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作者:刘霞、吕晓晨、滕昆 2017年5月13日 742 次阅读 专题话题
分享到: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2017香港巴塞尔第一天,入口处早早的已经围满了人,等待展会三点钟的准时开放的VIP参观。
或许检票的工作人员并没有意识到,他们今天下午已经见过了全球当代艺术中各个环节的不同角色。
正如候场时候一位朋友所言,正是这些超级买家和超级画廊,让这个亚洲顶级的国际艺术平台莺莺燕燕。即便贵为VIP预览,足量的买气与摩肩擦踵的现场,甚至让场内的环境抵消了顶尖作品云集的高冷。
三月的香港已经是可以穿夏装的季节,这让我们从冬天的沉闷中摆脱,为乏味的世界带来躁动,用不同佐证这个世界的平庸。
主办方成员(由左至右)巴塞尔艺术展全球总监Marc Spiegler、巴塞尔艺术展亚洲总监黄雅君、瑞银集团亚太区总裁施许怡敏、策展人Alexie Glass-Kantor、“光映现场”单元策展人李振华
主办方成员(由左至右)巴塞尔艺术展全球总监Marc Spiegler、巴塞尔艺术展亚洲总监黄雅君、瑞银集团亚太区总裁施许怡敏、策展人Alexie Glass-Kantor、“光映现场”单元策展人李振华

大牌国际画廊和那些顶级标配们

毋庸置疑,巴塞尔的品牌号召力就像一个聚能磁场,将顶级藏家和顶级画廊聚集在此。而同时作为驻扎香港的在地艺博会,它又必然带有亚洲基因。对于这块遍地黄金却很迷茫的市场,或许正是那些已经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国际画廊最好的养殖场。

在今年的展位安排中,主办方已经尽量做到了将国内和国际画廊互补,并且在版块上互相穿插以平衡两层展场的结构,但靠近展场VIP入口的,依然还是那些更容易聚集人气的国际画廊,尤其是里森画廊、卓纳画廊和高古轩三个并排的展位,在展会开放的10分钟之内已经全部沦陷,而穿过大型公共项目的走廊,另一端的白立方、豪瑟沃斯也并没有等太久。几个国际画廊在五年的参展中对中国市场步步为营、精耕细作,他们带来的艺术家已经成为了亚洲当代艺术市场中,购藏西方艺术作品的“模板”。

VIP观展日,国际大画廊展位上拥挤的人潮
VIP观展日,国际大画廊展位上拥挤的人潮
VIP观展日,国际大画廊展位上拥挤的人潮
VIP观展日,国际大画廊展位上拥挤的人潮
VIP观展日,国际大画廊展位上拥挤的人潮
VIP观展日,国际大画廊展位上拥挤的人潮
卓纳画廊主打吕克·图伊曼斯
 
卓纳画廊每年会带一位世界知名艺术家来香港巴塞尔,今年的主打是吕克·图伊曼斯——这位虽然已经在中国当代艺术中如雷贯耳、但在中国市场中却较为低调的艺术家,或许在卓纳画廊看来现在已经是时候了。事实证明,最终卓纳带来的三件吕克·图伊曼斯特意为这次博览会创作的作品,在VIP日便分别以150万美元(约1042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功交易(两件已交易的肖像作品分别为《K》和《C》),其中一幅由亚洲藏家购藏。
卓纳画廊本次以吕克·图伊曼斯的三件作品为中心来布置了整个展厅
卓纳画廊本次以吕克·图伊曼斯的三件作品为中心来布置了整个展厅
吕克·图伊曼斯《C》138.1 x 77.1cm 布面油画 2017 

两件肖像在当日均以150万美元出售,其中一件为亚洲藏家所购
吕克·图伊曼斯《C》138.1 x 77.1cm 布面油画 2017 
两件肖像在当日均以150万美元出售,其中一件为亚洲藏家所购
Michael Borremans《Mud Boy》42 x 36cm 2017 以42万美元售出
Michael Borremans《Mud Boy》42 x 36cm 2017 以42万美元售出
里森画廊的步步为营
 
