍

成交价:212.5万港元 2019 佳士得香港秋拍

两年时间,同一件作品的价格翻了一番
MR.  《使用我的心灵感应能力》(Exercising My Telekinetic Powers)  130.5×97cm 压克力 画布 2012
成交价:118.75万港元 2017 佳士得香港春拍
成交价:212.5万港元 2019 佳士得香港秋拍
两年时间,同一件作品的价格翻了一番
哈维尔·卡列亚(Javier Calleja) 《等一会儿》(waiting for a while) 130×116cm 布面油画 2019

估价:280-380万港元

成交价:889万港元 打破个人成交记录 

2021年3月22日佳士得网拍
哈维尔·卡列亚(Javier Calleja) 《等一会儿》(waiting for a while) 130×116cm 布面油画 2019
估价:280-380万港元
成交价:889万港元 打破个人成交记录 
2021年3月22日佳士得网拍

Hi:听说凯撒·帕特最近也出NFT了?

毛壮:是的,最近NFT的概念风生水起,很多艺术家都有参与,凯撒·帕特(César Piette)的数码版画本月中旬登录NFT平台Nifty Gateway,其中限量100版的一件作品,有6642人参与抽选,发售价250美元,在平台二级市场的最高成交价为2800美元,和发售价相比翻了11倍多。2800美元比他限量75版的实体版画在二级市场的价格还要高出很多(艺术家的一件限量75版的实体版画,二级市场均价在万元人民币上下,约合1500美元左右)。

Nifty Gateway平台上显示凯撒·帕特(César Piette)的NFT作品已售罄
Nifty Gateway平台上显示凯撒·帕特(César Piette)的NFT作品已售罄

做NFT,绝大部分不是为了艺术收藏

Hi:你如何看待NFT的火爆,以及它与潮流艺术之间的关系?
毛壮:个人认为玩NFT的人群和炒期货、基金、比特币赚快钱的是同一波人,目前NFT热度极高,短期时间内入场人数激增,少数掌握了方式的行家能快速赚钱,但其中存在的泡沫也非常巨大。花了近4.5亿元购买Beeple NFT作品的买家曝光,他其实是全球最大的NFT基金公司Metapurse的创始人,这笔4.5亿元的投资,既创造了艺术、科技、投资圈的一个爆炸性话题,也让数以亿计的普通人知道了NFT这一概念,还为自己的公司以及NFT行业打了广告,4.5亿看起来非常多,但靠此赚回几十、上百亿也不是没有可能。
Beeple  《每一天:前5000天》 21069×21069像素(319,168,313位元组) 非同质化代币(jpg) 2021

成交价:69,346,250美元(约合人民币4.5亿元)
Beeple  《每一天:前5000天》 21069×21069像素(319,168,313位元组) 非同质化代币(jpg) 2021
成交价:69,346,250美元(约合人民币4.5亿元)
Hi:NFT会对传统艺术市场造成怎样的影响?
毛壮:一种可能性是通过NFT平台火出圈,实物的作品也增加了很多藏家,这种情况如果有就是正面效果。另一种可能性是蹭热度在NFT平台交易火爆,但在传统市场,艺术藏家依旧不觉得他的作品有任何收藏价值,NFT的热度过去后泡沫破灭,沦为了一个笑柄。但我觉得大部分情况下对传统艺术市场并不会造成影响,因为购买人群并没有太大交集。
刘野 《卖火柴的小女孩》数字版权作品 毛壮收藏

自2015年起,毛壮开始在名为Sediton的平台购买数字版权作品,这件刘野的著名绘画作品《卖火柴的小女孩》,被制作成有一定三维效果的动画。和很多NFT作品相比,毛壮说更愿意收藏Sediton上真正具有艺术性和观赏性的数字版权作品。
刘野 《卖火柴的小女孩》数字版权作品 毛壮收藏
自2015年起,毛壮开始在名为Sediton的平台购买数字版权作品,这件刘野的著名绘画作品《卖火柴的小女孩》,被制作成有一定三维效果的动画。和很多NFT作品相比,毛壮说更愿意收藏Sediton上真正具有艺术性和观赏性的数字版权作品。

