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伤后如何成长?这位画廊主真诚分享了她的心得

作者:厉为阁 2020年5月10日 671 次阅读 专题话题
艺博会是画廊收入的重要来源,今年上半年全球各地艺博会的延期意味着下半年艺术市场活动的高度浓缩。从芝加哥到伦敦Frieze、纽约TEFAF、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展会等大约7个艺术博览会都将在今年最后几个月的时间内举行?在厉为阁联合创始人多明尼克·李维 (Dominique Lévy) 看来,这并不现实。在香港、纽约和伦敦三地设有空间的厉为阁,全面感受到了此次疫情对艺术市场的深度波及。后新冠世界给画廊业带来巨大挑战,压力面前,多明尼克更视为成长之际,是时候重塑自身了。
厉为阁联合创始人多明尼克·李维
厉为阁联合创始人多明尼克·李维
Dominique Lévy 多明尼克·李维
厉为阁联合创始人
 
Tanya König 谭雅
CNN Money记者
艺博会很重要,但是时候面对现实了
多明尼克·李维
如果我们将眼界放大,而不是仅仅落在我们这个小小的艺术世界就得承认,只要没有针对这一可怕境况的疫苗,我不相信会有人愿意来参加艺术博览会。即使你有特效药也没用。洛杉矶已经禁止2021年以前的任何大型集会。到了9月,说起来那时候孩子们终于要回学校了,你需要时间来安置家庭。谁会真的想要在那时候跳上飞机去参加一个艺术博览会,会场内到处都是循环空气,摩肩接踵,不存在社交距离?艺术界是时候面对现实了。我知道这话很难听,因为艺博会是我们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但是现在我们的健康、社会责任,还有社会义务更重要。我看不出明年前会有什么艺术博览会。
谭雅
我在9月份巴塞尔艺术展的项目上看到你还在名单上——厉为阁——所以我想知道你是否有考虑不去?
多明尼克·李维
我从未错过任何一次巴塞尔艺术展,所以如果展会存在的话,我们当然会参加。但我无法想象艺博会能找到那个场地。我甚至不认为他们会被允许 (举办),可以这么说,我无法想象。这对马斯特里赫特艺术博览会、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展会同理。现在,回答你的问题的另一面——我是否认为在9月和12月之间举办七个艺术博览会是可能的?当然不可能。这是必须叫停的事情之一。作为一个画廊主,我不会在几个月内做五到六个艺术博览会。如果条件安全且负责任,我会考虑最多做两到三个。
谭雅
那你会如何选择呢?
多明尼克·李维
我对巴塞尔艺术展无条件效忠,所以我当然会去参加巴塞尔艺术展。我对巴黎FIAC情有独钟,因为我觉得它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定位。我也喜欢纽约TEFAF,所以这是我唯三考虑在秋天参加的展会。但我只是觉得这件事现阶段无关紧要。我觉得我们必须要真正质疑,身为画廊主什么是与你息息相关的。你如何展示艺术,你如何成为艺术家的大使,你如何让客户对艺术产生兴趣,甚至产生渴望?而在此时此刻,它不是通过把旅行、艺术博览会、压力、危险、谈话等强加于人实现的。我觉得我们必须要稍微改变一下方式回顾事物——不论是数字化的方式,还是以前传统的电话联系方式,或者是在一个地区举办一个小型的展览,为几位可以亲自到访的客户在不同城市创造私密的预览室。我认为直到团聚集会不再让人头疼之前,有很多方式来重塑自身。
创伤后如何成长?这位画廊主真诚分享了她的心得
厉为阁在瑞士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2019
厉为阁在瑞士巴塞尔艺术展的展位,2019
线上展厅不奏效,但巴塞尔仍要保留
谭雅
3月份香港巴塞尔艺术展被取消后变成了线上展厅,你也参加了——你能将它和真正的艺博会相比吗?
多明尼克·李维
不,不,不能。我认为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线上展厅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实验,因为它给我们展示了它并不奏效。不是因为技术出了问题,也不是因为开始的时候系统被挤爆。我觉得很多人都急着去一探究竟,但这些人主要是艺术圈的,收藏家不多。而且界面也不友好。你强行登陆一个网站,被逼着用真正线上的方式去看艺术。它节奏很慢,你不是在对话,没什么乐趣,也不是在见朋友。人们不是在看一件艺术品、再看另一件,然后再看第三件——这样的体验。大多数人进入线上展厅后,呆了半个小时,20分钟、15分钟?我认为唯一实现的销售都是在先前已经联系过的。“嘿,我要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上推出线上展位,我的展位上有那件作品,我想你可能会感兴趣。”但正是因为如此,你更不需要线上艺术博览会。所以对我个人来说,我不相信线上巴塞尔艺术展会有前途。它与艺术博览会的意义180度相反,所以它不可能以这种方式运作。它必须是更有活力、更让人兴奋的东西,而不是慢慢地过一个又一个展位。这样是行不通的。你还不如打电话给你认识的画廊,直接问“你有那位艺术家的什么作品?”
谭雅
巴塞尔艺术展母公司在过去几周内受到了相当大的打击。很多大品牌撤出了他们的另一个展会巴塞尔国际钟表展 (Baselworld),包括劳力士、LVMH等。当然股价也随之下跌。而现在随着艺博会取消或推迟,情况就更糟糕了。现在有股东发声,说MCH集团应该解体后出售。所以我想知道,艺术界是否正在讨论卖掉巴塞尔艺术展分部这一事?
多明尼克·李维
这是个很棘手的问题,我想当然是有讨论的。我认为巴塞尔艺术展是全世界艺术品经销商和画廊极为重要的艺术博览会。我们非常清楚、也非常痛苦地意识到巴塞尔艺术展母公司正在发生的事情。我认为、也希望我们所有人的责任和义务是不惜一切代价全力保留巴塞尔艺术博览会。这是否意味着要重塑它、重造它,或者说是否意味着要把精力投入到拯救现有的巴塞尔艺术展上,我不知道,但是,的确,关于此事的对话全程都在进行,尤其是在最近十天来股价跌得这么厉害的情况下。
谭雅
你有什么打算?你是否已经在思考如何在隔离期结束后对业务进行改造?
多明尼克·李维
是的,我认为这个行业已经到达了一个难以维系的速度和戏剧化的程度,对于收藏家、拍卖行、艺术家和我们这些画廊主来说,像是漩涡一般动荡。没有一天休息、没有时间充电、没有时间进行创造性的思考。因此,无论现在这种停摆是何等悲惨,我想如果我们不利用我现在所说的“创伤后的成长”而不是“创伤后的压力”,如果我们不成长,不反思我们的专业,不反思如何让我们的专业有所意义,那么我们就不负责任。所以,是的,我们现在一直在思考也一直在讨论的便是这个问题。
创伤后如何成长?这位画廊主真诚分享了她的心得
厉为阁在巴黎FIAC的展位,2019
厉为阁在巴黎FIAC的展位,2019
对艺术的参与是“救生包”的一部分
谭雅
有一位策展人告诉我,她担心如果这样下去,人们会存下钱而不用于投资艺术。这让人有点担心。这也是你和员工们的生活来源。你是否遇见到了增长放缓,你能接受吗?
多明尼克·李维
我对放缓没什么意见?当然不! 但我必须接受吗?是。我们看到放缓了吗?大幅度放缓。我相信业务已经停摆了90%,甚至95%。我们正处于停滞状态。市场还不清楚它的位置。市场不知道现阶段是不是已经下行了20%,30%,50%,所以现阶段是一个调整期。但是,我有一个基本信念是,艺术是必不可少的。从某一方面而言,收藏家对艺术的参与欲望是“救生包”的一部分。对我来说,你需要食物,是的,你需要健康,需要住所,但是——你需要艺术。
 