作为有意深耕中国市场的里森画廊,在博览会之前,已经做足了功课,本次参展的多件作品都已经在国内不同空间举办过个展或项目。里森画廊3月初在北京已经为Shirazeh Houshiary举办了预展形式的个展,并在中央美术学院做了一场公开演讲。合作艺术家瑞安·甘德(Ryan Gander)则与周大为的Cc艺术基金会合作,于上海本月17号开幕了个展“瑞安·甘德:人类/非人类/破损/非破损”,朱利安·奥佩则将于4月底在上海复兴艺术基金会有一个大型的展览。
香港巴塞尔博览会里森画廊展位
香港巴塞尔博览会里森画廊展位
里森画廊带来的两件Shirazeh Houshiary作品
里森画廊带来的两件Shirazeh Houshiary作品
朱利安·奥培《_OMP3452.jpg.ai.》、《_OMP2718.jpg.ai.》、《_OMP3255.jpg.ai.》 170×133.5×3.5cm×3 丙烯酸纤维填充 
朱利安·奥培《_OMP3452.jpg.ai.》、《_OMP2718.jpg.ai.》、《_OMP3255.jpg.ai.》 170×133.5×3.5cm×3 丙烯酸纤维填充 
瑞安·甘德的动态装置作品
瑞安·甘德的动态装置作品
高古轩全明星效应
 
高古轩的展位以全场最华丽的阵容亮相,并在开展十分钟内就迅速聚集了各路VIP客户。
高古轩画廊带来的李奇登斯坦和毕加索作品
高古轩画廊带来的李奇登斯坦和毕加索作品
全场最大的一件村上隆作品《Tan Tan Bo. aka. Gerotan》 300×450cm 布面油画 2017
全场最大的一件村上隆作品《Tan Tan Bo. aka. Gerotan》 300×450cm 布面油画 2017
全场唯一一件里希特《Karmin》200×200cm 布面油画 1994
全场唯一一件里希特《Karmin》200×200cm 布面油画 1994
以及全场唯一一件培根《Crouching Nude》196.9×136.5cm 布面油画 1952
以及全场唯一一件培根《Crouching Nude》196.9×136.5cm 布面油画 1952
Donald Judd1978创作的最典型的极少主义雕塑作品《Untitled》15.2×68.6×61cm ,也是全场仅此一件
Donald Judd1978创作的最典型的极少主义雕塑作品《Untitled》15.2×68.6×61cm ,也是全场仅此一件
另一位让高古轩为之折服的艺术家赛·托姆布雷,不知道最终有没有让买家折服
另一位让高古轩为之折服的艺术家赛·托姆布雷,不知道最终有没有让买家折服
珍妮·萨维尔《Loop》152×200cm 2014-2017
珍妮·萨维尔《Loop》152×200cm 2014-2017
英国泰勒画廊的低调进军
 