在入手之前,应该先去了解市场信号

Hi: 随着潮流艺术热度的上升,藏家是否应该对这类艺术家给予更多的关注?
毛壮:从投资保值的角度考虑,在收藏前除了判断作品价格是否合适,与作品本身的优劣之外,还可以观察一些市场信号
包括在一级市场上的购买难度,艺术家是否与Kaikai Kiki、NANZUKA、OTI等等这类主打超扁平艺术、街头艺术的画廊合作;是否与DIOR、Off-White、NIKE、优衣库等注重艺术跨界的品牌进行了合作;是否与AllRightsReserved、Case Studyo、Avant Arte等知名限量艺术品机构合作了周边;是否被KAWS、村上隆、周杰伦等艺术兼潮流ICON收藏或钦点等等。如果这些信号灯被一盏盏点亮,这位艺术家很可能会成为未来的市场热点(本身就很知名、市场供大于求的艺术家除外)。
Hi:与其他类型的艺术品相比,潮流艺术作品的流通和交易方式有什么独特之处?
毛壮:因为互联网电商兴起,艺术品不像以前那么难流通了,通过eBay、闲鱼、Facebook、甚至是微信等平台都可以实现艺术品二手买卖。而且如今日本及国内的很多潮流艺术家的展览,会采取抽签的方式决定买家这些时候就能看到展览还未开幕,抽中作品的藏家就已经把作品加价挂在了二手交易平台上的奇葩景象。
如果艺术家热度很高,抽到作品的藏家就能得到可观的收入。这种情况在艺术原作领域确实少见,但很多年轻人如今都已经接受了球鞋、潮牌、潮玩从抽签发售到二级市场交易的成熟商业模式,原作被这么交易也就不觉得稀奇了。
Hi:抽中者得的方式和传统画廊挑选藏家的逻辑已经完全是两回事了吧?
毛壮:抽签的方式,我认为画廊也是为了公平起见,这种方式是出于善意的,只是存在漏洞,容易被投机者转空子。但挑选藏家的方式也并不是万无一失,不能保证不被钻空子,而且对新人藏家非常不公平。两种方式相结合,加上画廊对藏家的二次甄选,再加上一定期限的禁售约定,这种方式可能更加的公平吧。
闲鱼二手市场上的限量款潮玩

 
闲鱼二手市场上的限量款潮玩
 

不要成为高价接盘侠

Hi:近几年潮流艺术的兴起,是不是也让很多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的此类艺术家进入了大众视野?
毛装:我认为如果作品不够好,99%的可能性是火不起来的,至少懂艺术的人不会去收藏。但也见到一些靠着投机取巧的方式而有了一定名气的艺术家,不过也不能全盘否定,我认为这些作品的商品属性大于艺术属性,用商品营销、网络营销的方式去宣传,看到“广告”的人群里产生一定比例的消费者,这个逻辑讲得通,也值得被一些火不起来但是用心创作的艺术家所借鉴。但是希望一些美术馆、专业艺术媒体、拍卖行能守住一定的底线,不去推波助澜。
Hi:有哪些方式可以“做火”一位潮流艺术家?
毛壮:可以类比潮鞋圈的操作套路。明星上脚,微博、小红书上网红们把拥有这双鞋当做炫耀的资本,各大潮牌店把这双鞋当做镇店之宝,潮流媒体再来一波宣传推波助澜,然后一双发售价1000元的鞋子可能就被炒到了上万元的价格。用相同的逻辑与方法就可以做火一位艺术家,而且一双球鞋常常会发售数千双到数万双,而艺术家的限量玩具或版画最多也就出到200到300版,运作的难度并不是特别高。
Hi:还有哪些“坑”是可以避免的?
毛壮:一些艺术家的作品有被庄家坐庄的嫌疑,这种情况也碰到过。比如说问遍所有的代理画廊但就是一件作品都求不到,艺术家“火”了之后也并没有被比之前高一个级别的画廊代理,大的拍卖行不曾上拍,小拍卖行却频繁上拍且价格夸张。碰到这些信号就要小心了,不要成为高价接盘侠。

Hi:哪种购买渠道是你比较推荐的?

毛壮:我推荐通过靠谱的大画廊收藏作品,迄今为止我还没有在二级市场买过作品。

Hi:为什么不去二级市场?

毛壮:可能是我关注的艺术家都比较火,相关拍品都大大超出了我的心理预期价位。而且我的资金有限,想收藏的艺术家又很多,也没办法在一位喜爱的艺术家上投入太大的预算。和画廊保持良好关系,以折扣价格买到心仪艺术家的作品不是更好吗?

2019年香港苏富比秋拍,奈良美智《背后藏刀》拍卖现场
2019年香港苏富比秋拍,奈良美智《背后藏刀》拍卖现场
奈良美智 《背后藏刀》 234×208cm 亚克力画布 2000

成交价:1.96亿港元,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2019香港苏富比秋拍

 
奈良美智 《背后藏刀》 234×208cm 亚克力画布 2000
成交价:1.96亿港元,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2019香港苏富比秋拍
 