所以,无论是购买艺术还是观看艺术,你说的没错,是一线之间。如果博物馆关门了,人们就很难再去寻找资源、去寻找那份慰藉。但收藏家群体已经变得如此之大,参与度如此之高、如此之活跃。是的,我相信我们肯定会失去不少人,他们会说“停。我家里有很多伟大的艺术品,我不需要在这个时候花钱,这是不负责任的,不理智的。”同样也会有人说:“我需要有艺术相伴来感受活着的感觉,它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它让我成为一个更投入生活的人。我要继续寻找快乐。”如果非要我回答你的问题,我想说的是,数量不会涵盖成本,质量会。
创伤后如何成长?这位画廊主真诚分享了她的心得
厉为阁在TEFAF纽约春季会展的展位,2019
厉为阁在TEFAF纽约春季会展的展位,2019
哪怕亏本,也要尽可能把生意做下去
谭雅
大画廊高古轩不得不裁员。你也裁掉了一些员工。你先前告诉artnet新闻,你想在90天后再把他们找回来,你也说不想要等到明年才裁员。所以我想知道,为什么你如此坚信自己能留住他们?
多明尼克·李维
我并不是坚信,我只是怀有希望。我对员工有一种深深的责任感。我们确实不得不解雇一些人,这些人是我们希望挽回的,但我们无法保证。安全感更多是在于我们留住的人。我们要求团队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每个人都大幅减薪。我和布赖特(Brett Gorvy)承诺,在我们能把这一切都安顿好之前,不会从业务中拿任何东西。但我意识到这不是重新安顿业务,而是推着它一起向前。所以在不知道业务会是什么样子的情况下,我的第一个承诺是给予我们的团队的。因为这是我的责任,我欠他们的。但确实可能会到达一个你不能兑现的阶段。但这是我现在最不想考虑的事情。我是一个商人,我很现实,但我也觉得我有社会责任。所以需要结合商业——“是的,把所有东西都砍掉,坐等着吧,”以及个人责任——“我必须要坚持,我们要尽可能地坚持下去并尝试变形和重塑。”
 