去年在西岸艺术周上亮相的亚历克斯·卡茨个展,是泰勒画廊正式进军中国市场的一次大型个展。本次香港巴塞尔,泰勒画廊带来了三位大师级艺术家,安东尼·塔皮埃斯(Antoni Tàpies)等多位欧洲中生代力量以及一位当红的英国艺术家Shezad Dawood。现场作品已经在VIP之夜几乎全部被预定。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泰勒画廊带来的两张亚历克斯·卡茨(Alex Katz)的人物作品,当日在240万元人民币的价位上已经全部被预定。
泰勒画廊带来的两张亚历克斯·卡茨(Alex Katz)的人物作品,当日在240万元人民币的价位上已经全部被预定。
七件单价在10万美元左右的西班牙艺术家大师安东尼·塔皮埃斯(Antoni Tàpies)小尺幅综合材料作品,已经被预定
七件单价在10万美元左右的西班牙艺术家大师安东尼·塔皮埃斯(Antoni Tàpies)小尺幅综合材料作品,已经被预定
肖恩·斯库利的铜板作品,是比较少见的,虽然只有71.1×71.1cm的尺幅,但却需要24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
肖恩·斯库利的铜板作品,是比较少见的,虽然只有71.1×71.1cm的尺幅,但却需要24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
中生代的德国艺术家Josephine Meckseper带来两件摄影作品和一件综合绘画,其中绘画作品以被贴红点
中生代的德国艺术家Josephine Meckseper带来两件摄影作品和一件综合绘画,其中绘画作品以被贴红点
泰勒画廊带来的英国年轻艺术家Shezad Dawood的两件绘画作品和两件雕塑作品,雕塑已被预定
泰勒画廊带来的英国年轻艺术家Shezad Dawood的两件绘画作品和两件雕塑作品,雕塑已被预定
其他国际画廊的重要作品
佩斯画廊还是按照常规带来了劳森伯格的两件作品
佩斯画廊还是按照常规带来了劳森伯格的两件作品
豪瑟沃斯画廊艺术家罗伯特·马瑟韦尔(Robert Motherwell)的大面积红色作品
豪瑟沃斯画廊艺术家罗伯特·马瑟韦尔(Robert Motherwell)的大面积红色作品
豪瑟沃斯带来的美国艺术家拉里·贝尔(larrybell)的拼贴作品《CS 11.20.16B》
豪瑟沃斯带来的美国艺术家拉里·贝尔(larrybell)的拼贴作品《CS 11.20.16B》
豪瑟沃斯画廊路易斯·布尔乔亚的一套16件水粉纸上作品《家庭》,豪瑟沃斯非常接地气地为自己的展览现场配上了中文展签,最终也在VIP收获了10件作品的成交,其中美国艺术家马克·布拉德福特(MarkBradford)的大尺幅作品在开幕没多久就卖出去了,而所有的作品几乎都落在亚洲和中国
豪瑟沃斯画廊路易斯·布尔乔亚的一套16件水粉纸上作品《家庭》,豪瑟沃斯非常接地气地为自己的展览现场配上了中文展签,最终也在VIP收获了10件作品的成交,其中美国艺术家马克·布拉德福特(MarkBradford)的大尺幅作品在开幕没多久就卖出去了,而所有的作品几乎都落在亚洲和中国
贝浩登画廊带来最贵的作品是皮埃尔·苏拉吉(Pierre Soulages)一件创作于2014年的《acrylic on canvas》
贝浩登画廊带来最贵的作品是皮埃尔·苏拉吉(Pierre Soulages)一件创作于2014年的《acrylic on canvas》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Sean Kelly画廊带来的三件阿布·拉莫维奇作品
Sean Kelly画廊带来的三件阿布·拉莫维奇作品
艺术门画廊最贵的一件作品为罗伯特·马瑟维尔的《向加泰罗尼亚致敬》,作品来自于艺术家基金会,标147万美元,甚至很多国内艺术家到了现场都对这件作品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
艺术门画廊最贵的一件作品为罗伯特·马瑟维尔的《向加泰罗尼亚致敬》,作品来自于艺术家基金会,标147万美元,甚至很多国内艺术家到了现场都对这件作品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
谁可以成为亚洲国际画廊代表?
 
 
包括韩国、日本、香港、台湾在内的亚洲画廊,在香港巴塞尔中似乎处于一个相对尴尬的位置,顶级日韩艺术家已经成为了欧美顶级画廊的囊中物,又不同于内地画廊有着非常丰富的艺术家资源,在有限的艺术家资源争夺中,谁可以成为代表亚洲的顶级画廊?
“太阳”光顾的Kukje Gallery
韩国当红组合BigBang的成员太阳在VIP当日光顾了Kukje Gallery
韩国当红组合BigBang的成员太阳在VIP当日光顾了Kukje Gallery
在Kukje Gallery的展位外墙还有一件朱利安·奥培的多媒体作品
在Kukje Gallery的展位外墙还有一件朱利安·奥培的多媒体作品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Kukje Gallery在策展单元为韩国艺术家Kwon Young-Woo做了包括文献在内的梳理,吸引了大量欧美藏家的关注
阿拉里奥画廊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三潴画廊
 
三潴画廊经理曾我清美此次参加Art Basel最直观的感受是人气比去年旺很多,画廊带来的作品在1万美元-25万美元间不等,截至采访时已经有6件作品找到了买家。最贵的一件来自韩国艺术家金泰浩Kim Tae-Ho的《内在韵律》,标价25万美元,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与此同时中国80后艺术家刘子宁的一幅尺幅巨大的《虎》也是VIP当日的明星作品。曾我清美透露,奈良美智当天有来到现场,对这件作品赞赏有加,曾我清美还展示了自己和奈良美智在这件《虎》前的合影自拍。
三潴画廊展位现场
三潴画廊展位现场
三潴画廊展位现场,中国的80后艺术家刘子宁在他的作品《虎》前,奈良美智在开幕当天也来到现场,还和三潴画廊总经理曾我清美在此幅作品前自拍了照片

