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胜中 一把神奇剪刀背后的三十年

作者:史伟图片提供:吕胜中 2014年8月17日 26961 次阅读 专题人物
提到吕胜中,想到了剪纸“小红人”吧?他的剪纸注解了全部人生,道也好,玄学也好,抽象极简的东方意蕴也罢,内化为阴阳、正负、虚实、肉体与灵魂、善与恶,但这绝非单纯的二元对立。你不知道的其二是,他的艺术不止剪纸和“小红人”。吕胜中的艺术创作养分汲取自民间,但毫不客气地讲,民间艺术在国内的艺术舞台难寻踪影,不占位置,与当代艺术也攀不上关系。将民间艺术与传统文化的精髓在当代语境中达成转换,缔造出新的价值,借古开今。如此看来,吕胜中在某种意义上代言了中国民间艺术,并将它推介至寻常百姓、乃至国际领域。这是一把神奇的剪刀,它见证了“小红人”至今三十年来的点滴。

我们以图片的形式开始梳理吧,基本依照时间线选取关键节点,并配以重要作品。
吕胜中 一把神奇剪刀背后的三十年
1.1978年至1985年的艺术:80年代初期的创作主要以年画和门画为主,包括纸本绘画、丝网套色印刷等形式。 

背景资料:
1978年在山东师范大学艺术系留校任教于中国画专业,1982年在中央美术学院进修连环画专业,1984年在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部专修民间艺术。

他说,当时在山东,因为要创作新的作品来参加一个有关年画的展览,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点,想要刺激中国画在风格上是否可以有新的改善,便开始学习民间艺术。
《腊月集》,年画、纸本绘画,1984年
《腊月集》,年画、纸本绘画,1984年
2.1985年对吕胜中的艺术创作生涯是一个关键节点。

学习民间艺术之后,吕胜中才发现民间艺术的博大与包容,于是升起对文化本身的浓厚兴趣,研究生期间,正值85新潮美术风起云涌之时,中国当代艺术经历剧变,于他,改变也在悄然发酵当中,吕胜中几次到陕北采风考察,他说,“民间艺术更接近中国传统文化的本源特点,读书期间我将70%的时间花费在对民间文化的考察上,最终得以获得对中国传统文化较全面的认知。我可以将它们衔接起来,那是全人类的文化遗产,无论中国的还是国际的,都具有共通性。”

在西北,他跟随当地农村婆婆一起剪“抓髻娃娃”,那是他第一次剪小红人,将人形作为生命符号,他认为那是每个“人”的灵魂,代表着“人类共性的本真”。
《天地合.万物生》 ,剪纸,1985年  
《天地合.万物生》 ,剪纸,1985年  
《天地合.万物生》局部 ,剪纸,1985年  
《天地合.万物生》局部 ,剪纸,1985年  
《醒.幻.梦》,剪纸、拼贴、三联画,1985年
《醒.幻.梦》,剪纸、拼贴、三联画,1985年
 

《醒.幻.梦》局部,剪纸、拼贴、三联画,1985年
 
《醒.幻.梦》局部,剪纸、拼贴、三联画,1985年
 

《生命——瞬间与永恒》(研究生毕业创作),作品宽11米,纸本绘画,1987年
 
《生命——瞬间与永恒》(研究生毕业创作),作品宽11米,纸本绘画,1987年
《生命——瞬间与永恒》(研究生毕业创作)局部 
《生命——瞬间与永恒》(研究生毕业创作)局部 
3.1988年开始,吕胜中在创作中突破了剪纸本身的二维绘画性,开始走向纵深空间,积极参与对社会文化的深层讨论当中,不拘泥于某一种形式,涉及到装置、行为、影像等诸多方式。在吕胜中看来,这些形式,本就存在于民间。
 

《彳亍 》剪纸 装置,1988年。(该字读音为:chi chu)
 