而且我必须要足够机敏,因为你猜怎么着,现在是我们这辈子以来第一次出现影响到每个人的世界性的危机,它不像2008年危机或者这些金融危机,你知道一定会有另一个受影响比较小的国家或者金融家,所以业务可以用国际化的方式来调整——“美国美元正处混乱中,但现在中国是强势的。”所以我们现在无法知道明天的。我必须两手兼顾,希望能找到一个答案,将想象力、创造力、对工作的热爱、责任——这一点是必不可少的——这一切都戴上商业的帽子。而你猜怎么着,我也不知道。
布赖特·格文的Instagram截图,他在Instagram上拥有的才能在艺术界广为人知,长期使用这一平台展示他对艺术和诗歌的热爱
布赖特·格文的Instagram截图,他在Instagram上拥有的才能在艺术界广为人知,长期使用这一平台展示他对艺术和诗歌的热爱
厉为阁线上展厅
厉为阁线上展厅
谭雅
你也提到了业务可能停摆了90%,如果在不了解现况的情况下,我想知道你在现阶段这种情况下还能维持多久? 
多明尼克·李维
在全球范围内设有画廊空间的情况下,能否维持取决于你如何重新调整你的固定成本。所以,就像我刚才说的,重新调整租金、工资,以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管理成本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我认为我们在这方面做得很有效率。第二点就是你要如何对你的存货进行估价,即使你需要亏本出售,也要尽可能地把生意做下去。但是我相信人类是坚韧的,人性是坚韧的。我们没有在黑死病的时候灭亡,我们没有在艾滋病的时候灭亡,艾滋病夺走的生命比冠状病毒还多。我们也不会因为冠状病毒灭亡,我们只是暂时停顿一会。而且也许是学习不同的行为模式,或者不得不适应不同的行为模式。所以我们会在,我们会有一个画廊,我们会展示艺术。以何种方式、多少成本、多少人力,我不知道。你必须承认你所肯定的,即艺术、艺术家、创意、创作是多么与我们息息相关。然后你向前迈进,前方有巨大的未知数——“如何?”与“何时?”——而我相信我的团队是非常机敏的,我也是如此,我们会调整和适应,直面未知。
谭雅
我非常感谢你的这份积极,并祝你一切顺利。
创伤后如何成长?这位画廊主真诚分享了她的心得
“屠洪涛”展览现场,厉为阁香港空间,2020
“屠洪涛”展览现场,厉为阁香港空间,2020
关于厉为阁
 
由多明尼克‧李维 (Dominique Lévy) 和布赖特‧格文 (Brett Gorvy) 创立的Lévy Gorvy 厉为阁精心策划有关现代、战后和当代艺术的项目,展现创新思维和专业慧眼。李维是备受尊崇的画廊家,在2012年开设同名画廊。而格文是前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部主席暨全球主管,更是二十世纪艺坛举足轻重的人物和先驱。二人在2017年1月携手合作成立Lévy Gorvy 厉为阁。