 
三潴画廊展位现场,中国的80后艺术家刘子宁在他的作品《虎》前,奈良美智在开幕当天也来到现场,还和三潴画廊总经理曾我清美在此幅作品前自拍了照片
 
东京画廊
 
东京画廊推出的均为日本本土艺术家的作品,其中包括物派的“祖师爷”高松次郎创作于1970年的作品(地上的绳子)。
东京画廊展位现场
东京画廊展位现场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东京画廊展位现场
东京画廊展位现场
奥沙画廊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安全口画廊

来自香港的安全口画廊今年的展位号和面积与去年都保持一致,在主打香港艺术家的基础上,还带来了南亚、韩国等其他亚太地区的艺术家的作品,并且得到了不错的销售。安全口画廊此次带来的作品在5万港元到20万美元不等,其中最贵的一件作品,来自日本艺术家藤村真的《soliloquies-Jpy》,标价20万美元,也得到了很多询价。
安全口画廊此次带来的作品在5万港元到20万美元不等
安全口画廊此次带来的作品在5万港元到20万美元不等
诚品画廊
 
诚品画廊此次香港巴塞尔带来艺术家蔡国强的个展,这也是艺术家首次以个展形式在艺博会上亮相,其中18折木制屏风作品《游走太鲁阁》成为了大量观众拍照的背景版。VIP当日两件作品贴红点,《龙柏》以80万美元售出,小件作品《黑牡丹》以15万美元价格售出。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蔡国强《龙柏》300×400cm 2009,以80万美元售出
蔡国强《龙柏》300×400cm 2009,以80万美元售出
蔡国强另一件小件作品《黑牡丹》(局部)以15万美元价格售出
蔡国强另一件小件作品《黑牡丹》(局部)以15万美元价格售出
大未来林舍画廊
 
“我们这次是以我们画廊在做的‘同文之变’的线索来做的一个展览,是从画廊理念贯彻下来的。‘文’就是中华文化的‘文’,这次的主题就取了中华文化里的山水。‘山水’是艺术家对自然的描绘,也是我们中华文化的传统,那么,当现在的我们去思考‘山水’的时候,如何去加入当代的部分是很重要的一个课题。随着时代的变化,今人与古人对山水的看法都不一样。这么多年下来,我们都知道,华人如果想在美术史上留下名字,绝对不能跟着西方的思路走,事实上我们转头去看,西方的当代艺术其实是在探讨它们的传统如何复苏,而我们要讨论的,当然应该是华人的传统如何复苏。今年与往年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没有用艺术家来突出画廊品牌,而是用一个有线索的展览来提出一个概念,并以此代表画廊。在展出方式上,虽然外面的位置留给了新一代的艺术家,但是后面的老艺术家一点也不弱,我们也是考虑总要给未来留出空间。这次我们带来的作品价格区间在两万六千美元到一百五十万美元之间,目前刘炜的作品已经全部售出,最大的这一件价格50万美元,吴大羽和夏阳的作品都已售出过半。首次参展的刘时栋,此次带來的两件大件作品也都已售出。”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大未来林舍画廊在香港巴塞尔现场展位
大未来林舍画廊在香港巴塞尔现场展位
中国画廊如何抗衡
 
 
在巴塞尔这样国际性的艺术博览会中,虽然身处香港,中国画廊却丝毫没有地域优势,在一片“国际化的”的边缘。而在参加了几届之后,中国画廊也开始慢慢摸索到自己的方式。与其等待被挑选,不如自己先把自己的旗帜立起来。从这次参展的几个中国画廊来看,或多或少的放弃一把抓的形式,而有重点的组建个展和梳理线索是更多国内画廊抵抗国际大画廊侵蚀的方式。
长征空间的“学术展览”