Hi:除了购买渠道,还应该注意什么?
毛壮:我最近收藏一幅作品的经历就非常奇特:有一位我非常想收藏,但是一直没有碰到机会的美国艺术家。我在今年2月查看艺术家官网的时候,看到艺术家在个人资料里介绍今年年底在一家没有听说过的欧洲画廊会有个展。我就立刻发邮件给这家画廊表达了自己对艺术家的喜爱与收藏意愿。
在经过一些沟通与自我介绍后,这家画廊告诉我今年5月的一场群展也会有这位艺术家的两件作品参展,并且同意卖给我其中一件。于是我在今年2月,买到了一件艺术家和画廊都从未对外公布的展览中的一件作品。所以说保持敏感度,以及以真诚打动画廊也都非常重要。
Hi:你有比较关注的画廊名单吗?
毛壮:我身边收藏目标相似、志趣相投的藏家都会关注这几家画廊,包括贝浩登(巴黎、上海、香港、纽约、东京、首尔)、NANZUKA(东京)、Kaikai Kiki Gallery(东京)、Over the influence 画廊(香港、洛杉矶)、Thinkspace Projects(洛杉矶)、Corey Helford Gallery(洛杉矶)等等。这些画廊每家都有代理五位以上,在潮流圈较火的艺术家,如今想从画廊买到这些艺术家原作的难度都已经很高了。
七户优 《2020》 60.6×45.5cm 布面油画 2020 毛壮收藏
七户优 《2020》 60.6×45.5cm 布面油画 2020 毛壮收藏
山本麻友香 《小企鹅男孩》(LITTLE PENGUIN BOY)45x33cm 布面油彩 2020 毛壮收藏
山本麻友香 《小企鹅男孩》(LITTLE PENGUIN BOY)45x33cm 布面油彩 2020 毛壮收藏
瑞安·特拉维斯·克里斯汀(Ryan Travis Christian) 《I'LL FIGHT THEM! I'LL FIGHT US TOO!》 55.9×76.2 cm 纸本木炭 2020 毛壮收藏

 
瑞安·特拉维斯·克里斯汀(Ryan Travis Christian) 《I'LL FIGHT THEM! I'LL FIGHT US TOO!》 55.9×76.2 cm 纸本木炭 2020 毛壮收藏
 

中国能算潮流艺术家的还特别少

Hi:有名的潮流艺术家基本都来自欧美、日本,你觉得中国的潮流艺术与国外的潮流艺术区别是什么?
毛壮:“潮流艺术”中包含很多街头文化,例如涂鸦、滑板、嘻哈、街舞的要素。这些文化引入中国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所以很多70、80后艺术家并不具备“潮流”的基因,也就很难创作出拥有“潮流”内核的作品。相比之下,欧美和日本,特别是在纽约、洛杉矶、伦敦、东京等城市,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起,就陆续开始流行起了街头文化,从小受到环境熏陶与影响,加上很多人还是街头涂鸦的亲历者,也使得他们更懂得如何融合“街头文化”与艺术。
Hi:根据不同的预算,你是否有一份推荐收藏的艺术家名单?
毛壮:仅代表个人观点,我在不同预算范围内最想收藏的艺术家名单(不仅限于潮流)如下:
5万元以内
颜秉卿、下田光、瑞安·特拉维斯·克里斯汀(Ryan Travis Christian)、Camilla Engstrom、Roby Dwi Antono
10万元以内
季鑫、谭永勍、山本麻友香、平子雄一、克里斯·贝伦斯(Chris Berens)、伊丽莎白·格莱斯纳(Elizabeth Glaessner)、Nicasio Fernandez
20万元以内
松浦浩之、土屋仁応、大谷工作室、天野喜孝、TENGAone、Haroshi、凯撒·帕特(César Piette)、费利佩·潘通(Felipe Pantone)、梅迪·哈迪扬卢(Mehdi Ghadyanloo)
50万元以内
陈可、陈飞、七户优、松山智一、加藤泉、高野绫、空山基、丹尼尔·阿尔轩(Daniel Arsham)、玛莉安·派克(Marion Peck)、哈维尔·卡勒加(Javier Calleja)、罗宾·F·威廉斯(Robin F Williams)、洛朗·格拉索(Laurent Grasso)、乔纳森·查普林(Jonathan Chapline)、詹姆斯·简(James Jean)
100万元以内
名和晃平、MADSAKI、MR.、埃里克·帕克(Erik Parker)、凯萨琳·伯恩哈特(Katherine Bernhardt)、卢卡斯·阿鲁达(Lucas Arruda)
200万元以内
毛焰、 赫南·巴斯(Hernan Bas)、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肯尼·沙尔夫(Kenny Scharf)、艾米莉·梅·史密斯(Emily Mae Smith)
500万元以内
刘野、奈良美智、乔治·康多(George Condo)、马克·莱登(Mark Ryden)、尼奥·劳赫(Neo Rauch)

热门关键词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多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

历载十五磨砺,《Hi艺术》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