代表众多关键战后及当代艺术家,包括恩里科‧卡斯泰拉尼 (Enrico Castellani)、Gego、森戛·能古蒂 (Senga Nengudi)、卡罗尔·拉马 (Carol Rama)、卡琳·施耐德 (Karin Schneider)、皮埃·苏拉吉 (Pierre Soulages)、帕特·斯蒂尔 (Pat Steir)、弗兰克·斯特拉 (Frank Stella)、昆瑟·乌克 (Gunther Uecker)、郑相和 (Chung Sang-Hwa),以及伊夫‧克莱因 (Yves Klein)、罗曼‧欧帕卡 (Roman Opalka)、舍梅恩·里希埃 (Germaine Richier) 等艺术家在内的遗产经营单位。Lévy Gorvy 擅长二级市场私人洽购,聚焦于阿尔贝托·布里 (Alberto Burri)、亚历山大‧考尔德 (Alexander Calder)、威廉‧德·库宁 (Willem de Kooning)、卢齐奥‧丰塔纳 (Lucio Fontana)、阿尔佩托‧贾科梅蒂 (Alberto Giacometti)、巴布罗‧毕卡索 (Pablo Picasso)、罗伯特‧雷曼 (Robert Ryman)、赛‧托姆布雷 (Cy Twombly) 和赵无极 (Zao Wou-Ki) 等艺术家的作品。自2017年5月起,画廊将四位艺术家新增至早已星光熠熠的代表行列:丹·科伦 (Dan Colen)、马歇尔·雷斯 (Martial Raysse),以及特里·阿德金斯 (Terry Adkins) 和弗朗索瓦·莫尔莱 (François Morellet) 的遗产管理机构。2019年,画廊宣布代理德国艺术家尤塔·柯特尔 (Jutta Koether) 和中国艺术家屠宏涛。

订阅hi邮件

订阅hi邮件

恭喜您,已经成功订阅!
HIART将定期发送最新咨询至您的邮箱,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是领先的中国当代艺术专业杂志。

《 Hi艺术》杂志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有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

《Hi 艺术》杂志的内容在坚持可读性基础之上强调原创性,每期都坚持为读者提供权威性的实用数据信息,并在年末总结当代艺术的年度发展概况,产生 “指标艺术家”、“指标拍卖行”和 “指标画廊”。该系列历经锤炼与市场检验,正逐渐成为当代艺术投资的首选参考媒体。

《Hi艺术》杂志发展至今,拥有最前沿的艺术信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为内容,以三十多个专业系统的栏目设置为架构,内容丰富而富有层次,全面而条理清晰,
使《Hi艺术》成为最具可读性的当代艺术杂志之一。今天的《H i 艺术》日渐成为业内的顶级媒体,在时间的累积、新老客户的实用建议以及自身经验的不断增长下,《H i 艺术》无论是内容还是版式都得到了完善,有些更是成为经典。但是《H i 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联系我们:

邮箱
编辑部:
info@hiart.cn
展讯邮箱:
zhanxun@126.com
招聘邮箱:
zhaopin@hiart.cn
电话
编辑部:
+8610 51374016
广告部:
+8610 51374100
传真:
+8610 51374012

关于Hi艺术

《Hi艺术》杂志创刊于2006年9月, 是一本聚焦于当代艺术的专业杂志,拥有最前沿的艺术咨资讯、最专业的市场分析、最深入的人物采访等,视角多元且富有层次, 善于把握当代艺术市场脉搏,兼具专业性、前瞻性与实用性,在目前中国各种当代艺术杂志中影响力、广告份额、发行量各指标均属于领先地位。

依托《Hi艺术》杂志的品牌优势,我们全方位拓展了新媒体资源,先后推出官方网站hiart.cn和公众微信订阅号(微信号:hiart308309),成为《Hi艺术》在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布局的重要阵地。

创建于2011年的官方网站hiart.cn定位为《Hi艺术》的网络升级版本,目前也已成为当代艺术资讯网站中最主要的选择之一。《Hi艺术》官方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14年,是当代艺术持续发布信息最久、活跃度最高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也是目前行业内信息发布最为及时、关注视角最为多元、热点话题制作最有深度的当代艺术公众号之一,通过近三年来优质内容的持续产出,拥有行业内最为精准高效的业内用户群体。2017年,《Hi艺术》与中信出版集团携手合作,转型为MOOK系列图书,成长为一个拥有杂志、网站、微信公众号的全媒体平台。

历经十一载磨砺,《Hi艺术》在2018年迎来它的第十二个年头之际,无疑已成为业内顶级媒体。但我们始终密切把握当代艺术的脉搏,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艺术人群与顶级收藏家及时提供原创、鲜活、专业的独家当代艺术资讯、市场分析与收藏指南,为受众提供更加精准的资讯服务。《Hi艺术》追求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止,我们仍在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杂志订阅热线:
010-59756811 (周一至周五10: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订阅:
微信号:hiartmimi (可享会员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