放弃了群展模式,长征空间在1C13的绝佳位置上,从学术梳理的角度,为汪建伟、吴山专及吴山专&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尔(IngaSvala Thorsdottir)举办了“三个展”。汪建伟的作品包括了自2002年以来的三个重要录像作品,以及2013年以来的绘画、以及最新的装置作品,是对艺术家创作的简单梳理。而吴山专则涵盖从早期“国际红色幽默”到后期与英格合作的“蔬果乐”系列,再到近年的“括旋”系列等各个重要阶段的代表作品,并且将艺术家的手稿一同展出来更好的阐释其创作过程。虽是在艺博会,展览的深度与厚度却丝毫不输学术展览。
在VIP当日汪建伟绘画作品《接近远 No.2》(2016)以68.6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售出,《更多 No.17》(2016)以63万元人民币售出。吴山专纸上作品《News Week, the Text Covered by a Red》(1991)以3.7万美元的价格售出,《“蒙娜丽莎”被“照明煤气“给予”》(2011)以60万人民币售出,《小肥姘周线安魂曲_2015.05.21》(2015)则以15.7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汪建伟《另一个NO.8》200×150cm 2016
汪建伟《另一个NO.8》200×150cm 2016
长征空间吴山专展区
长征空间吴山专展区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首次参展的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带来的也是艺术家梁铨的个人项目,价格在十几万至百万人民币之间的作品,在VIP当日一半已经销售。负责人夏季风则表示此次国际藏家也有在此次的交易中表现出色。
艺术家梁铨和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
艺术家梁铨和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
魔金石空间
 
魔金石空间是中国内地画廊展位中跻身在国际大画廊中的一员。除了带了基础款的小群展外,还在展厅外围一圈营造了三个小个展空间,并且在艺聚空间展出了李景湖的大型装置,面对就在隔壁的卓纳画廊动辄高达千万的作品,负责人曲科杰表示:“我们就是来展示我们的日常工作,大价钱的东西跟我们也没关系。”
魔金石空间与卓纳画廊相邻,也带来了很多国外藏家的关注
魔金石空间与卓纳画廊相邻,也带来了很多国外藏家的关注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艺术家蒋志作品
艺术家蒋志作品
香格纳画廊
 
香格纳画廊依然在展场为每位自己代理的艺术家留有一席之地的同时,也带来了全场最贵的中国艺术家作品,并且曾梵志新作《火》最终以700万人民币的价格售出。
香格纳画廊此次最贵的中国艺术家作品,曾梵志油画新作《火》以700万元人民币售出
香格纳画廊此次最贵的中国艺术家作品,曾梵志油画新作《火》以700万元人民币售出
香格纳带来的丁乙“十示”系列作品《十示 2016-12》最终以300万元人民币售出
香格纳带来的丁乙“十示”系列作品《十示 2016-12》最终以300万元人民币售出
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

站台中国每年都选择了100平方米左右的展位,今年的香港巴塞尔,他们带去的作品在几万至几十万人民币之间,并且出发香港前就有一部分作品已经预售。负责人孙宁表示这次的感受很不错,带来的作品都得到了很好的关注度。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一幅标价70万元人民币的马轲作品《刻舟求剑之四》,是站台中国此次参展最高价作品
一幅标价70万元人民币的马轲作品《刻舟求剑之四》,是站台中国此次参展最高价作品
博而励画廊
 
博而励画廊此行带来的艺术家名单包括张培力、宋琨、邱黯雄、张伟、薛峰等,价格区间约3万-90万人民币之间。张培力的一件影像已经售出,正在画廊举办个展的邱黯雄和代理艺术家薛峰的作品都获得了很好的关注度。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博而励画廊正在举行个展的邱黯雄的作品(左)和代理艺术家薛峰的作品(右)都得到了很好的关注
 博而励画廊正在举行个展的邱黯雄的作品(左)和代理艺术家薛峰的作品(右)都得到了很好的关注
德萨画廊
 
“作为德萨画廊四十年的回顾,我们这次带来了包括陈文希、朱德群、田中敦子、赵无极以及年轻一代的艺术家如梁半、林菁菁、陆新建、马思博、王欣、周文斗等亚洲艺术家。这次展览体现了画廊在艺术历史中扎根的同时,对具有前瞻性的当代艺术的不断寻找与推进。希望这次展览既验证不断突破自身在艺术史中的重要性,也可以呈现他们的艺术精神如何在跨越几十年之后仍然在不断影响新一代艺术家探索新的艺术表现形式。目前,赵无极、王欣的作品都已经被私人藏家收藏,周文斗,林菁菁,陆新建和马思博的作品也都在洽谈中。”
文森特·德萨 德萨画廊北京负责人 
文森特·德萨 德萨画廊北京负责人 
北京现在画廊
 