《彳亍 》剪纸 装置,1988年。(该字读音为:chi chu)
 

《开花与落花》 剪纸,高14米 深4米 高3.1米,1988年 (巨型剪纸展)
 
《开花与落花》 剪纸,高14米 深4米 高3.1米,1988年 (巨型剪纸展)
《星星雨》 剪纸 行为,于1989年11月实施于北京三里屯“星星咖啡厅”。
同时,90年代开始,《招魂》在国内、国际波及,并形成广泛持久的影响。

招魂是一种民间巫术活动,在吕胜中的艺术中,它是人类精神自我救赎的神圣仪式性活动。

最早也即首次的剪纸小红人作品《招魂堂》于1989年12月在北京东城区校尉胡同5号中央美术学院内十楼的工作室试行(剪纸、行为),并于1990年在工作室完成其剪纸、装置形式的创作。
 

房间屋顶及四周墙壁布满小红人,用以召回逝去的灵魂。该时期基本确定小红人的造型样式,正面对称、双腿叉开、两臂微张、顶天立地。小红人的“正形”与“负形”象征也对应着人的灵魂与肉体,分离的同时即意味着归位。
 
房间屋顶及四周墙壁布满小红人,用以召回逝去的灵魂。该时期基本确定小红人的造型样式,正面对称、双腿叉开、两臂微张、顶天立地。小红人的“正形”与“负形”象征也对应着人的灵魂与肉体,分离的同时即意味着归位。
局部
局部
通过剪刀在纸上的不断切割回转,产生并感悟对生命的全部理解、认可与接收、甚至宽容,提示观众寻找到自己的位置。他说创作的时候心里是空空的,被“剪”的动作牵引,净化了的、空灵的心理空间才可以装进去东西。每一个剪下的人形与刚刚形成的空洞,构成有与无、阴与阳、灵魂与肉体、正与负、虚与实,宛如每一个完整的生命体。
——《招魂》在国内

1991年《招魂》展以剪纸、行为、装置形式多次在国内完成,场所包括公园、毛泽东故居、胡同、唐山大地震遗址、玉米地等,行为主要为在现场分发1000个小红人。
1991年在北京圆明园达园作剪纸招魂。
1991年在北京圆明园达园作剪纸招魂。
《-|及其负形》在北京当代美术馆。
《-|及其负形》在北京当代美术馆。
《有与无》在北京当代美术馆。
《有与无》在北京当代美术馆。
——招魂在海外 

1990年至2003年,他的作品开始频繁在海外展出,形式涉及剪纸、装置、行为、投影等,进一步拓宽材料的使用,比如纸板切割焚烧、实弹射击、木材、建筑物局部,场所多为公园、商场、剧院、艺术机构。作品主题依然紧扣“灵魂”展开,这些国际性展览为他赢得了极高的国际声誉,甚至被评论界评为“中国的马蒂斯”。

1991年参加在美国加州亚洲太平洋博物馆参加“我不想和塞尚玩牌”展,同时参展艺术家还包括耿建翌、吕胜中、毛旭辉、徐冰、喻红、张培力、张晓刚、叶永青等。
1992年,德国卡塞尔文献展外围展“相互认识”,作品 《四面壁》。
1992年,德国卡塞尔文献展外围展“相互认识”,作品 《四面壁》。
1993年,俄罗斯圣彼得堡国际剧院,作品《急救中心》。
1993年,俄罗斯圣彼得堡国际剧院,作品《急救中心》。
1993年,德国慕尼黑拜客商场,作品《灵魂商场》。现场的小红人成了商品,观众可随意取走,并向投币箱投币,展览结束可计算出每一个灵魂的价格,悲剧性中透着反讽意味。
1993年,德国慕尼黑拜客商场,作品《灵魂商场》。现场的小红人成了商品,观众可随意取走,并向投币箱投币,展览结束可计算出每一个灵魂的价格,悲剧性中透着反讽意味。