北京现在画廊此行带了5位男性艺术家,作品都在20万人民币之内。VIP开幕不久,一件洪绍裴的装置便以12万人民币出售,画廊负责人黄燎原表示这件作品是新藏家拿下的。截至采访时,艺术家李舜有两件作品也已成交,分别售价11万元、6万元。
黄燎原和其身后的洪绍裴的装置,是北京现在画廊此次第一件售出的作品,标价12万元
黄燎原和其身后的洪绍裴的装置,是北京现在画廊此次第一件售出的作品,标价12万元
艺术家李舜在其两件作品前,他身后的两件作品均已成交,分别售价11万元、6万元人民币
艺术家李舜在其两件作品前,他身后的两件作品均已成交,分别售价11万元、6万元人民币
天线空间
 
“我们这次是和来自柏林的Kraupa-Tuskany Zeidler合作的展位,合作的原因是他们和关小也有合作,博览会向我们提出建议的时候也举了之前大田画廊和维多利亚·米罗画廊以草间弥生为纽带合作展位的例子,我们也觉得很多艺术家的艺术语言确实比较相像,就达成合作了。其实现在这个展位作品是我们两家画廊的作品混在一起的。感觉今年的巴塞尔,藏家进来的特别快,一开幕就有很多藏家或者收藏顾问进来了,而且过来就是预定作品或者收藏作品的。目前我们已经售出了几件价格在一到两万美元之间的作品,这次我们带来的作品价格区间是几千到六万美元。”
王子 天线空间负责人
王子 天线空间负责人
艾可画廊
 
艾可画廊此次带来的作品在3.5万-43万人民币之间,最贵的一件为吕振光的《山水第T零零贰贰号》;此外艺术家陶辉参加2016年上海双年展的新作《我们共同的形象》是受到关注最多的一件作品,标价8.5万元人民币。
艾可画廊带来的吕振光的《山水第T零零贰贰号》,标价43万美元,为该画廊最高价的作品
艾可画廊带来的吕振光的《山水第T零零贰贰号》,标价43万美元,为该画廊最高价的作品
艾可画廊陶辉《我们共同的形象》是受到关注最多的一件作品,也是陶辉参加2016年上海双年展的新作,标价8.5万元人民币
艾可画廊陶辉《我们共同的形象》是受到关注最多的一件作品,也是陶辉参加2016年上海双年展的新作,标价8.5万元人民币
中国年轻艺术家的个性化亮相
 
 
国际性博览会对于中国艺术家的推广也是一次绝佳的机会,而越来越多的画廊会选择年轻艺术家出征。而从本次的参展情况来看过,中国年轻艺术家在巴塞尔的亮相方式更加多元。既有林科、胡为一在新探索单元的小规模个展,也有如厉槟源在策展单元进行的个人项目,还有曹雨和胡庆雁在麦勒画廊、仇晓飞在佩斯空间参加“策展单元”而另辟“展中展”的形式,aaajiao徐文恺参展影像单元。甚至开始有欧美画廊开始尝试和中国年轻艺术家合作参展巴塞尔,苏黎世画廊Mai 36画廊此次就同时带来了中国艺术家臧坤坤和德国重要雕塑艺术家史蒂芬·巴尔肯霍尔的作品同时亮相。而更多的,还是中国画廊为年轻艺术家在巴塞尔举办群展,给予每个艺术家机会。而艺术家在作品的内容形式上也更加多元且个人气息浓厚。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上海的BANK画廊在艺术探新单元,将前不久在画廊举行的林科个展在艺博会进行了缩小版的再现
上海的BANK画廊在艺术探新单元,将前不久在画廊举行的林科个展在艺博会进行了缩小版的再现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A+亚洲当代艺术中心在艺术探新单元同样带来了“90后”艺术家胡为一最新作品《低级景观》,9个皮箱,7段影片构成了整件作品。作品虽可以有多版,但每一件都是独特的
A+亚洲当代艺术中心在艺术探新单元同样带来了“90后”艺术家胡为一最新作品《低级景观》,9个皮箱,7段影片构成了整件作品。作品虽可以有多版,但每一件都是独特的
LEO XU Projects带来的aaajiao徐文恺作品《视觉碑林》,标价9万元人民币
LEO XU Projects带来的aaajiao徐文恺作品《视觉碑林》,标价9万元人民币
LEO XU Projects带来的aaajiao徐文恺作品《视觉碑林》,标价9万元人民币
LEO XU Projects带来的aaajiao徐文恺作品《视觉碑林》,标价9万元人民币
佩斯画廊在策展单元带来的仇晓飞个展
佩斯画廊在策展单元带来的仇晓飞个展
麦勒画廊在艺聚空间带来的胡庆雁公共装置《go in one ear and out the other》
麦勒画廊在艺聚空间带来的胡庆雁公共装置《go in one ear and out the other》
麦勒画廊的“展中展”展出了年轻女艺术家曹雨的作品,直指两性
麦勒画廊的“展中展”展出了年轻女艺术家曹雨的作品,直指两性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杨画廊除了为艺术家厉槟源梳理了其10多件作品之外,艺术家也亲临现场用行为的方式完成了整件作品
杨画廊除了为艺术家厉槟源梳理了其10多件作品之外,艺术家也亲临现场用行为的方式完成了整件作品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与迈阿密巴塞尔带了高露迪个展不同的是,空白空间此次以艺术家群展的方式展出,其中何翔宇的《柠檬》以80万元人民币居于最高价
与迈阿密巴塞尔带了高露迪个展不同的是,空白空间此次以艺术家群展的方式展出,其中何翔宇的《柠檬》以80万元人民币居于最高价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比较而言,陈飞依然是中国年轻艺术家中的佼佼者,在贝浩登有一张2米尺幅作品展出的同时,麦勒画廊展出了其从未亮相的新作《场景描述》,同样为2米高大尺幅作品
比较而言,陈飞依然是中国年轻艺术家中的佼佼者,在贝浩登有一张2米尺幅作品展出的同时,麦勒画廊展出了其从未亮相的新作《场景描述》,同样为2米高大尺幅作品
苏黎世Mai 36画廊带来的中国艺术家臧坤坤作品《Root System III》在VIP当日以2.5万英镑售出
苏黎世Mai 36画廊带来的中国艺术家臧坤坤作品《Root System III》在VIP当日以2.5万英镑售出
艺术家臧坤坤在他的作品前面
艺术家臧坤坤在他的作品前面
香港巴塞尔这个名利场,到底谁是最大的赢家?
加重策展及公共项目
 
 
今年的“策展角落”(Kabinett)展区为首次亮相巴塞尔香港展会,将风格迴异的展览分布在展场的不同角落,于独立的空间重点展出专题群展、艺术历史项目或个人展览。来自亚洲、欧洲及美国的参展画廊将呈现19个经常策展的展览项目,涵盖主题展和个展,展出艺术家包括曹雨、仇晓飞、常玉、宋拓、王庆松、黄汉明、Etel Adnan、Christo、 Candida Höfer、Abbas Kiarostami等。而同时,由格拉斯坎特(Alexie Glass-Kantor)策展的“艺聚空间”(Encounters)展示全球著名艺术家创作的大型雕塑及装置。作品于展场的中心位置展出,突破传统展会展位的界限,给予观众另一番的艺术体验。
艺聚空间,魔金石画廊呈现的艺术家李景湖公共装置《Arcgaeology of the Present》
艺聚空间,魔金石画廊呈现的艺术家李景湖公共装置《Arcgaeology of the Present》
艺聚空间 Kukje Gallery的艺术家Kim Yong-Ik的装置项目
艺聚空间 Kukje Gallery的艺术家Kim Yong-Ik的装置项目
艺聚空间高古轩画廊艺术家Katharina Grosse的个人项目
艺聚空间高古轩画廊艺术家Katharina Grosse的个人项目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 前瞻性与实用性。

《Hi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i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i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400-650-7600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传真:
010-51374129
订阅价格(含邮)
北京:20元/期
外埠:26元/期
港澳台地区:60元/期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全年套餐价300元/年,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